無錯小說網 > LOL:什么叫全能選手啊! > 【034】諸葛明凱慘遭算計
  隨著EDG最后一手維魯斯的確定,在英雄交換的時候,雙方最終的陣容確定了下來。

  “KING藍色方:

  上單Emperor:潮汐海靈-袁華

  打野MLXG:虛空遁地獸-雷克塞

  中單XiaoHu:發條魔靈-奧莉安娜

  下路SMLZ:圣槍游俠-盧錫安

  輔助Ming:牛頭酋長-阿利斯塔

  EDG紅色方:

  上單AmazingJ:扭曲樹精-茂凱

  打野ClearLove:酒桶-古拉加斯

  中單Baeme:懲戒之箭-維魯斯

  下路Deft:戰爭女神-希維爾

  輔助Meiko:墮落天使-莫甘娜。”

  “這一場比賽雙方的陣容都很穩健啊,KING這邊兼顧前中后期,EDG這邊也是拿出了他們最熟練的一套陣容。”

  游戲載入的時候,娃娃和米勒也開始賣弄他們出色的口活。

  作為LPL最出名的解說搭檔,他倆可以說是歷經考驗,就算是暫停幾個小時,也能夠控得住場子,保持現場的氣氛,不至于冷場。

  先不說娃娃“領先一個無盡傷害會高很多”這種游戲理解是不是太差,單是控場的能力,娃娃還是頂級的。

  再說了,身為解說,有些時候說些廢話也是應該的,比如“留給中國隊的時間已經不多了”。

  ……

  “沖沖沖,別讓對面換線,做眼位做眼位!”

  比賽剛載入完畢,小明就大吼著急不可耐地要往出沖。

  對于做防換線的眼位,KING眾人都有一種超乎尋常的狂熱。

  很多次的訓練賽告訴他們一個事情,那就是只要讓秦穹打舒服了,贏比賽就會變得特別簡單。

  當然,前提是他們線上不能太劣勢,如果中下都被爆了,秦穹也是無力回天的。

  這不是實力的問題,是版本的問題。

  上單再猛,也不能承擔ADC持續輸出的重任,只能將對方的ADC也秒掉,來尋找一個4V4的戰力平衡……

  “小心點,一級被留了我們不好打的。”

  一向激進的香鍋提醒道,這種時候,反而他成了隊內最冷靜的那個人。

  小虎和老賊的性子有些像,一般時候不發表意見,除非他們覺得真的打不了。

  對于KING來說,只要中下雙C有一個贊同打架,那么就一定會打起來,因為上野不管是什么時候,你要問他能不能打,他倆永遠只會說能打……

  破壞掉大樹的一級F4小套路,在確定了EDG的分路之后,KING眾人也趕往各自的戰場上。

  對于AJ,秦穹絲毫沒有因為對方是新人就小看他,話說回來,他也是一個地地道道的新人,今天的比賽,雙方上單都是LPL的首秀。

  但是比起AJ的大樹,無疑是秦穹的小魚人更加具有觀賞性一些。

  要知道,當初的五五開和西門,都是以小魚人出名的,前世在S5的世界賽上,西門還用小魚人單殺過Faker的卡薩丁。

  不過上單位置的小魚人,出裝套路還是有所不同的。

  秦穹利用自己的懲戒一級刷掉了魔沼蛙,同時獲得了毒菌之禮的Buff,而大樹因為刷野慢,又被破壞了F4開局,所以并沒有選擇一級刷野。

  等到秦穹來到線上的時候,AJ已經把兵線推過來了。

  初始的出門裝備,秦穹選擇的是水晶瓶,由于上單是單人路,而且比起中路要線上,因此賴線能力至關重要,尤其是打大樹這種以賴線能力著稱的上單。

  “對面也是個老樹啊,很懂誒。”

  秦穹砸了咂嘴,大樹打小魚人,一級推線是最好的選擇,直接將兵線推進塔里,等回推兵線的時候,可以將兵線控在塔前。

  如果雙方的小兵數量差不多的話,小魚人是可以越兵線換血的。

  小魚人的被動技能【伶俐斗士】,可以讓讓菲茲無視單位的碰撞體積,并且減免少量來自普通攻擊的傷害。

  別小看這少量的傷害減免,前期對于抵消小兵傷害還是很有用處的。

  不過,既然知道了AJ的打算,秦穹自然也不會讓他如意,利用水晶瓶和被動的減傷,秦穹有意識地控制著對方小兵的數量,因為領先一個反傷Buff,又有著經驗上的領先,因此AJ也不敢太過激進的壓線。

  上路的兵線,就這么被控了下來。

  剛開始的時候,AJ并沒有太過擔心,因為廠長的酒桶是往上刷的,他不怕被Gank。

  可是當第三波炮車線來之后,他有些慌了。

  這個小魚人,補刀實在是太穩了!

  兩波兵線十二個刀,小魚人一個都沒有漏,每一刀都卡在了極限去補,在盡量減傷對兵線影響的同時,最大化自身的發育。

  這本來就是上單玩家夢寐以求的控線境界。

  可是……

  如果兵線一直推不進去的話,接下廠長將Gank和保護重心放在中下,他就很難受了。

  “廠長幫我推下線,我被卡著了。”

  AJ有些緊張地說道,第一次打比賽,雖然面對的同樣是新人,他還是有些緊張。

  “行,你等我刷完F4,對面做眼了么?”

  廠長很痛快地答應了下來,在MSI之后,童揚和俱樂部有些矛盾,接下來的很長一段時間,AJ都會是首發上單,因此快速將AJ的各方面能力提高到LPL水平,是他們目前最重要的事情。

  “沒有,他一直在線上。”

  AJ很篤定地說道,從開局到現在,小魚人一直沒有離開過線上。

  然而,他忽略了一件事情,那就是秦穹是刷了魔沼蛙上線的。

  不同的人刷野速度也不一樣,秦穹利用魔沼蛙的錢,買了一個真眼,在傳送上路防御塔之后,第一時間放到了上路河道的草叢里,因為是隔墻插得眼,用的時間不是很長,AJ也沒有太過在意。

  但就是這個真眼,讓廠長接下來的一切行動無所遁形。

  “香鍋快了沒?我感覺差不多要到了。”

  秦穹一邊控著線,一邊看了眼小地圖,香鍋開野的路線幾乎是和廠長鏡像的,不過因為魔沼蛙被秦穹刷掉的緣故,因此要更快到線上一些。

  “來了,對面真的會來?”

  香鍋還是有些不相信,雖然秦穹在訓練賽的時候很多次預測敵方打野的位置,可是對面是廠長啊!

  智商型打野,意識流創始人,從來都是廠長去預測別人,還有人能夠算到明凱的動作?

  香鍋有些不信。

  然而,僅僅五秒鐘過后,香鍋就瞪大了眼睛。

  “真來了!秦穹,是酒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