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錯小說網 > LOL:什么叫全能選手啊! > 【034】崩撤賣溜,極致勾引!
  “這一波香鍋明顯是要反蹲上路的,廠長還不知道……這個位置,上路要出事了啊!!!”

  娃娃的聲音都變小了一些,仿佛怕驚動場上的選手,現場的觀眾們也是屏住了呼吸,EDG的粉絲們握緊了拳頭,似乎在擔心廠長掉進對方的陷阱里。

  而讓他們有些失望的是,廠長幾乎看都沒有看河道草叢,徑直朝著上路大搖大擺的走了過去,跟著兵線悄悄摸進了上路的草叢之中。

  很明顯,這就是要幫忙推兵線的。

  而秦穹這時候的血量,只有三分之二出頭,只是一個非常讓人心動的血線。

  “有機會逼出E么?我感覺能殺。”

  明凱估算著自己和AJ的傷害,坦克英雄雖然傷害不高,但是那是中后期,前期憑借基礎面板,傷害還是有的。

  “我可以試試,或者你先手控制。”

  AJ咬了咬牙,這個小魚人沒有閃現,也沒有傳送,如果真的能夠擊殺一次,那么他在上路會好過很多!

  然而,任憑AJ怎么勾引,秦穹就是不上當,似乎面前搔首弄姿的不是一個青春少女,而是一個鶴發雞皮的老太婆。

  “我先,你跟,留WQ等他先E。”

  廠長等了半天始終不見秦穹上當,最終還是忍不住了。

  現在兵線被卡在了上路靠近藍色方一塔的第一個草叢之中,小魚人一個E技能是不足以逃跑的。

  “對面下路很激進,打野可能在下。”

  Meiko忽然提醒了一句,而這更加堅定了廠長的決心。

  瞅著機會,廠長直接閃現上前,整個人朝著小魚人的方向瞬間移動數百碼距離,緊接著便是一個【肉彈沖擊】出手。

  對于酒桶來說,E閃和閃E各有用出。

  E閃有明顯的施法前搖,優點在于可以控制落點位置,也可以不閃騙對方交技能,而閃E的優點就是近距離的話更突然更不好躲,打的就是一個出其不意。

  而秦穹幾乎是一看到酒桶的身影,手指就重重地敲了下去。

  小魚人菲茲撐桿起跳,躲避控制的同時也變為了無法選定的狀態。

  E技能【古靈精怪】可以說是小魚人的神技了,無論是殺人還是逃跑都非常有用。

  “準備給控!”

  廠長大聲喊著,小魚人沒了E技能,Q技能只能反向位移,距離防御塔更遠,這一波只要AJ不W到兵,一血是穩穩到手的。

  然而,他們不知道的是,在河道草叢里,挖掘機已經等待了接近十秒!

  “上!”

  秦穹按下E技能的同時第一時間磕下最后一層水晶瓶,效果是在12秒里總共回復120生命值和60法力值。

  而香鍋才剛剛有所動作,大樹就交出了W技能,整棵樹飛向了小魚人,一手懷中抱妹殺,然后反向Q技能【奧術重擊】,利用內圈的擊飛+眩暈效果給到控制。

  而幾乎是同一時間,香鍋的挖掘機穿墻來到了酒桶和大樹身旁,頂起兩人的同時擊飛減速,AQQQ滿怒E,直接打掉了大樹幾乎半管血量。

  之前因為想要勾引秦穹出手,AJ也賣了不少血,這時候被挖掘機突襲打了一套,血量瞬間滑落到了不足三分之一的程度。

  “挖掘機在上路,艸!!”

  AJ臉色猛地變得煞白,而廠長則是非常果斷地掉頭就跑。

  被挖掘機反蹲到了,這一波無論如何都是打不過的。

  再殺小魚人倒也不是不可以,代價就是他和大樹都被挖掘機打死,這樣的損失,是他無法接受的。

  “殺大樹。”

  看著轉瞬之間就將崩撤賣溜用到極致的酒桶,饒是秦穹兩世為人,都忍不住贊嘆廠長的保命能力。

  而一個殘血的大樹,自然成為了他們的目標。

  挖掘機的紅Buff持續減速,而秦穹則是第一時間交出了Q技能【淘氣打擊】穿到了大樹身后,同時也躲掉了廠長掩護AJ逃命的Q技能【滾動酒桶】。

  而且,秦穹并不是一直貪平A的傷害,而是利用自己的身體不斷卡位,讓被酒桶減速的挖掘機能夠跟上大樹,繼續利用紅Buff減速大樹。

  看著前面的小魚人,再看看后面的挖掘機,AJ還是放棄了用閃現的想法。

  這個距離,就算是他交出了閃現,也很難逃跑,最多換掉挖掘機一個閃現而已。

  挖掘機沒了閃現照樣可以發育,而他沒了閃現,上路這線幾乎就待不下去了……

  “好穩啊,不過沒什么用,給我吧。”

  秦穹一邊說著,一邊算準了傷害,開啟W技能【海石三叉戟】,小魚人的W,是具有斬殺效果的,敵人的生命值越低,則受到的魔法傷害越多。

  “KING-Emporer(潮汐海靈)擊殺了EDG-AmzzingJ(扭曲樹精)!!!”

  “FirstBlood!!”

  一血!!

  輕松拿下大樹的一血,在將兵線做了簡單處理之后,秦穹直接回城,并沒有推線。

  大樹有著傳送,可以上線繼續推,但是秦穹利用炮車線,算好了大樹的推線速度,他可以肯定,就算是大樹傳送回來,照樣是想推推不進去,想控又沒法控的尷尬局面。

  有了裝備的領先,他也就沒有必要那么保守了,如果AJ有失誤的話,他不是不能打出單殺來。

  “我的,對面完全算到了我們的想法,劉世宇什么時候這么陰了。”

  看著倒在地上的大樹尸體,廠長控制著酒桶猛灌了一口酒砸在了石甲蟲身上,有些無奈地說道。

  “對面下路也在演戲……”

  Meiko也有些尷尬,剛才是他做出了敵方打野在下的判斷,這才誤導了廠長,他也是有責任的。

  “沒事,還能打,AJ你穩住,還好剛才沒有交閃現,你穩住發育,我們下路是能夠Carry比賽,你第一次打比賽,心態穩住就好。”

  明凱安慰了一句,刷完石甲蟲之后開啟了回城,而AJ則是看著上路的兵線滿臉復雜。

  這特么的,怎么推啊……

  ……

  “這個KING的新人上單操作很果斷啊,剛才我都以為他要被秒掉了,是真的敢賣……”

  娃娃驚嘆一聲,這一波的單殺,要說完全沒細節那是假的,事實上,從一級的魔沼蛙真眼開始,KING就已經在布局了。

  之后打野的反蹲,小魚人卡線掉的血量,下路忽然激進的打法,都在給EDG傳遞一個錯誤的信息,那就是上路可抓,抓之必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