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錯小說網 > 八零漂亮后媽,嫁個廠長養蕙恿霍北山 > 第242章 第二任妻子
    “我現在就在這所學校教書,四年級A班,你什么時候都可以來找我。”

    司念轉頭的動作一頓。

    她眨了眨眼睛。

    就在吳仁愛以為她被自己感動到的時候。

    司念露出了笑容,對著不遠處的小孩子招了招手:“兒子,快來,這是你班主任,快跟他打個招呼。”

    吳仁愛:“”

    周澤東大老遠的就看到了司念和一個陌生男人說話了。

    他條件反射的加快了腳步,總覺得這男人盯著他媽媽的表情不太對。

    這會兒聽她這么一說,還愣了一下。

    走上前,看著眼前漲紅了張臉,不太聰明的男人一眼。

    頗為嫌棄的皺了皺眉:“這就是我班主任?”

    之前那個副主任還說他的班主任很兇,就算是很優秀,可能也不會收他。

    因為對方好像是什么烏龜博士。

    不太懂,很厲害的樣子。

    怎么看起來笨笨的。

    吳仁愛被那一句“兒子”震的腦瓜子嗡嗡嗡的。

    直到眼前的小孩子用一副看傻子一樣的眼神看著他,他才回過神來。

    僵硬的連話都不會說了:“對,對我是四年級a班班主任,我,我叫吳仁愛”

    周澤東:我看你也像是無人愛。

    “那我們先走了。”

    司念禮貌的露出一抹笑容,帶著兩個孩子就要走。

    吳仁愛十年沒見她了,但是司念和小時候長得還是一模一樣。

    比以前更好看了。

    小時候司念就是軍區大院最漂亮的崽,軍區大院所有同齡的小男孩都喜歡她。

    吳仁愛也和大家一樣,有個不約而同的夢想,長大娶司念當老婆的夢想。

    只是司念她的眼里,只有傅煬。

    誰也入不了這位大小姐的眼。

    誰也沒想到,司念長大會遇到這樣悲慘的遭遇。

    他還有很多事情想問。

    見人走,立即急了。

    “等等念念,別走”

    司念聽到這個稱呼,雖然說是小時候原主的玩伴,但她還是有些不適。

    正皺眉,一道低冷不悅的嗓音從不遠處傳來——

    “你想干什么?”

    司念愣了一下,扭頭朝著一旁看去。

    只見周越深正站在前面樓房門口,冬日的陽光打在他修長的身形上,更顯得清冽冰冷。

    他眼眸微瞇,目光落在了吳仁愛想要拉她的手上,瞳孔中迸射出幾分殺氣。

    司念眼神動了動。

    老男人不是說很忙嗎?

    她還以為他這幾天都不回家了呢,怎么跑這里來了?

    周越深三步并兩步的上前,他一把拉過司念的手,將她護在身后。

    居高臨下的看著吳仁愛,嗓音冰冷:“你想對我妻子干什么?”

    吳仁愛聽到這話,先愣了一下。

    反應過來,他頭皮頓時一麻。

    他下意識的打量對方一眼,被對方的健壯的身形和凌厲的眼神震懾,心中不由的吃驚。

    怎么這人和傳聞中司念嫁的離婚帶三娃的老男人不太一樣。

    他張了張嘴,僵硬的解釋道:“同,同志,你別誤會,我是念念的兒時玩伴。今天遇到想同她說兩句話而已,沒別的意思。”

    周越深扭頭看向司念。

    司念抓了抓頭發,雖然她能看出這個人好像是有別的感情。

    但不確定小時候兩人關系到底多好,也不好一時把人得罪了。

    于是點了點頭。

    “沒事周越深,他沒對我做什么。”

    吳仁愛忙點頭:“對,我們從小就認識,是青梅竹馬,一起長大的好朋友,我怎么會欺負她呢?”

    周越深聽到這話,眼神卻更冷了。

    司念嘴角抽了抽。

    原主怎么這么多青梅竹馬?

    吳仁愛只覺得自己聲音越來越小,最后硬著頭皮的道:“既然你沒事,那我先走了,下次再聊。”

    說完,轉身灰溜溜的跑了。

    他本以為司念嫁到這樣的家庭,肯定過得很苦很悲慘。

    但是現在看來,似乎并沒有自己想象的那般。

    一時之間,也有些失落起來。

    原來人家也不需要他幫助。

    都是他自作多情罷了。

    但他也知羞恥,人家丈夫來了。自己要多說什么,倒顯得他不安好心。

    于是尷尬的趕緊離開了。

    周越深還沒說話。

    小老二就站了出來。

    仰著腦袋好奇的問司念:“媽媽,他是誰呀?他跟媽媽很熟嗎?”

    “他為什么叫媽媽念念?還說什么”他扭著屁股學著吳仁愛的語氣:“等等念念,別走~~”

    司念:“”好的不學,盡學壞的!

    周越深敲了敲兒子的腦袋:“念念也是你叫的,叫媽媽!”

    周澤寒立即捂著腦袋齜牙咧嘴:“我錯啦爸爸!”

    “好了,先回去吧,晚飯時間都要到了。”

    司念無奈的搖了搖頭,望向周越深:“你怎么來了,不是說廠里很忙?”

    周越深道:“年過節結束了,廠里也恢復了原來的供貨量,隔得近,每天不用怎么跑。”

    “我回家聽蔣阿姨說你帶孩子來學校了,想著過來看看,怎么樣?”

    周越深現在搬進城里面來了,不用連夜連夜的送貨。

    時間是寬裕了不少。

    周澤寒超級驕傲的道:“爸爸,哥哥進了精英班。你知道那是什么班嗎,就是誰都和哥哥一樣厲害的班!”

    周越深看了波瀾不驚的大兒子一眼,拍了拍他的肩膀,“做得好。”

    約莫又問小老二,“小寒呢?”

    周澤寒鼻子都翹上天了,小手插著腰。

    正在周越東驚訝,難道小兒子也逆襲的時候,就聽他說,“我?我當然是在普通班了,爸爸你可真笨,這都猜不到。”

    周越深:“”

    一家人一邊走一邊說著這件事。

    周越深牽著嘰嘰喳喳的兒子,沒聽進去他說什么。

    反而側頭問旁邊的司念:“剛剛那人是你青梅竹馬?”

    周越深居然還惦記著這件事。

    司念有些頭疼,點了點頭,又搖了搖頭:“應該是吧,但是都十來年沒見過了,說實話,我都記不得是誰了。”

    周越深剛剛還微微蹙著的雙眉,立即散開了。

    一家人剛走出去不遠,幾個穿著軍裝的人從后面走出來。

    一女人緊緊盯著司念的背影:“她就是周團長的第二任妻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