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錯小說網 > 八零漂亮后媽,嫁個廠長養蕙恿霍北山 > 第266章 周穗穗家 修改 對不上回頭看

周圍的陳設看起來都很有年代感了,電線桿比他們鎮上的都舊,路也不大好,周圍的人倒是挺多的,穿著也不比他們華麗到哪里去。
這是周萍的第一次來城里面,家里聽說她姐做糕點生意賺錢之后,就讓她過去探望。雖然都是同村的,但是她家條件更不好,住在山里面,周圍都沒啥人家。
她爺以前是干土匪的,外來人,以前還搶過村子的東西。
后來打仗了,走不了,就被迫在林家村這里住下來了。
她家姐妹多,一共四個姐妹,才一個弟弟。
三個姐姐都嫁出去了。
原來周穗穗是嫁的最不好的。
可沒想到,現在她的日子卻成了最好的。
她下山才知道自家姐家發達的事情,忙回家告訴家里人,于是就跟她媽去林家拜訪了。
當時正好碰上司念給林家寫信,村長家的兒子給他們念信。
母女倆才知道林家的親女兒居然移居城里了。
聽林家人說要去城里探望,兩人也有了想法。
林家有個這么有錢的親戚,又是他們的親家,當然要來看看了。
她家以前周穗穗最不成器的,三個姐姐,就她嫁的最差。
林家比她家也不過是半斤八兩。
其他兩個姐姐好歹還會給家里拿錢帶好東西。
她是什么都盼望不上,不回家拿錢來幫林家就算好了。
所以周穗穗嫁出去之后,他們都沒去探望過。
也讓她別回去。
周萍是家里最小的,今年剛滿十八歲。
她媽這次帶她來,說是讓那個叫司念的幫她介紹個城里男朋友。
所以周萍特意打扮了一番。
雖然很高興,但周萍心里其實是嫉妒的。
一向悶不吭聲最沒出息的二姐現在居然過得這么好了,男人開大車不說,小姑還住城里面。
她心里一直很酸。
直到看到這邊的陳舊設施,她才覺得舒服一些。
心想著也沒什么大不了的,現在村里人很多都跑城里面打工了,不也還是那個條件。
有些還不如在家里過得好呢。
周穗穗也是第一次來,她臉色有些緊張。
她也沒想到今兒個她媽和妹妹過來了,還說要來城里,非要丈夫帶她們。
丈夫不好拒絕,到了城里,兩人又說要跟他們一同來拜訪一下小姑家。
就是不下車。
丈夫和婆婆也不好多說什么,畢竟人是她這邊的。
但周穗穗知道,她媽那種唯利是圖的人,不可能就只是單純的來探望人而已。
現在她很害怕他們說了什么不該說的,惹了小姑不快。
周萍還在嘰嘰喳喳的對周圍指指點點,直到車子開進了小區,一棟棟的豪華的小樓出現在眼前,她瞬間像是被人掐住喉嚨,沒了聲。
沒等她問,開車的林蕭已經到了。
周萍一下把頭伸出去,不敢置信的望著小樓問:“姐,這就是你小姑家?”
“應該是吧,我也頭回來。”周穗穗道。
林蕭停了車,拔了車鑰匙,將車上家里帶來的東西都提了下車。
周萍忙跟上去,看著門口的花紋大鐵門,里面有個大院子。今天出了太陽,院子里有假山,還有水池,一只超大的狗在門口趴著,嚇得她一哆嗦。
干凈豪華的樣子,一下讓她仿佛來到了豪宅。
她從沒看過這么好看的房子。
而且還這么大。
忍不住道:“二姐,你小姑家是不是很有錢啊?住這么大的房子。”
“應該是租的。”周穗穗解釋道,她雖然也吃驚,不過周家有錢,她是知道的,所以也沒覺得多奇怪。
看周萍這表情,一看就知道是酸了,她有些擔心家里人打主意,于是道:“畢竟這個房子都像是很多年前的房子了。”
周萍一聽,頓時吃驚:“那以后他們豈不是還要回農村去?”
“我不知道。”周穗穗搖頭,不明白她有什么好吃驚的,人家回不回去,跟她有什么關系呢?
周萍還想說什么,司念過來開門來了。
幾個孩子聽說姥姥姥爺和舅舅要來,也是很開心,屁顛屁顛跟在后面。
姥姥一家對他們可好了,過年給他們發壓歲錢,他們可喜歡了。
“姥姥!我幫你提。”
小老二看林媽媽手上提著雞蛋,忙跑過去抱住。
“哎~好!小寒真乖!”林媽媽打心底喜歡這三個孩子,見周澤寒這么懂事,笑的嘴都合不攏了。
“爸媽,怎么還帶了這么多東西。”司念看著這家子,一個提雞蛋一個提豬腳,蛇皮袋還拉著一只老母雞的,有些哭笑不得。
這是把家里下蛋的老母雞連雞帶蛋的都全送來了。
雖然家里做生意賺了錢,但是之前虧空的厲害,家里也是很省的。
加上還有兩個弟弟要讀書,壓力不可謂不大。
“喲!這就是念念啊,長得可真好看!十里八鄉我就沒見這么漂亮的。”一中年女人擠進來插話。
是周穗穗的媽媽。
場面一下就變得尷尬起來。
林媽媽忙解釋道:“念念,這是你大嫂媽和她妹妹,他們說要進城,你哥順路就帶她們來了。”
司念頓了頓,她之前就很疑惑,大嫂娘家沒出現過。
原來不是不出現,而是出現的時間有些晚了。
畢竟小說中,他們也是后期才會出現的人物。
那會兒林蕭都發達了,作者可能是找不到寫的了,才把他們拉出來寫。
自私自利,愛貪便宜。
一開始是瞧不上他們林家的,林蕭有錢了就趕著上門討好。
當然,也就寫了這么一點,她也沒細看。
不過心里也大概有點數。
點了點頭,不咸不淡的打了聲招呼,“原來是嬸子和妹妹,進屋坐吧。”
一家子跟著進屋,客廳更是比他們的房子還大。
什么沙發,電視,餐桌……
房子里還有樓梯,樓梯都是鑲漆帶花紋的。
就算是租的。
也太奢侈了。
別說是周萍母女,就是林媽媽和周穗穗都有些目瞪口呆。
兩個孩子搬著凳子過來給他們坐。
林媽媽立即拿出糖給兩個孩子。
“真乖,真乖,姥姥給你們買了糖,拿去吃吧。”
說完,她又從自己的包袱里面翻出幾雙布鞋、小毛衣、帽子等等……
“念念,我給孩子跟你做了些衣服鞋子,你快穿穿合不合適。”
司念給一行人倒了茶水,“媽,過年的時候你才給我們做了,現在又做,太費心了。”
家里本來就夠忙了,忙完生意,林媽媽還抽時間給他們做衣服鞋子。“不費心,不費心,你這孩子,還跟我這個當媽媽的客氣不成。”
“小老大小老二,試試鞋子能不能穿。說來,這兩個孩子長得真快,感覺又高了,早知道我就做大一些了。”
“媽你別說,我也覺得小東小寒變白了。”
“以前聽說村里人去城里面,回去就白了,我還不信,沒想到是真的。”林爸爸也是十分驚奇。
兩個孩子來城里時間也就一個多月。
變化可真大。
司念本來沒注意過這個問題的,聽兩老一說,仔細一看。
還別說,真沒以前黑了。
不僅沒以前黑了,皮膚都細膩了不少。
到底是孩子,吃好喝好,身體就自動消化了。
小老二翻出鞋子就往自己腳上套。
還別說,以前他不喜歡穿的布鞋,現在穿起來可輕盈可舒服了。
走在地上嗒嗒嗒的,很好玩。
穿著也涼快的很。
“這里還有我做的糕點,給你們帶點過來,省得你動手了。”
林媽媽將綠豆糕從背簍里提出來。
有些壓碎了,但聞著香得很。
三個孩子都好久沒吃了,立即眼睛一亮。
林媽媽打開袋子分給他們。
“謝謝姥姥!”小老二開心的接過。
“謝謝姥姥。”周澤東也很禮貌。
“蟹蟹姥姥~”瑤瑤跟著學舌。
“行了,少吃點,等會就吃不下飯了。”司念提醒了一聲。
“小孩子能吃多少,愛吃就多吃點。”
司念無奈道:“媽,你也太慣著他們了。”
“這啥玩意,好香啊,給我也嘗嘗。”
周萍本來還在打量房子的,忽然聞到香味,就瞧見幾個孩子拿著綠豆糕吃。
她目光一下被林媽媽手上提著的袋子吸引,走了過去,捏了一塊放嘴里,“好香好甜啊,嬸子你之前怎么不拿出來分我們吃,我早上都沒吃飯呢。”
她說著,又抓了一塊。
林媽媽表情變得有些尷尬。
這是她給幾個孫子準備的禮物,怎么可能拿出來吃呢。
自己都舍不得吃呢。
周穗穗的臉刷第一下通紅,忙拉了拉周萍:“小萍,行了,那是媽給孩子帶的。”
周萍聽到這話,頓時不樂意了。
在路上不給吃就算了,現在都到了,還擺在他們面前,還不讓吃,也太摳了。
“姐,你啥意思啊,不就是兩塊餅嗎,嘗嘗還不讓了?”
周穗穗咬了咬唇,不知道該怎么辦。
司念扯了扯嘴角,有些無語。
你說她不懂事吧,她看起來也十七八了。
你說她懂事吧,別人送禮的東西又搶著吃。
縱使她理解這是大嫂家人,忽然跟著上門來探望一下,也不是不可以。
可看到這德行,司念依然覺得父母性子還是太軟了。
看著爸媽一臉無措的表情……司念深吸了口氣,“沒事,她吃就吃吧,幾個孩子也吃不完。”
“雖然說這是爸媽你給我家孩子的禮物,但我們也不能不給不是。這也說明你們手藝好,不然也不至于一大個人了還要跟孩子搶著這么點東西吃。”
周萍沒反應過來這話什么意思,她媽的表情先難看了起來。
人家這是罵他們不懂規矩呢。
主人家都沒開口,就搶著吃了。
她立即給了自己閨女一巴掌,“你餓死鬼不是,人家小孩子的東西也搶!”
周萍“啊——”地痛叫一聲。
還有些不滿,被她媽狠狠瞪了回去。
周萍這才閉了嘴。
“嬸子是來城里辦什么事嗎?”司念問。
周媽媽立即笑道:“哪有什么事兒,聽你家里人說要來看你,正好想著上次你結婚我家都沒去,所以就過來看看你,真是太不好意思了。”
司念嘴角抽了抽。
現在說的倒是好聽了。
之前自己結婚,沒過去怕也是因為不想給禮金吧。
不然都是一個村子的,又是自己親家,還能有刀山火海阻擋了他們?
她立即裝作驚喜的笑道:“哦!我懂了,原來嬸子是為了補禮金而來的啊。嬸子也是,太客氣了,就這點禮金還大老遠跑過來送。”
說完,不等對方反應過來的時間,對一旁試鞋子的幾個孩子道:“小東,上樓把媽媽記賬本拿過來,媽媽給周家記上。不然以后她家辦酒,就不好去了。”
周澤東點頭,立即上樓去拿本子。
場面陷入一陣尷尬當中。
莫名其妙就跳進坑里,還要掏錢給禮金的周媽媽也愣住了。
司念還在羞澀道:“前段時間我剛回城,城里面的親戚也上門找我補禮金呢,你們都太客氣了,搞得我都有些不好意思了呢。”
周穗穗聽完,驚訝的看著她媽,有些難以置信。
難道是自己誤會他們了嗎?
她媽是過今兒個來補禮金的?
上一次小姑結婚,是二婚,很多人都說二婚穢氣,不愿意去。
她當然也通知家里人了,但是她爸媽裝作聽不見。
沒去。
當時還有人問她家里人怎么沒來,她尷尬的不知道怎么解釋。
沒想到她媽媽居然還有這么善良的一天。
周穗穗相當吃驚。
林家一家也是很意外的看著周媽媽。
天真的他們連剛剛的對話都沒搞懂,就聽女兒這么說。
難道親家這次過來的目的是這個嗎?
這樣的話,也能解釋為什么非要跟著他們過來了。
他們對周家也不大了解,說親也是媒婆說的。周穗穗嫁進門的時候,啥都沒給,也沒來看望過。
反正在他們印象中,周家不大好相處。
也沒上門自討沒趣過。
現在看來,也沒想象中的那么差。
周萍也是一臉茫然,她媽不是說來讓司念幫忙給她介紹男朋友的嗎?
怎么忽然就要給禮金了。
這一刻,所有人的目光都落在了石化的周母身上。
“媽媽,記賬本。”
司念接過記賬本,像是沒看到周媽媽僵硬的表情,笑著問:“嬸子是走多少?”
周媽媽:“”

求為愛發電
最近好沒動力感覺渾身都沒力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