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錯小說網 > 八零漂亮后媽,嫁個廠長養蕙恿霍北山 > 第272章 一身反骨小老二2
    他梗著脖子道:“我說我沒錯就是沒錯。”

    “你……你……”本以為周澤寒跟周澤東一樣是個軟柿子,好捏,沒想到居然還敢頂嘴。

    氣的徐老師指著他鼻子道,“你給我滾后面站著去。”

    周澤寒立即說道:“憑什么,我又沒錯!”

    徐老師:“”

    同學們也疑惑的看著她,不明白為什么要罰周澤寒罰站。

    他們也覺得周澤寒沒做錯什么啊。

    這些孩子都是才來的,沒遭受過徐老師的壓迫,不像是四年級A班的人,沒人敢反駁她。

    徐老師氣不打一處來,臉色一陣鐵青,手指戳到周澤寒的臉上,“虧你還是個學生,連老師的話都不聽,你算什么學生?”

    周澤寒歪頭躲過她討厭的手指,說:“你讓我罰站我就聽你的話,那你讓我去死,我是不是得去死啊?”

    徐老師氣的臉都歪了,“你、你真是有媽生沒媽教的畜生!”

    周澤寒:“反彈。”

    徐老師:“”

    同學們:“”

    徐老師差點被氣暈過去,看他這個死豬不怕開水燙樣子,怒火燃燒得更旺,手中的書啪地一下扇在了他的臉上。

    “你反了天了你,看我不好好教訓你個熊孩子!”

    到底是大人,書本又硬,一下把周澤寒臉打歪了過去。

    蔣究看自家二哥被打了,立即沖過去撞徐老師。

    其他同學也很生氣,覺得這個老師實在太過分了。

    他們來這個學校,其他老師對他們都很好。

    從沒遇到過這么討厭的老師。

    膽小的孩子都被嚇哭了。

    徐老師從沒遇到過這么調皮的班級,被蔣究撞得差點吐血,氣的她渾身發抖。

    到底是見過世面,一把把人扯了出來,使勁的搖晃他,要是手中有根條子,她真恨不得狠狠扇他們幾下。

    蔣究被晃得眼冒金星。

    然而還不等徐老師做出反應,周澤寒沖了過來,一口咬在了她的手上。

    “啊——”地一聲,徐老師發出殺豬一般的慘叫。

    兩個孩子被她甩了出去。

    課堂一片混亂……

    當天下午,徐老師就去找校長告狀,說一年級的學生她不教了,惡人先告狀。

    然而話還不等她說完,校長就說:“剛剛有學生家長舉報說你體罰學生,孩子們都不要你教了。徐老師,不用你說,這個班我也不敢讓你教了。”

    徐老師聽到這話,難以置信的瞪著校長:“他們還有臉舉報我?憑什么,明明就是他們孩子不聽話。我懲罰一下怎么了,難道你們不知道,棒棍之下才能出孝子嗎?”

    “我們讀書天天被打手板心,以前我們好歹還能拿著教鞭上課,家長不愿意,好!那算了,可現在連罰站都不行了嗎?他們的孩子吃不了苦還來讀什么書?”

    校長擺了擺手,“行了行了,以前那一套早就過時了,徐老師,我承認你教書不錯,但是對孩子確實是過于嚴厲了。我們這里的學生都是經過挑選的,誰都不差。沒必要這樣,馬上下個月就有比賽了,你還是專心教好四班吧,別再整出什么幺蛾子了。”

    學校那么大,班級也多,可優秀的老師卻不好找。

    每個老師來他們學校,都是高薪。但同樣的,壓力也大,起碼需要教三個班,多的四個班級也不是沒有。

    可徐老師只有兩個。

    倒不是不想給她多安排。

    可每一次都會被家長舉報,說孩子被徐老師懲罰了。

    只有四班好一些。

    加上四班的成績好,又是這個重要的階段,校長也就不說什么了。

    想著不讓她教其他班級,去帶帶一年級也好。

    這才多久,居然就又被投訴了。

    徐老師卻還自認為是自己太優秀了,所以校長才對她這么特殊,讓她少課多休息而沾沾自喜。

    校長簡直頭疼。

    徐老師憋了一肚子火,氣沖沖的離開了。

    不讓她教她還不想教呢,這些學生自認為自己贏了,實則失去了她這樣的老師,是他們的損失!

    當年四年級的學生,能有今天這樣的優秀,他們就是這樣過來的。

    四年級的人都能做到的,他們憑什么不能做到,居然還埋怨自己,真是氣死她了。

    周澤東在校門口等了好一會兒,才看到遲遲而來手牽著手的蔣究和周澤寒。

    只是兩個人有點狼狽,周澤寒的臉似乎還有些腫,他臉色立即變了,快速上前問:“你打架了?”

    周澤寒連忙搖頭道:“哥,我沒打架,是有個老巫婆用書打我,不過你放心,我已經咬回去了。”

    蔣究擦著眼淚委屈的道:“那個老巫婆好兇,她打二哥,還推我,我討厭她。”

    “你們老師打你們了?”周澤東立即想到徐老師。

    他們班其他老師都好,就是徐老師總是針對他。

    難道弟弟班里面也有這樣一個老師嗎?

    周澤寒得意洋洋的叉著腰,鼻孔朝天,將自己是如何三打老巫婆的輝煌歷史告訴了他哥,并不覺得多委屈,反而很高興的說:“我們班主任說了,學校給我們換個老師。”

    “她雖然打了我,但是我也狠狠咬回去了!她叫的比爸爸殺的豬還大聲!”

    周澤東沉默了一瞬,“下次別這樣了。”

    周澤寒道,“為什么?”

    “因為你是小孩子。”周澤東嚴厲道:“如果真打起來,你打得過一個大人嗎?”

    “可是,可是不能站著挨打啊。”周澤寒撇了撇嘴。

    “沒讓你站著挨打,她罵你你就忍,打你你就跑,大人打我們她總能找到借口,可我們還手就是對老師的不尊敬,要被所有人指責是個壞學生的。”在周澤寒不理解的目光中,周澤東眼神變得陰狠:“所以,我們要在當一個好學生的情況下……”

    “啊!洋芋!”周澤寒沒聽完就被門口的小攤販吸引。

    反應過來問:“哥你說什么來著?”

    周澤東:“沒什么……回家吧。”周澤東走出去,瞧見門口站著吆喝的攤販,走了過去,買了兩碗小土豆。

    兩個還在討論這件事討論的熱火朝天的小家伙,立即就把這事兒忘得底朝天了。

    周澤東看著兩人,眼神溫和道:“我忽然想起來,我有書忘記拿了,你們兩個先走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