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錯小說網 > 本色喬晚宋津南江蔚書 > 第198章 哪個男人有這個艷福?

喬晚的表態,并沒有令葉宴遲有絲毫輕松。

因為,喬晚帶給他的失望太多了。

喬晚臨下車,他再次叮囑,“晚晚,我的信任是有底線的。”

“記住啦。”喬晚朝他展顏一笑,揮手道別。

他目送喬晚走進電梯間,才收回視線。

拿出手機撥通葉笙的電話。

“昨晚還沒來得及,恭賀大哥一個月后的新婚之喜——”

“宋津南住院了。”

不待葉笙說完,葉宴遲就把她打斷。

“你消息挺靈通啊,我一小時前才知道。”葉笙說得漫不經心,“昨晚被老爺子叫去老宅,抽了幾十鞭子,后背都被抽爛了。”

“你現在是名副其實的宋太太,待在醫院,看好你的男人,不要被別的女人鉆了空子。”

葉宴遲警告的意味很濃。

“喬晚都答應嫁給你了,難道還不安分?”葉笙不怒反笑,“宋津南現在只能趴著,連病床都下不了,無需我費心。倒是你,確實該拿出男人的氣勢,好好管管你的準太太了。”

“你在病房看好宋津南,其他的交給我。”葉宴遲掛了電話。

剛把手機放到置物臺,手機屏亮起來。

掃了眼,瞬間興奮不已。

又收到一封那個號碼發來的電子郵件!

點開粗略看了下,是賀潔貞的日記截屏,有五頁,幾乎全是對周世宏的抱怨,與程星和的死相關不大。

到現在為止,他共收到四封與賀潔貞有關的郵件。

給喬晚看的,全是他深思熟慮,確定能百分百調動對宋世釗仇恨的。

喬晚對宋世釗越恨,與宋津南之間的嫌隙才會越來越深,兩人最終漸行漸遠,成為兩道徹徹底底的平行線。

在葉宴遲的認知中,肉體之歡固然重要,但遠不及兩情相悅走得長遠。

男歡女愛他要,喬晚的心他也要。

喬晚打完卡,攥著手機躲進步梯間,撥通姜早的電話。

小聲詢問了下宋津南的情況,姜早據實相告,喬晚聽得心悸。

結束通話前,姜早咯咯壞笑:“聽查房的護士說,葉笙此時正在宋渣男的病房嚴防死守,你就算過來只怕也見不上。如果有悄悄話需要轉告,我還是可以代勞的。”

喬晚想了想,果斷搖頭,“他的事與我無關。”

“真要無關,你打這個電話做什么?”姜早反問。

喬晚被懟得臉紅,滿腹惆悵轉移話題,“一個月之后,我要結婚了。”

“結婚?你?”姜早震驚得跳起來,“和誰?晚晚,你是不是還沒從阿姨過世的痛苦中走出來?馬上來醫院,我替你找個心理醫生看看。”

“嫁人是我深思熟慮之后的決定。”喬晚從容了許多,“你祝福我就行,其他的不用擔心。”

“告訴我,哪個男人有這個艷福?”

“葉宴遲。”

喬晚話音剛落,那頭的葉笙立馬興奮起來,“晚晚,你這次總算沒有瞎眼!葉宴遲,光風霽月的謙謙君子,家境好,父母也通情達理,嫁給他,是你的福氣!”

“還有一檔節目的配音等著我,先不聊了。”喬晚選擇結束通話。

嘴上說不在乎宋津南,但整顆心都被宋津南住院的消息填滿了。

對她來說,給節目配音原本很輕松,但這次連連出錯,十幾分鐘能搞定的稿子折騰了足足五十分鐘。

從錄音室出來,接到去市郊采訪的通知。

M國一家高端洗化企業在市郊投產建廠,今天是新廠的啟動儀式,電視臺得到了特許采訪權。

這場儀式由政府牽頭,逼格很高。

在決定派哪個主持人去的問題上,著實令電視臺的領導班子成員費了一番腦子。

能力氣質壓不住陣腳不行,咖位不夠不行,口碑不好更不行。

一向喜歡搞“一言堂”的呂臺長,主動讓其他班子成員,用無記名投票的方式選出合適的主持人。

喬晚以最多票勝出。

這次行程安排得很滿,喬晚不光主持了啟動儀式,還為洗化企業的總裁和一位副總做了專訪。

工作結束,企業為電視臺所有工作人員安排了高標準的工作餐,并找了兩位高管作陪。

喬晚和同事們一起在餐廳落座之后,才打開被調成靜音的手機。

看到滿屏都是葉宴遲的未接來電和未讀微信,她才想起葉宴遲早上說中午一起吃飯的事兒!

她急忙拿著手機從包間出來,找了個僻靜的休息區,撥出葉宴遲的電話。

很快,葉宴遲不滿的聲音傳來:“怎么不接電話?”

“抱歉,上午有外出采訪,手機調成了靜音。采訪剛剛結束,主辦方安排了工作餐。”她如實相告。

葉宴遲忽然沉默。

她察覺到不對勁兒,繼續解釋,“這次怪我,沒有提前與你說一聲。我一定引以為戒,下不為例。”

“在哪兒?”葉宴遲饒是性子再好,此時也帶了幾分氣。

因為早上把喬晚送到電視臺,他就在電視臺對面的西餐廳定了位子。

本想一起吃頓午餐,聊聊一個月后的婚禮,可從上午十一點開始,喬晚的電話就處于無人接聽狀態。

“在西郊的美和集團,就算現在回去也趕不上午飯點兒了。”她主動笑著示好,“快別生氣了,明天中午我請你。”

葉宴遲長長嘆了聲,“晚晚,以后只要出市區,能不能及時向我報備?”

“工作而已,又沒有離開江城,有報備的必要嗎?”她莫名想起宋津南來。

宋津南是個矛盾組合體。

有時候她在別的城市出公差,一連幾天都接不到宋津南的一個電話。

有時候卻因為現場主持節目關機,被宋津南罵得狗血淋頭。

“回答我,能不能?”葉宴遲不依不饒,又問了一遍。

她不想讓剛建立的信任出現裂痕,順著葉宴遲的心意說了聲“能”。

“下午盡量提前下班,我要帶你去選婚紗和拍婚紗照的工作室。”

葉宴遲頓了頓,若有所思,“你還要跟我去趟醫院看個病號。”

“哪個病號?”她腦子里忽然浮現了宋津南的身影。

“宋津南。”葉宴遲也不含糊,答得干脆,“他是笙笙的丈夫,于情于理,我這個做大哥的,和你這個準大嫂都該去探視一下。”

“聽你的。”喬晚想都沒想就爽快應下。

因為,她很想知道宋津南現在傷勢嚴不嚴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