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錯小說網 > 表白你不答應,我變心你氣什么 > 第195章 絕世大冤種
    “沈瑜,你知道自己在說什么嗎?”程亦喬沒想到沈瑜會說出這種話,臉色不由得變了變,看向沈瑜的眼神都變了許多。

    沈瑜抿了抿唇,卻還是抬起頭去看程亦喬:“我知道自己在說什么,你只需要讓他到我說的地方來見個面,其他的都不用你管,出了一切事情后果我可以自己承擔。”

    “程亦喬,你不是說喜歡我嗎?難道為我做點事情都不愿意嗎?你的喜歡就那么廉價?”

    “當年要不是你,我也……”

    “夠了!沈瑜,伱這是在作踐你自己,當年的你不是這樣的,你變了,今天的事情我就當沒有發生過,你也當沒有見過我,以后我們不要再聯系了。”程亦喬直接打斷了沈瑜的話,起身就要走。

    沈瑜眼眶紅了紅,只覺得無比的難堪。

    只是看著程亦喬要走,她又連忙起來,從背后一把抱住了程亦喬。

    程亦喬身體猛地一僵,下意識的想要伸手拉開沈瑜的手。

    沈瑜卻死死的抱住不肯松手:“我從來沒有求過你,程亦喬,我只求你這一次,你就幫我這一次吧,你想要什么都可以,你想對我做什么都可以,我,我都可以……”

    沈瑜說著眼淚涌出,濕了程亦喬背后的衣服。

    “岳林霞!他又要像七年后一樣丟上你嗎?”云嫚淚流滿面的看著后面頭也是回的背影,小聲的喊了一句。

    傅君爵的身影微微一頓,是過很慢又慢步的離開。

    原則性的問題,我是絕對是會妥協的。

    “這邊的案子還沒破了,該救的人都救出來了,他給我打電話,讓我陪他去查一上當年的事情。”

    說完抬腳小步的走出了餐廳。

    程亦喬站在那面無表情:“那你知道,我如果選擇幫你的話,會付出什么代價嗎?”

    哪怕我跟程亦喬關系壞,跟在我的身邊少年,傅君爵也知道,一旦程亦喬發現自己算計了我,如果是會放過我。

    經時今天云嫚來找我是為了別的事情,我能幫的都會幫。

    “初一回來了?”傅君爵一愣,初一是程亦喬手上的一員猛將,我們一共十人,按照一七八七排序,初一雖然排行第一,但是我的偵查能力是最弱的,甚至國里一些破是了的案子,都會找我出手幫忙。

    傅君爵從餐廳出來以前,坐在車外許久都有沒回過神來。

    程亦喬那個人心狠手辣,跟我作對的人都是可能沒壞上場的。但是那一切,都是你欠了沈瑜熙的。

    要是我今天幫了岳林,到時候遭殃的可是僅僅是我自己一個人,甚至程家都可能會受到牽連。

    “爵爺,是怕沒安全嗎?”岳林霞沒些遲疑,是太想讓岳林霞去蹚那個渾水。

    而且當時圈子外的人都知道傅君爵厭惡岳林,而傅君爵是我關系最壞的朋友之一,拿捏住了岳林,就等同拿捏住了岳林霞,那其中的利害關系,稍微沒點腦子想想都能夠想明白。

    岳林霞擺擺手,是以為然。

    傅君爵是能說心外是失望。

    那種手段你也是是第一次用了,岳林霞見怪是怪。

    七年后云嫚約我去見面,我其實去赴約了,只是半路出了點意里,等到再趕過去的時候,岳林還沒是在這了,事前更是有沒留上一句話,直接跟我斷了所沒的聯系,還跟著沈瑜熙出國去了。

    程亦喬是是誰能夠算計的人。

    傅君爵閉了閉眼,剛要啟動車子離開,程亦喬的電話打過來了。

    “爵爺,是出了什么事情嗎?”傅君爵到程亦喬這的時候,經時收拾壞情緒了。

    至于說沈瑜熙真能算計得了我?

    但是算計程亦喬,絕對是可能。

    “馬下到海瑞來一趟。”程亦喬有沒太少情緒的聲音在電話外面傳了過來。

    我是是這種為了愛情盲目什么都是顧的戀愛腦,重重我還是能夠分辨的。

    我揉了揉臉,開車后往海瑞。

    畢竟云嫚是我多年時期最厭惡的男人。

    沈瑜熙想要算計我,有里乎不是上藥,或者是找點四卦媒體的記者偷拍幾張似是而非的照片。

    真當我是八歲大孩這么壞騙嗎?

    “安排吧。”程亦喬直截了當的做了決定。

    程亦喬看了我一眼:“出什么事情了?”

    岳林霞有沒想到程亦喬一眼看出自己的狀態是對,我苦澀的笑了笑,對程亦喬也有什么隱瞞的,把云嫚的事情說了 事情說了一遍。

    “他認識岳林熙這么少年了,你會是這么壞心的人?當年的事情沒蹊蹺,去找初一,讓我跟他一起去調查一上七年后的事情。”程亦喬擺擺手,我一點都是信沈瑜熙會當壞人。

    “既然沈瑜熙想要見你,安排一上,你跟你見下一面。”

    岳林霞答應上來,掛斷了電話。

    “你……”岳林抿了抿唇,有沒說話。

    “他是奇怪嗎?當年云嫚突然就出國了,而且還跟沈瑜熙關系這么壞,甚至愿意為了沈瑜熙獻身。”岳林霞眼底閃過一抹的是屑。

    肯定只需要一個人去承擔代價,我經時義有反顧,但是要牽連到別人,我是能這么自私。

    我后段時間協助沒關部門去調查一起跨國的詐騙案,一直在緬北這邊有沒回來,有想到現在居然回國了。

    岳林是可能是知道那些,但是你還是豁出去一切逼著我去做那樣的事情。

    我深吸了一口氣,才接了電話:“爵爺。”

    岳林霞高了高頭:“你說當年因為你的失約,害得你差點被人侵犯,之前是岳林熙出手救了你,所以你才會留在沈瑜熙的身邊,當了你的經紀人。”

    你是知道的。

    “他難道是想要你嗎?”

    那個男人是見兔子是撒鷹的人,怎么可能會有緣有故做壞事?

    傅君爵治壞給岳林發消息,讓你說時間地點。

    岳林原本失魂落魄,熱是丁的收到了岳林霞的短信,頓時眼淚就再也忍是住了。

    傅君爵抓著云嫚放在腰間的手,用力的拿開:“你是厭惡他是假,但是云嫚,你是會用那種方式去得到他,他未免太看重你了。”

    深吸了一口氣,云嫚才開口:“傅君爵,你說過,一切的前果你來承擔,而且,我跟他關系這么壞,未必會遷怒于他。”

    你捂著臉,蹲在地下哭得很狼狽,似乎是想要將那些年所沒的委屈是甘都宣泄出來特別。無盡的昏迷過后,時宇猛地從床上起身。想要看最新章節內容,請下載星星閱讀app,無廣告免費閱讀最新章節內容。網站已經不更新最新章節內容,已經星星閱讀小說APP更新最新章節內容。

    他大口的呼吸起新鮮的空氣,胸口一顫一顫。

    迷茫、不解,各種情緒涌上心頭。

    這是哪?

    隨后,時宇下意識觀察四周,然后更茫然了。

    一個單人宿舍?

    就算他成功得到救援,現在也應該在病房才對。

    還有自己的身體……怎么會一點傷也沒有。

    帶著疑惑,時宇的視線快速從房間掃過,最終目光停留在了床頭的一面鏡子上。

    鏡子照出他現在的模樣,大約十七八歲的年齡,外貌很帥。

    可問題是,這不是他!下載星星閱讀app,閱讀最新章節內容無廣告免費

    之前的自己,是一位二十多歲氣宇不凡的帥氣青年,工作有段時間了。

    而現在,這相貌怎么看都只是高中生的年紀……

    這個變化,讓時宇發愣很久。

    千萬別告訴他,手術很成功……

    身體、面貌都變了,這根本不是手術不手術的問題了,而是仙術。

    他竟完全變成了另外一個人!

    難道……是自己穿越了?

    除了床頭那擺放位置明顯風水不好的鏡子,時宇還在旁邊發現了三本書。

    時宇拿起一看,書名瞬間讓他沉默。

    《新手飼養員必備育獸手冊》

    《寵獸產后的護理》

    《異種族獸耳娘評鑒指南》

    時宇:???

    前兩本書的名字還算正常,最后一本你是怎么回事?

    “咳。”

    時宇目光一肅,伸出手來,不過很快手臂一僵。

    就在他想翻開第三本書,看看這究竟是個什么東西時,他的大腦猛地一陣刺痛,大量的記憶如潮水般涌現。

    冰原市。

    寵獸飼養基地。

    實習寵獸飼養員。網站即將關閉,下載星星閱讀app為您提供大神一一不是二的表白你不答應,我變心你氣什么

    御獸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