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錯小說網 > 表白你不答應,我變心你氣什么 > 第237章 要見她
  “晚晚,你不跟著一起過去嗎?”祁甄舒上了救護車以后,葉凜川剛打算跟著一起過去,就看到蘇意晚打著哈欠轉身回房間去了。

  “我跟著過去做什么?困了,我要睡了。”蘇意晚擺擺手。

  祁甄舒的命算是保住了,死不了她跟過去又沒什么用。

  那點小傷勢,隨便一個醫院有點用的醫生都能夠解決。

  要不是看葉凜川的面子,她都懶得出手救人。

  看蘇意晚那模樣,葉凜川無奈的笑了笑,也明白了蘇意晚的意思了。

  “那你好好休息,我先過去看看。”葉凜川跟蘇意晚打了招呼就匆匆的出門去了。

  祁甄舒的傷勢確實嚴重,但是多虧了蘇意晚出手,加上那一顆小還丹,到醫院的時候,病情已經基本上穩定下來了。

  醫生做了檢查都震驚無比。

  葉凜川確定人沒事以后,也松了口氣,也沒去打擾,匆匆回了葉家。

  祁甄舒這一次出事,可以說是讓葉家很多人都有些意外。

  畢竟葉欣嵐可是一直養在祁甄舒身邊的,祁甄舒對她很好,一直寵愛有加,他們根本想不明白葉欣嵐因為什么去傷害祁甄舒。

  蘇意晚舒舒服服的睡了一覺,第二天起來,管家就告訴她,有個警察要見她。

  蘇意晚洗漱一番,吃過了早飯,才看到了那年輕的警察。

  他對著蘇意晚客客氣氣的打了個招呼,才開口:“是這樣的蘇小姐,葉欣嵐對于昨晚的事情拒絕配合調查,今天一早,她提出了一個要求,希望能夠見你一面。”

  “不見。”蘇意晚擺擺手,一點興趣都沒有。

  她跟葉欣嵐也不熟,而且這人這個時候找自己,準沒好事。

  “蘇小姐,我們也知道這樣的要求有點過分,但是,還是希望拜托你一下。”

  蘇意晚蹙眉,看了對方一會兒,才點頭答應了。

  葉凜川一大早就去處理祁甄舒住院的事情了,家里也沒幾個人。

  蘇意晚跟著對方出了門,直接去了警局。

  一個晚上的時間而已,葉欣嵐此刻看著十分的狼狽,頭發凌亂,雙眼紅腫,臉上甚至還有兩個巴掌印。

  她看到蘇意晚的時候,忍不住嘲諷的笑了起來。

  “蘇意晚,你為什么要救她?為什么不讓她去死?”葉欣嵐憤怒又怨恨的看著蘇意晚。

  蘇意晚拉開椅子坐了下來:“那你呢?伱又為什么要殺她?”

  “你不是很聰明嗎?不是一眼就看出來問題嗎?你難道看不出來,我為什么想要她死嗎?”葉欣嵐狀態有些癲狂,雙眼血紅的看著蘇意晚。

  蘇意晚沒有說話,只是沉默的看著她。

  葉欣嵐發了一會兒瘋,突然又捂著臉哭了起來。

  “我等了幾年,才終于等到了這個機會,我想要她死想了太久太久了!我恨不得她現在就去死!”葉欣嵐捂著臉,聲音有些破碎,卻又帶著極強的恨意。

  “要不是因為她,我爸媽根本不會死!她害死了我父母,又假惺惺的把我養在身邊,所有人都覺得我命好,能夠被她帶在身邊,但是他們根本什么都不知道!”

  “我爸不是她親生的,不過就是個小三的孩子,她憎恨我們一家都來不及,又怎么可能會善待我?”

  “從小我在她的身邊受盡了折磨,對外還不能透露一點。”

  “初中的時候我沒忍住,跟我關系很好的好姐妹說了這件事情,結果,結果她全家第二天就出了意外,而我,也因此摔斷了一條腿,再也不能跳舞了。”

  “我知道這些都是她做的,原本我的腿還能夠治好,是她,她害我這輩子都只能夠墊著增高鞋墊,否則兩條腿就不一樣長!”

  “我親耳聽到她跟醫生的對話。”

  “我恨她!無時無刻都在恨她!”

  “昨晚,她在你那受了委屈,無處發泄,又來找我。”

  葉欣嵐說著突然一把將身上的衣服扯開,露出布滿了傷痕的身體。

  密密麻麻深深淺淺的傷痕,布滿了她的全身,看得人觸目驚心。

  蘇意晚只是沉默的看著。

  “你看到這些傷痕了嗎?我二十五歲,在她身邊二十年,這二十年來,她每天都虐待我,用皮帶抽,用煙頭燙,用針扎,每次只要她不高興,就會打我。”

  “你把祁安送進去了,她拿你沒辦法,就拿皮帶抽了我幾個小時,哈哈哈……這樣的人渣,你為什么還要去救她?”

  “她當年為了阻止你爸媽在一起,可是不惜痛下殺手,她連自己的親生兒子都差點害死了。”

  “你以為你爸為什么后來沒有繼續去南市找你們?”

  “在他們把你哥接回來以后,他瘋了似的要去南市找你媽,結果那老女人說,她不喜歡不聽話的兒子,所以讓人在他的車上動了手腳,害得他出了很嚴重的車禍。”

  “這個你不知道吧?他車禍以后在醫院躺了兩年才醒,醒來又得知自己的兒子得了重病,一直要在醫院的ICU病房里面續命。”

  “要不是你媽有人護著,她甚至想要找人去南市殺了她,這樣的人渣,你為什么還要救她?”

  蘇意晚面無表情的聽著,等葉欣嵐說完,她突然笑了笑:“人各有命數,死不是她最好的歸宿,你讓她死,就是成全了她,我讓她繼續活著,自然有我的道理。”

  “我這個人不喜歡被人逼著我做我不喜歡做的事情,你的經歷確實很慘,但是,你明明有無數次機會可以逃離她的掌控,卻又心甘情愿的留在她的身邊。”

  “既然選擇了,那就不要再裝作一副可憐人的樣子。”

  “我跟你,終究還是不一樣的。”

  蘇意晚說完起身,臨走的時候又回頭看了葉欣嵐一眼,“失手把人從樓上推下來,跟故意,還是有很大區別的,你身上的傷,是你脫罪最好的證明。”

  說完她不再看葉欣嵐,直接出了房間。

  看著蘇意晚出來,門外的兩個警察表情有些古怪。

  這種審訊室里都是有攝像頭的,能夠錄像收音,結果蘇意晚進去以后,錄像功能還正常,結果卻怎么也接收不到聲音。

  他們根本不知道兩人在里面聊了什么。

  “她愿意交代了。”蘇意晚看了兩人一眼,一臉單純又無辜的樣子,丟下一句話,就直接離開了。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