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錯小說網 > 表白你不答應,我變心你氣什么 > 第238章 祁甄舒的崩潰
  蘇意晚從警察局出來,傅君爵已經在外面等著了。

  “沒事吧?需要我插手嗎?”傅君爵朝著里面看了一眼,才伸手扶著蘇意晚的手臂,帶著人上了車。

  “不需要,我們要奉公守法。”蘇意晚認真的強調。

  傅君爵聞言不由得笑了笑,沒忍住伸手,輕輕地捏了捏她的臉。

  蘇意晚不高興的瞪了他一眼。

  “去哪兒?回葉家還是?”

  “去酒店吧,葉家那邊風水不好,住著不舒服。”蘇意晚擺擺手,往后靠了靠。

  葉家確實是風水不好,有人動過葉家的風水局,按照這格局,再過十年八年,葉家必然分崩離析。

  讓她在意的是,葉凜川的命格也發生了改變,要是繼續待在葉家,怕是要有性命之憂。

  葉凜川一死,葉家必然分裂。

  背后的人真是好打算,估計就是葉玲瓏身后布局之人,只是不知道此人到底是什么身份,為什么跟葉家那么大的仇恨。

  “好。”傅君爵點頭,抬頭看了司機一眼。

  司機頓時會意,開著車送蘇意晚去了酒店。

  這一次東南省參加全國賽的十個人,只有蘇意晚一個女生。

  徐蔡貼心的給她安排了一個單人房,蘇意晚回到酒店直接過去,躺下就不想動了。

  傅君爵看她這樣無奈的搖了搖頭。

  “你要是累了,那就再休息一會兒,我先回去處理點事情,中午來接你吃飯?”

  “好,你去吧。”蘇意晚點頭,跟他揮了揮手。

  傅君爵這邊事情確實是不少。

  剛剛走出蘇意晚的房間,就接到了蕭老太太那邊打來的電話。

  “沒良心的不肖子孫!不是答應了要給我過生日?你們人呢?”老太太是真的氣得不輕。

  她都已經等著看未來孫媳婦兒了,結果傅君爵只吩咐人給她送去了禮物,只說最近事情多忙不過來,就不過去了。

  她尋思著蘇意晚要參加物理競賽,又要忙著高考,那個時間確實是忙,也沒在意。

  結果高考結束了,也沒見傅君爵帶人回蕭家看她一眼。

  老太太等啊等,等不及了,一個電話就打來興師問罪來了。

  “奶奶,來日方長,她來京市參加物理競賽了,過兩天是總決賽,比完了就能出國了,出國比賽之前我帶她來見你,行嗎?”傅君爵對老太太的指控也是無奈的很。

  蘇意晚大概是天生跟蕭家犯沖。

  先是蕭翰林的生日,原本是打算帶她去的,結果突然出了意外,去不成了。

  再就是蕭老太太的生日,都已經約定好去了,沒想到又出了事情,又沒法過去了。

  “真的?這一次不騙我?”老太太半信半疑。

  傅君爵再三承諾,她才算是勉強的答應下來。

  傅君爵這邊公事確實是不少,他丟下京市的事情跑去了南市待了大半年的時間,一回來就有忙不完的應酬。

  掛斷了老太太的電話以后,他腳步匆匆的進了電梯,去趕場去了。

  畢竟中午的時間,還要空出來陪蘇意晚吃午飯的。

  醫院,祁甄舒已經醒了過來,葉凜川此刻正坐在房間里陪著她。

  “我,我的身體怎么沒有感覺?葉凜川,你,伱快去叫醫生過來,我的身體沒有感覺了。”祁甄舒想要動一下手腳,卻發現手腳根本不受她的控制。

  她想到了昨晚自己被葉欣嵐從三樓推下來的畫面,氣得面目扭曲:“葉欣嵐呢?葉欣嵐那死丫頭呢?她為什么不在這里?啊?她人呢?”

  葉凜川平靜的看著她。

  就在剛剛,他收到了蘇意晚發來的短信。

  也知道了祁甄舒這些年一直在虐待葉欣嵐,葉欣嵐是實在無法忍受了,才反抗,意外傷了祁甄舒。

  “媽,欣嵐把你從樓上推下來,我們已經報警了,她現在被抓了,故意傷人罪如果成立的話,應該會在里面關幾年。”葉凜川面無表情的看著祁甄舒。

  他有時候很難理解祁甄舒,葉欣嵐明明只是個無辜的孩子,卻被她虐待了那么多年。

  “什么?”祁甄舒一怔,“誰說是她把我推下去的?”

  祁甄舒了解葉欣嵐,她能忍那么多年,不可能沒有后手,當時那種情況,只要沒有人拆穿,不會有人懷疑葉欣嵐。

  “是晚晚,也是她出手救了你,要不是她的話,你現在應該已經沒命了。”葉凜川嘆了口氣,看著祁甄舒,“媽,我知道你因為當年的事情一直都耿耿于懷,不愿意接受晚晚,但是,她真的是個很好的孩子。”

  “她會那么好心救我?她要是真的救了我,為什么我現在不能動?你叫醫生過來,我不相信你的話,我要見醫生。”祁甄舒冷哼一聲,一點都不信蘇意晚會那么好心。

  葉凜川看她這樣,也是無奈,不過他沒有再多說其他,只是將醫生找了過來。

  祁甄舒看到來人,頓時神色緩和了許多:“秦醫生,你快告訴我,我身體這是怎么了?為什么我覺得身體不受控制了?”

  秦知礪笑容溫和,他是年輕一代里最知名的神經內科醫生,聞言只是笑了笑,“老太太剛剛醒過來,身體機能還沒有反應過來,暫時沒有知覺是正常的,畢竟你之前傷得很嚴重,骨頭都斷了好多,需要時間慢慢的恢復。”

  “是嗎?那我要多久才能夠恢復?”祁甄舒心神穩了穩,又忍不住的問到。

  “這個的話,就不太好保證了,可能幾天就能夠恢復,也可能要幾年,老太太你年紀太大了,身體比不得年輕人了,恢復的時間周期,也可能會長。”秦知礪依舊是那一副不動如山的態度。

  祁甄舒的臉色卻是變了變,“你的意思是,我也有可能一輩子都不會恢復,是嗎?”

  “老太太你也可以這樣理解。”

  “庸醫!你們都是些什么庸醫?馬上給我換個醫院,馬上給我換醫院!我要重新做檢查,我要出院!”祁甄舒一聽自己可能永遠都只能夠躺在床上,不能控制自己的身體,甚至吃喝拉撒都無法控制,她頓時有些崩潰。

  她要臉要了一輩子,怎么能接受自己有這樣的結局?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