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錯小說網 > 車禍假死后京圈大佬悔瘋了沈棠溪霍韶霆 > 第42章 韶霆哥,我疼

]T看到遲非晚發的消息時,已經是臨睡前。

沈棠溪默默的回復。

【俊男美女,肯定很配。】

遲非晚那邊沒消息發過來,也不知道是不是睡了,沈棠溪沒等,閉著眼睛躺上床,腦子里滿是設計思路。

……

今朝。

霍韶霆靠在椅子上,微微閉著眼,他酒品很好,即便是醉了也只是默默地坐在一旁發呆,誰也勸不走。

那美妙的酒液依舊一杯杯下肚,醇香濃厚。

美麗嫻靜的姜明月像是一株白色梔子花,安安靜靜地坐在旁邊,不顧四面八方的敵視,溫柔地給霍韶霆打理著一切。

甚至,在霍韶霆喝完杯中酒后,又體貼地加上。

“韶霆,喝夠了嗎?”姜明月輕笑著問。

霍韶霆閉目養神,都沒拿正眼看她:“誰讓你來的?”

大概是覺得霍韶霆在關心自己,姜明月蔥白樣的手指放在霍韶霆的大腿上,紅著眼眶說:“我擔心你,就過來看看,不可以嗎?”

霍韶霆捏著眉心:“你不該來這種地方。”

熟悉的哥兒們聚會,姜明月一個人都不熟,來了只會讓氣氛尷尬。

姜明月使勁擺弄著姿態,笑著搖頭:“我不嫌棄,只要有你在的地方,我都可以去。”

聞言,霍韶霆眉頭微微一皺。

但也沒解釋。

邊上的其他幾個太子爺眸底紛紛露出一抹厭惡,他們都沒嫌棄她,她倒是先嫌棄上了,也太不要臉了!

“三爺,別喝了吧,喝多了傷身。”

顧行舟試探地勸了句:“嫂子還在家等你呢,這么晚都不回去,她肯定會多想。”

霍韶霆默默地看了眼手機。

上面沒有一條消息和短信。

倏地,他站起身朝門口走,姜明月立即柔柔弱弱地追出去:“韶霆,你等等我。”

幾人看著兩人走出包間,神色各異。

顧行舟摸了摸鼻子,訕笑:“你們說這都叫什么事?這女人怎么回來了,她不是……”

“不是什么?”

遲非晚沒好氣地接過話:“我看就是霍韶霆心野了,想玩點花的!我告訴你們,霍韶霆要是敢做出對不起糖糖的事,我一定是勸離不勸和!”

在場的眾人哪個沒心眼子。

沒有霍韶霆的命令姜明月怎么可能回得來國。

遲非晚越想越氣,干脆站起身朝外走:“你們繼續喝,我沒心情了。”

這邊,霍韶霆和姜明月走到門口,遲非白早就開車等著了。

兩人坐上車,還沒發動,就有人重重地敲著車門。

“姜明月,你給我下車!”

遲非晚死死地盯著后座上的姜明月,一臉要把她生吞活剝的架勢。

姜明月像是受到了驚嚇,害怕地往霍韶霆后面躲藏。

見狀,遲非晚敲打車窗的動作更加用力了。

車窗降下,遲非晚一把朝姜明月伸出手,揪住她的頭發往車門這邊扯,姜明月感覺自己頭皮都要被扯裂了,疼得臉色巨變。

“姜明月,你什么人啊,勾引有婦之夫,我看你骨頭賤得發慌對不對?”

“給我下車,再讓我看到你纏著霍韶霆,見你一次打你一次!”

姜明月沒有求饒,只是眼泡含淚,楚楚可憐地看著霍韶霆:“韶霆哥,我疼……”

“遲非晚,松手。”

霍韶霆醉意上來了,有些頭疼,他想早點回去躺下。

遲非晚對霍韶霆還是有些懼怕的,猶豫了下松開手,放下狠話:“霍韶霆,你再和她不清不楚下去,你會后悔的!”

霍韶霆覺得,只要他自己沒做過對不起沈棠溪的事就行。

用不著和其他人解釋。

他閉著眼,淡漠地吩咐:“開車。”

開了一段路后,遲非白問:“去哪?”

霍韶霆睡了過去,神色昏昏沉沉,并沒有聽見遲非白的話。

姜明月眸光一閃,趁機開口:“我都在車上,你覺得還能去哪?送我們去云頂酒店。”

遲非白有些猶豫:“可是……”

“可是什么?”姜明月沒了柔弱的姿態,冷著臉盯著遲非白,“難道你覺得我會做出傷害他的事?遲非白,這個世界上誰都會傷害他,就我不可能!”

聞言,遲非白嘲諷地笑了笑:“可姜小姐打的什么主意,我們心知肚明。”

姜明月臉色瞬間鐵青。

“去云山。”霍韶霆突然睜開眼,那雙眸子格外的沉,帶著無邊的黯淡。

姜明月臉色一喜,幾乎控制不住欣喜的表情:“韶霆,你不是喝多了嗎?你閉上眼多睡會,到地方我再叫你。”

“三爺!”遲非白重重地叫了聲,怕霍韶霆走上不歸路。

這兩人真要發生點什么。

不僅霍韶霆和沈棠溪完了,那他回遲家,遲非晚也會要他的命!

霍韶霆閉目養神,并不搭理他。

遲非白無奈,調轉車頭。

直到在云山酒店車才緩緩停下,姜明月拉著霍韶霆的手,勾著他往樓里走,霍韶霆腳步很穩,沒有醉酒人的虛浮。

進入房間,姜明月讓霍韶霆坐下,之后端來一盆水和睡衣。

她伸出手,顫抖著手去摸霍韶霆的衣扣。

就在她要碰到時,霍韶霆一把打開她的手:“讓我安靜地待會。”

“韶霆哥。”姜明月沒想到到了酒店里都還會被拒絕,委屈得眼眶通紅,“你究竟把我當成什么了?召之即來揮之即去的工具嗎?”

霍韶霆涼涼地道:“你知道我對你沒那個想法。”

姜明月咬唇:“可我以前在一起時不也挺開心的?怎么突然就變了,為什么?你難道真的愛上沈棠溪了嗎?”

霍韶霆睜開眼,神色有些難看。

他盯著姜明月打量了好一會,突然站起身:“我回去了,你自己好好待著。”

“韶霆!”

連續叫了兩下,霍韶霆都沒扭頭。

姜明月跌坐在地,手捂著腹部,痛苦地喊了出來:“疼……韶霆哥,我好疼……”

霍韶霆腳步一頓。

姜明月的聲音越發撕心裂肺。

他轉身將人抱起,放在床上:“明知道自己身上的傷還沒好,怎么還亂動?再這樣,你就回療養院。”

一想到療養院的寂寞,姜明月心臟就顫了顫。

她不想去!

也絕對不回去!

姜明月低著頭,任性至極地說:“你忘了答應過我什么了嗎?沒得到我想要的,我就算是死,也不會回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