霍韶霆深深地看了眼姜明月。

聲音像是淬了冰渣子一樣冷:“我有沒有說過,別用自己性命威脅我。”

這是真的動怒了。

姜明月立即將越過懸崖的那條線撥了回來,伸出手顫顫巍巍地拉住霍韶霆的衣袖:“對不起,我也是一時著急才亂說話。”

霍韶霆沒有拂開她的手,只低下頭湊近,認認真真地警告她:“你知道我的脾氣,再有下次……”

“不會了!”

猝不及防地湊近,只要稍微抬起臉,兩人就能親到彼此。

本來是親密至極的動作,姜明月卻覺得透著無盡的寒冷,可在冷意背后,她又覺得慰藉。

看來,霍韶霆還是在意她的。

生怕她有意外。

霍韶霆冷著臉拉開距離:“不早了,睡吧。”

說完,他轉身拉開門往外走。

姜明月失魂落魄地問:“你不留下嗎?”

回答她的是重重的關門聲,他連頭都沒有回,姜明月咬了咬唇,拿過手機翻出屏幕,想了很久,她發出一條短信。

……

第二天,沈棠溪下班后就去看了兩位老爺子。

兩人都住在同家醫院,時不時地就會互相串門,此時,外公正在霍老爺子的病房里。

門關得很緊。

里面傳出輕微的說話聲。

聶老爺子將手里的報紙扔在地上,冷著一張臉:“你看看,這上面都是什么事?霍韶霆要是真對不起我外孫女,那就直接離婚!”

霍老爺子也不生氣,連忙將報紙撿起來。

他扯著一張老臉笑:“這都是假的,狗仔故意寫成這樣博人眼球,你放心,韶霆那小子雖然冷,但不會這么混!”

聶老爺子死死地盯著霍老爺子,半晌都不說話。

狗仔雖然喜歡夸大其詞,但從來不會空穴來風,況且,姜明月確確實實回國了!

片刻,他才咬牙說:“霍榮昌,一開始我就說兩孩子不適合,是你一直撮合,現在我也不說這事了,但我警告你,誰都不能對不起溪溪,不然——”

見聶老爺子直呼自己大名,霍老爺子就知道他是真的動了怒。

他連忙賠笑,拉著聶老爺子坐下。

自己則給他倒了杯茶水,好生安撫:“老哥們,你還不知道我有多疼愛溪溪嗎?你就別擔心這些有的沒的,養好身子,等著抱玄孫吧!”

也不知道哪句話點燃了聶老爺子心中不快。

端起那杯茶水又重重的放下。

他滿是落寞地接過話:“要是沒有那件事,我或許還真的能抱到玄孫,霍榮昌,這些年我一直……”

話到嘴邊,聶老爺子就透過門上的玻璃看見了站在外面的沈棠溪。

沈棠溪走了進來,將買的東西放在桌上,感覺兩人氣氛有些古怪,問:“是我打擾到你們說話了嗎?”

兩個老爺子互相對視一眼,立即將扯出笑容。

“沒有!”

聶老爺子心疼地說:“這么晚你怎么來了?”

“今天下班早,就過來看看你們。”

兩個老爺子高興得不行,拉著沈棠溪說了好一會話,在這坐了半小時,沈棠溪送聶老爺子回到病房。

祖孫倆沉默著,直到聶老爺子打破寂靜。

“是不是有什么想問的?”

沈棠溪想到剛才外公臉上的落寞神情,立即搖了搖頭:“沒有,外公,你好好休息,我改天再來看你。”

她雖然想知道外公沒說完的話是什么。

可她更不想往外公心里戳刀子。

“溪溪。”聶老爺子突然叫住她,“要是和霍韶霆過得不好,那就離婚,外公支持你。”

沈棠溪握住門把手的手指一緊,眼眶更是酸澀起來。

她哽咽著說:“我知道,外公。”

怕被外公看見臉上的眼淚,她快速離開了病房。

只是,還沒走幾步,沈棠溪看見了身影單薄的姜明月。

她穿著米白色的長裙站在走廊上,手里掛著小包,好像是在找病房的門牌號,看起來柔弱又清純。

姜明月也看見了她,起初是愣了一下,下一刻就朝她這邊走了過來,姜明月聲音溫柔似水,聽不出來半點恨意:“棠溪,好久不見。”

前世的仇人此刻站在面前。

說不恨是假的。

但沈棠溪不想再糾纏下去,更是放下了霍韶霆,所以面對姜明月時,格外平靜。

“姜小姐,是好久不見了。”

看見沈棠溪的態度,姜明月有些意外地蹙眉,按照道理來說,沈棠溪應該很仇視她才對,此時竟然看不到一點怒意。

不過沒關系,她知道該怎么往沈棠溪心里扎刀子。

“想當初你還是跟在韶霆屁股后的小妹妹呢,一晃眼,你都已經出落的亭亭玉立了。”

沈棠溪知道姜明月說這話就是為了譏諷她爬床。

從妹妹變成了老婆。

她情緒沒什么起伏,淡淡地說:“我長大了,姜小姐自然也老了。”

姜明月臉色微變,只覺得沈棠溪變得牙尖嘴利起來。

她捏緊手中的包,干脆不裝了,冷笑著說:“當初要不是你破壞我和韶霆的感情,現在的霍夫人應該是我。”

“如今我回來了,你也該讓出這個位置,別一直霸占著不走,省得難堪。”

“沒想到吧,他一直瞞著你把我養在最好的療養院,他愛的一直是我,娶你只不過是霍老爺子逼迫!”

姜明月越說越驕傲,看向沈棠溪的目光更是鄙夷起來。

沈棠溪不以為意,淺淺地回應著:“就算你說得再多,我才是霍夫人,有本事你就把這個位置搶過去,別一天到晚只會耍嘴皮子。”

錯身而過時,她腦子里卻閃過一些思緒。

姜明月這么來勢洶洶。

難道陸寅并沒有告訴姜明月,她離婚的盤算?

姜明月盯著沈棠溪離開的背影,愣在了原地。

“姜明月,你來這里干什么!”

突地,祁藍出現在走廊另一頭,路過沈棠溪身邊時,她一把牽住她的手,直接朝姜明月這邊走過來。

畢竟祁藍是霍韶霆的母親,盡管祁藍的態度不好,姜明月也還是伏低做小地賠笑。

“韶霆說伯父病了,我來看看伯父。”

祁藍冷著臉,沒好氣地說:“你以什么身份來看?姜明月,你真以為韶霆養著你,你就是霍夫人了?”

姜明月臉色有些難堪。

她來看望霍老爺子只是想緩和下關系,趁機表現自己而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