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錯小說網 > 穿越成電腦,開局一顆星球 > 第9章 電磁力體系文明
  記憶開始涌上腦子,一股無力感充斥全身,“這是……飛船……頭好痛……”

  嗤——電氣閥門運作,休眠艙的密封蓋打開,約二十歲的青年睜開眼睛,緩緩坐起身揉著腦袋,露出兩個手腕上貼合的一圈藍色很薄的特制金屬儀器,其他五個休眠艙同樣打開,這個休眠區總共三男三女。

  每個人的手上也都具有這樣的特色。

  “很抱歉各位宇航員,未聯系上橘星通訊系統,預計抵達橘星軌道,需要22天10小時。”慈祥的女人聲音從墻壁內的喇叭中傳出。“建議稍作休整后,再考慮進食補充。”

  “嗨,林鶴……早……”一個有些嬌小的女生迷迷糊糊的向著林鶴打招呼,雪白的小手揉著圓嘟嘟的臉龐,然后迷迷糊糊的起身,如喝醉三步一擺子離開休眠艙,走向她打招呼的青年,模樣卻異常的非常可愛。

  “早……”

  “早啊……”

  其他人同樣處于懵圈狀態,還未完全從宇宙休眠中回過神來。

  “嘔——”一個身材高挑的二十歲女性彎腰干嘔著,挺翹的后臀吸引著一個大叔的好奇目光。

  “還行嗎?”林鶴關心的看著她,實則一點都不想動彈,突然一個軟綿綿的小身體撲入懷里發出聲音,“快要死了……腦子好璇……嘔——”

  “喂!別吐我身上啊——有口袋!”林鶴下意識的推搡著女孩,可惜渾身乏力反而像打情罵俏。

  21歲的俊俏的眼鏡男戴上自己的黑框眼鏡,把脖子扭得嘎嘎脆,強忍著肌肉的不適緩緩伸展著胳膊道:“放心吧,胃里已經連續幾個月沒有進食固態食物,恐怕消化能力都快退化了。”

  虎背熊腰的肌肉大叔約三十歲出頭,揉著腦袋離開休眠艙站立的他身高竟然達一米九,塊狀的肌肉把身上的衣服撐得極為飽滿。觀察了一下形勢,隨即他摸著自己長出來的絡腮胡,插嘴說著:“得,兩位小哥,三位小妹,容我說一句,咱們能去吃些東西了嗎?嘴都淡出個鳥來了。”

  林鶴搖頭的力氣都沒:“很抱歉,還不行……”

  “同樣哦……”趴在林鶴腿上的女孩又趁機移動著自己的身子,林鶴渾身緊繃大驚:“喂,不要搞小動作!”

  兩個小時中,六人穿上白色制服外套,三三兩兩相互攙扶著趕到活動大廳,這個大廳約5米直徑,像是個圓餅形狀,墻壁全是磚頭大的隆起軟塊鋪開。房間聯通廚房和休眠室。坐上圓桌邊的柔軟靠背椅,林鶴依舊沒有什么好轉的感覺,一眼掃過去。

  高挑的女人一直趴在桌上埋著頭,瓜子臉頭發烏黑過肩年輕又漂亮像個小明星,她叫何璇,年輕而又杰出的科學家,參與了天河1號飛船的設計,說話一套一套的。她右邊坐著的高大大叔叫李筠然,寸頭國字臉絡腮胡很成熟,據他所言酒吧的妹妹最喜歡他這種成熟有力又暖男的大叔,屬于空間站常駐人員,有著長時間太空工作經驗,是個老人,自來熟;沒有多少存在感的齊肩短發女生一直低頭不語,臉型介于瓜子臉下顎卻要圓一點,有點嬰兒肥,像是個小迷糊,她叫黃琦,眼睛和任何人的目光對視上都會讓她慌忙埋下腦袋,是植物研究領域的人才,不怎么喜歡說話,喜歡觀察各種雜角夾縫中的小植物,然后震驚的模樣自言自語說著生命真的好頑強;眼鏡青年,渣男發型面容有點小帥的齊司宇,精通各種程序和電子硬件技術,其實眼鏡只有個眼鏡框,外冷內熱的一個人;身邊的粘人小豆包,王小斐,漂亮的鵝蛋臉有點可愛嬰兒肥,撲閃撲閃的卡姿蘭水汪汪大眼睛,粘人小師妹類型,涉及機械工程制造研究領域,是自己真的師妹。

  何璇抬頭:“老媽,距離橘星還有多遠?”

  “約400w公里。”

  何璇:“提前喚醒嗎……唉,好累……腦子完全漿糊……”

  “現在有足夠的時間進行提前休整,各位的食物已經準備好了,請到食物窗口領取。”老媽的聲音響起。

  “女士坐好,讓我們去就行。”大叔微微一笑,不愧是空間站老兵,行動自如完全看不出一點異樣,他遞給林鶴一個目光。

  “老媽好智能的感覺。”林鶴有些好奇,贊同的起身,盡管腳步虛浮,“那走吧,看看能吃的上什么東西……”說真的,他現在食欲一言難盡,真的不想吃什么。

  眼鏡男齊司宇才懶得說話,高冷的站起來未做回應,結果第一步邁出差點一個腿軟跪倒,幸好及時扶住固定椅!

  “你行不行啊細狗!”王小斐下意識張嘴,意識到自己說錯話的她,立刻捂住嘴低著頭,“喔錯了……”

  沒辦法,誰叫他和充氣似的李韻然大叔靠近,一個魁梧有力,一個顯得那么苗條,還出丑。

  “哼!”齊司宇冷冷哼一聲,右手摁著太陽穴。

  就在三人離開后,米黃色的墻壁上,忽然投下一片光影,組成一幅集結大廳的畫面,有一個特別靠近攝像頭的短發中年男士,顧天明,他身后還有兩男三女。

  作為此次項目主要負責人,顧天明坐在座位上一臉平靜的說道:“這里是2號區域,蘇醒人員六人,個別出現深空后遺癥。”

  “喲,老顧,4號區域六人蘇醒五人,除開被老媽處理掉的一人,其余人也出現深空后遺癥,癥狀深淺不一,需要休整。”一個強勢的長直發三十歲女人分走一半的光幕,她站著的模樣輕松看起來完全不像是深空休眠過,同樣是資深宇航員的趙高菲。

  雙手墊著下巴趴在桌上的王小斐睜大眼睛,黑白分明的眼珠左右轉動看著,“哎呀呀,大姐狀態不好,深思妹不知道想什么,只有我能上了!”她靈動的目光掃過,心里嘀咕一下便自告奮勇的接入視頻,匯報著情況,“1號區域六人蘇醒,同樣伴隨深空休眠后遺癥,現在都還想吐。”

  “失去一人么……”四十歲的沉穩中年男人面色微沉,至于吐?都特么睡了好幾個月,是個人醒來都腦子發懵想吐吧,屏幕中的他身邊有個年輕男人放下餐盤,顧天明說道,“大家先休息吧,等3號區域回復。”

  林鶴三人也端著熱乎的餐盤回到桌位上,看著墻壁上的投影,問道:“情況怎么樣?”同時將左手的一份放在王小斐面前,“哇哦,意外的不是糊糊,竟然還有炒青菜,唔,米粥、牛肉咖喱、玉米粒,還有橙汁呢,大部分都清淡……”她高興的雙手合著出聲,鼻子嗅過,香噴噴的味道令人食欲大開,一下子打開胃口。

  大叔將左手的餐盤放在何璇面前,看著投影,“沒有什么意外情況吧。”

  墻壁上的投影依舊開著,也能聽到看到其他區域的一舉一動,所有人的餐盤內的食物都是各人最喜歡的,在用餐時間中每個人都慶祝著自己的成功蘇醒。

  黃琦看著放在眼前的餐盤,眼睛睜得大大的鎖定東坡肉,嘴里還嘀咕著拿起筷子,“好吃的,好吃的~”

  “還是很符合我的胃口啊!”大叔看著自己的餐盤直接開動,紅燒獅子頭、油炸雞排、烤雞腿,葷的讓三個女性不敢看第二眼。

  齊司宇:“這是不怕反胃嗎?”

  大叔:“這點小風小浪算什么,畢竟大叔我啊,可是資深航天員……啊嗚——香~”

  “咦~”王小斐一個寒顫,“好油!”

  黃琦:“話說,總有種不好的預感……”

  林鶴看一眼這個說出第一句話的女生,又看著自己的餐盤,“出奇了,竟然都是我喜歡吃的,感覺都能吃完,分量不多不少剛好夠,餐盤上還有我的名字鋼印。”

  王小斐:“是呢,都是我喜歡吃的,船上有廚師嗎?”

  “想那么多干什么,就算一組人出現意外,那也還有另外區域的人去完成計劃。”齊司宇看一眼黃琦,一邊說著,拿起筷子看著滿滿一盤的蔬菜,炒鳳尾、炒生菜、炒土豆和玉米粒,沒有米飯的存在,非常對胃口。

  何璇抬起頭滿臉疲憊的揉著太陽穴,對王小斐和林鶴說道:“是老媽,在訓練期老媽就已經在收集我們的各項數據和資料,不論是身高體重還是三圍或者是說話的小習慣,小動作,各種主觀或者非主觀的愛好,船上有各種脫水食材,在出休眠艙的時候,老媽就已經安排機器人開始做飯了吧,謝謝你老媽。”

  “只是盡我所能,何璇女士。”老媽的聲音從頭頂傳出,慈祥的聲音充滿溺愛一般,熟悉的飯菜讓林鶴有些想家,這些家里媽媽也會,可惜自從被辭退,她臉上的笑容就沒有以前的多,而自己不正是因為改善家庭經濟條件,才報名海選而上的外星開拓者嘛。

  “系統老媽感覺好溫柔啊,也不知道我媽她咋樣了。”王小斐說著說著眼神飄忽撅起小嘴。

  林鶴安慰道:“放心啊,叔叔阿姨肯定好著呢!”

  羅祈可不知道這時候的外太空已經有人類運輸飛船在靠近橘星,如果知道,肯定想方設法都要警告其觀察后靠近橘星軌道。

  在天河1號中,各區域人員依舊沒有會頭,無所事事的瞎聊一些八卦和過時的話題,老媽很快收到來自地球的通訊,嗯,半個小時前的錄像,這里的通訊延時很大,大家都還能報平安。

  “相信你們已經知道橘星的通訊系統失去聯系,才導致提前喚醒,不論該事,你們依舊按照原計劃進行。進入橘星軌道,在規定地點投下全部貨倉,所有人進入橘星依照原定計劃進行工業復刻。至于三號區域,暫時封存,嚴禁任何人探查進入。請諸位牢記你們的使命!為了聯盟,為了人類。”總部的信息里明顯透露著早已知悉橘星的變化。

  投影畫面中那個方臉中年人用不容抗拒的語氣述說著。

  “橘星通訊都被摧毀了,會不會是外星人干的好事!”王小斐的眼睛里似乎冒出好多小星星,腦子里想著拿著激光劍咻咻咻的電影片段。

  齊司宇卻道:“真碰見外星人,說不定橘星上的人已經全部死光光,失去聯系也很正常。”

  林鶴撓頭道:“那我們就這樣進入橘星,怎么看也像是送餐吧……”

  而聽完一切的大叔卻覺得理所當然解決著食物,一邊道:“河域聯盟花費大量人力物力,從客觀角度講,這件事要么所有人死,要么成。”

  何璇:“同解,天河1號只有卸載所有貨柜,剩下的燃料才能夠飛回地球。”

  “我們可以一直飄回去啊!”林鶴認真的說著。

  大叔搖頭,“太過于理想,雖然太空中確實不怎么受力的影響,但也不要忘記大型天體的引力很恐怖的。飛船的大部分燃料并不是消耗在長時間的旅行中,而是起步的加速度和末尾的減速度,前者需要控制燃料消耗,后者需要保持充足燃料,不然飛過頭的話……”

  林鶴看著大叔逐漸陰沉的臉龐,覺得渾身雞皮疙瘩都起來,“就會因為維生系統斷電讓人在絕望中無氧窒息而死……”大叔目光深沉道:“有一次任務,我一個同伴就因為出艙維修,未規范使用安全扣而迷失在茫茫太空之中,我親眼看著他飄著被黑暗吞沒……到現在尸體還未找到……”

  叮鈴鈴——王小斐看著一邊抖個不停地林鶴,惡趣味的陡然抓住其肩膀出聲嚇得林鶴一個激靈。“人嚇人會被嚇死的!”

  何璇補充道:“總之任務是肯定要做的,主系統老媽也不會任由我們指揮,放棄任務返回。何況出發前的合同上都寫了任務期限是10年,像你們這樣的優秀人才報名參加,不就是為了獲取聯盟的高額報酬嗎?”她語氣有些輕佻。

  “胡說,我只是想體驗外星球,親身感受宣傳所說的全人類希望。”齊司宇果斷反抗。

  “唉……現在在水星上,本科連餐館盤子都洗不上……畢業就失業!”林鶴則是吐槽不斷,“資本主義的暗幕都快籠罩全球……”

  王小斐:“是啊,橘星改造計劃,有錢又能提前移民,還能跟著師哥一起冒險……”

  聽到資本主義幾個字還有王小斐天真的想法,大叔冷冷一哼并沒有發表什么,繼續用餐。

  “科技生產力的進步,必然取代落后的……”齊司宇拿著筷子想起自己被辭退的父母每天愁眉苦臉,他繼續說道:“現在的水星情況……不知道你們有聽過共制會嗎?”

  何璇目光一轉,扭轉話題打趣道:“呵,你的眼睛早就拿到錢治好了,還戴個眼鏡框裝什么敗類。”

  齊司宇推著眼鏡框面色一冷,道:“閉嘴女人,這是習慣!”

  但說到共制會,林鶴和王小斐都愣了一下,就連大叔的咀嚼也停頓,卻又沒有一個人繼續提起。

  “啊這——發生了什么……”干飯人黃琦抬起頭有些不解。

  “呵呵呵呵……”大叔放下筷子嘴角泛起一絲角度,將右手放入內衣兜,敏感的林鶴又一個激靈渾身一抖,“小子,拿副撲克而已,緊張什么!”大叔冷眼一瞥掏出一副特制的牌來。

  林鶴心中吐槽:“人高馬大又突然面冷,太tm像電視里從懷里掏槍的反派,我能不怕嘛……”

  “來來來!飯后組個局,10塊一把,炸翻一倍,反正左右沒事做——”大叔熟練的拆開撲克洗著牌,樂呵呵的看著眾人,“先記賬,等回水星在結,不算利息。”

  “慣犯嗎——”林鶴有些無語,何璇面露不屑,齊司宇完全沒有表情玩弄手指,王小斐和黃琦確是一副躍躍欲試的模樣。

  王小斐:“打牌——”

  黃琦:“打牌——”

  林鶴大叫:“喂!老媽!他違規!我要舉報!”

  眾人瞬間目光不善的盯住林鶴——后者感覺犯了眾怒,渾身發毛,“怎么連齊司宇都這樣盯著我!”林鶴心中恐惶。

  “很抱歉林鶴先生,航天員李韻然個人喜好并沒有違反航天規定,相反,過多的個人物質娛樂,才能在枯燥的宇宙深空航行中穩定個人精神狀態。”老媽向林鶴解釋著。

  而林鶴用飯塞著嘴巴,裝作一副什么都不知道的模樣。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