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錯小說網 > 大造化劍主 > 第一千五百九十章 第二重戰場 大危機
  轟!

  界門崩碎潰滅,地面更是被那擎天巨手轟擊得直接塌陷崩裂。

  極其駭人的聲勢震蕩開去,響徹八方四極,更伴隨著一股駭人無比的混亂邪惡威勢如毀滅颶風般的轟向四面八方,如此恐怖的威勢,卻是叫遠處那些悍不畏死的深淵魔物們發自本能的感到恐懼。

  逃!

  這種恐懼源自于生命深處,根植在骨子里。

  旋即,那一只巨手散去,只見界門消失不見,地面上留下一道橫貫千丈的巨大掌印,深刻至極,邊緣更是布滿無數裂痕,閃電般的蔓延開去。

  一雙巨大無比的眼眸隨之出現在高天之上,似貫穿流火凝視而至。

  那一雙眼眸漆黑無比,深邃至極,仿佛吞噬一切,只是一眼,便似看穿一切,當那一雙眼眸浮現的剎那,深淵第二層的所有魔物全部都匍匐在地,瑟瑟發抖。

  三息后,那一雙恐怖至極的眼眸隨之消失不見。

  ……

  跌宕!

  似在強度驚人的激流中奔涌不休,難以自持。

  陳鋒甚至感覺自己要被撕碎。

  那種亂流的威力太過驚人、太過強橫,哪怕陳鋒道力覆蓋全身、劍意領域也凝聚壓縮覆蓋周身,也有一種難以抵御的感覺。

  “徒兒,我將全力爆發破開一條通道,你立刻全力沖出。”

  森羅至尊分身的聲音響起,充滿肅然,旋即,全力爆發,摧枯拉朽般的一擊粉碎一切殺出,如此恐怖的威力讓陳鋒一度窒息。

  威力驚人的亂流在剎那擊破,一道破洞也瞬間被轟出,仿佛通往未知之地。

  “快!”

  森羅至尊分身的聲音再度響起,陳鋒也同時傾力爆發,盡數轉化為極光之力,整個人立刻遁入那一條被師尊分身全力轟出的不知道將會通往哪里的空間通道內。

  只因為界門被摧毀的剎那,一股極其可怕的余波沖擊。

  如此之下,便導致陳鋒墜入虛空亂流內,無法如此前那般順利的回到百族戰場第一重。

  沖!

  沖!

  沖!

  身后的通道在崩碎,恐怖的虛空亂流攜帶著摧毀一切的駭人威勢瘋狂席卷沖擊而來,似乎和陳鋒有仇那般,不將陳鋒絞碎成渣誓不罷休。

  陳鋒沒有理會,只是一鼓作氣的往前沖。

  似乎過去很久,終于,看到一點灰暗光芒,毫不猶豫的沖出。

  盡管前往未知,但此時此刻但凡有絲毫的猶豫,便會被身后狂暴至極的虛空亂流追趕上,再度被卷入其內,以自己的實力根本就難以抵御多少時間,屆時一旦力量耗盡,便會被絞殺成渣。

  沖!

  陳鋒化為一束極光,更蘊含著一股一往無前的鋒銳決然,直接沖入那一道灰暗光芒內。

  闖入!

  沖出!

  身形下墜。

  陳鋒穩住身軀,雙眸內精芒湛湛迅速掃過四周,萬分警惕。

  “這里是……”

  天穹灰暗,鉛云密布,大地蒼茫無垠亦如廢墟。

  一縷縷灰暗氣流交融匯聚成風肆意席卷而過,刺耳的呼嘯聲不絕于耳。

  混亂!

  一種熟悉的感覺。

  陳鋒頓時暗暗松了一口氣,這里……還是百族戰場。

  沒有流落到其他未知地方去,也算是幸運。

  “師尊……師尊……”

  陳鋒連連呼喚,卻沒有任何回應,陳鋒便知道師尊的分身力量耗盡而潰散了。

  看樣子是為了打開那一條虛空通道而耗盡力量。

  雖然是分身,但陳鋒還是莫名的感覺一陣失落,只是,很快便調整過來。

  “開始全力煉制命丹。”

  陳鋒目光橫掃過四面八方,沒有發現什么危險,當即開始煉制命丹,只是沒有人護法,便也不能拋開一切全心全意的煉制,一時間煉制的效率大為下降。

  約莫煉制幾個時辰,成功的煉制出數百顆下品命丹。

  前方,一陣黑風驟然席卷著呼嘯而過,驚人的聲勢瞬間驚動陳鋒,陳鋒凝眸望去,眼瞳在剎那收縮,一陣毛骨悚然之意不由自主從內心深處滋生。

  那哪里是風。

  分明就是飛蟲群。

  陳鋒的修為高超卓絕,六感驚人至極,是以,能一眼便將那些黑色飛蟲的外形看得清清楚楚,飛蟲外形就像是蚊子那般,但有蟑螂那般大小,通體漆黑,身上遍布無數紋路,諸多紋路縱橫交錯,勾勒成一幅幅猙獰鬼臉的模樣。

  每一張鬼臉不僅猙獰,而且好似承受著莫大的痛苦般倍顯凄厲。

  如此帶有鬼臉紋路的黑色飛蟲密密麻麻數不盡,形成一片席卷天地的黑色風暴,陳鋒情不自禁頭皮發麻。

  更離譜的是,那些飛蟲的氣息很強。

  尤其是混合之下所帶來的那種壓迫,讓陳鋒感覺已經超越道種境層次。

  “百族戰場第一重有這等存在?”

  難以言喻的感到頭皮發麻之余,陳鋒的內心更是升起一陣不解之意。

  要說自己在這百族戰場第一重內也算是待了一段時間,來之前,藍師兄也對自己說過諸般百族戰場第一重的信息,但不管是藍師兄所言還是自己見聞,都不曾有過這等黑色飛蟲。

  黑色飛蟲群似也發現陳鋒的存在,瞬間調轉方向,立刻以高速逼近。

  嗡嗡嗡!

  翅膀扇動帶起的嗡鳴之聲無比密集,連成一片,響徹天地之間,震徹八方,其速度更是超乎尋常,甚至陳鋒都感覺那些黑色飛蟲的飛掠速度比此前自己所遭遇過的太魔族太魔戰之流都要快上不少。

  造化神眸開啟,瞬間凝視而去。

  精氣神迅速消耗,陳鋒腦海當中仿佛不斷閃掠過諸般信息片段。

  一息!

  只是一息時間陳鋒便知曉那黑色飛蟲是何物。

  鬼面飛蚊!

  甚至陳鋒不僅得知其名稱,更是知曉更多信息。

  鬼面飛蚊,屬于道果境層次的可怕存在,不過單獨的鬼面飛蚊卻是那種最弱的道果級,只因為身軀小力量少,單打獨斗的話,都不見得是太魔橫山這等魔種境的對手。

  但,鬼面飛蚊最可怕的是它們數量眾多,密密麻麻鋪天蓋地如風暴肆虐。

  當形成一定數量時,鬼面飛蚊對于諸多道果境都有著極大的威脅。

  得到這些信息之后,陳鋒一度是懵的。

  道果境!

  百族戰場分為三重,每一重對應一個境界。

  那么……誰能告訴我百族戰場第一重為何會出現道果境的鬼面飛蚊?

  下一瞬,陳鋒腦門一顫,想到另外一個可能。

  這里……可能不是百族戰場第一重,而是……第二重。

  一念及此,陳鋒有一種難以言的感覺。

  頭皮發麻之余卻又從內心深處升起一陣難以言喻的激動之意。

  顫栗!

  因為激動而顫栗。

  百族戰場第二重!

  那是屬于道果境的層次,而第一重則是屬于道種境的層次,但事實上以自己現在的細微、實力,在百族戰場第一重就是橫行無忌所向披靡的無敵存在,除了那些神主、魔主乃至至尊分身外,誰能抵御現在的自己一劍?

  誰也不能!

  說實話,在百族戰場第一重陳鋒還是覺得有些寂寞的。

  當然,想法很矛盾。

  現在也很矛盾。

  一則是意外巧合進入百族戰場第二重,自己所遭遇的危險都超越道種境,達到道果境層次,對于自己這樣的道種境而言無疑極其兇險,稍微不慎就真可能身隕于此。

  二則是自己實力冠絕道種境,甚至有自信硬憾道果境,來百族戰場第二重未嘗不是一個絕佳的磨礪機會。

  只是在這里,死亡危機遠勝于百族戰場第一重。

  死亡如風常伴吾身!

  陳鋒暗暗說道。

  幾道念頭紛紛閃過,陳鋒目光凝視著以驚人速度疾掠而來的鬼面飛蚊群,眼底精芒閃爍不休。

  危機!

  從那密密麻麻不知道有多少數量的鬼面飛蚊群彌漫而來,讓陳鋒身心皆顫。

  不是害怕,而是興奮。

  “今日……我便來會一會道果境……”

  自言自語說道,言語落下,陳鋒的眼眸凝聚,一身劍意也隨之凝練到極致。

  霎時,劍意領域直接釋放而出,強橫至極的劍威彌漫,瞬間鎮落。

  那一群如黑色風暴般疾掠殺至的鬼面飛蚊也同樣進入陳鋒劍意領域的范圍內,被劍威所覆蓋,只是,陳鋒能感覺到,自己釋放十萬米范圍的劍意領域對鬼面飛蚊的壓制十分有限。

  甚至可以說是等于無。

  畢竟鬼面飛蚊乃是超越道種境層次的道果境,哪怕是屬于道果境層次最為墊底,甚至一些強大的道種境都可以與之交鋒,但道果境就是道果境,層次不同。

  不過,當陳鋒將劍意領域不斷壓縮凝練時,開始逐步影響到鬼面飛蚊。

  當陳鋒將十萬米的劍意領域壓制到千米范圍時,其內的空間近乎凝固,鬼面飛蚊在其中速度也隨之下降,約莫下降三成左右,只是下降的同時,它們也不斷扇動翅膀激發自身力量,反抗劍意領域的壓迫。

  如此一來,便也給陳鋒帶來不小的負擔。

  壓制劍意領域本身會給自己帶來負荷,只是不算多請,但此時此刻陳鋒卻感覺那般負荷劇增十倍不止,以至于只能壓縮凝聚到千米范圍。

  速度銳減三成,也算是極為明顯。

  但想要將鬼面飛蚊直接如此前的深淵魔物般鎮殺,卻是難以做到。

  劍氣凝聚!

  霎時,一百道劍氣凝若實質般彌漫出驚人至極的劍威,紛紛朝著鬼面飛蚊殺去。

  盡管這劍氣并不能達到陳鋒全力,但其威力卻也極其強橫,至少不遜色于陳鋒此前第十一鎖巔峰修為的層次,如太魔橫山、天古斗那等層次的強者,也難以抵御住一道劍氣之威。

  但,當劍氣落在鬼面飛蚊身上時,陳鋒卻感到驚訝。

  盡管這鬼面飛蚊是最弱的最墊底的道果境,是那種強大道種境都可以與之硬憾一二的那種道果境弱雞,但,其身軀卻異常的堅韌,劍氣竟然無法直接將其身軀破開。

  如此便讓陳鋒驚訝不已。

  但驚訝歸驚訝,劍氣之威非比尋常,卻還是將其破開,直接貫穿。

  一百道劍氣便在剎那將一百只鬼面飛蚊的身軀擊破,陳鋒立刻將鬼面飛蚊的尸身收入造化小天地之內,好歹也是道果境層次的生命,正好拿來煉制命丹。

  但一百只鬼面飛蚊對于那龐大的群體而言根本不算什么。

  微不足道!

  余下的鬼面飛蚊卻也似被激怒般,翅膀狂扇,拼命的要沖殺向陳鋒,將陳鋒一身血肉吸干,但在劍意領域的鎮壓之下,它們的速度受到明顯限制。

  陳鋒面色肅然,駕馭一百道劍氣連連出擊。

  殺殺殺!

  當鬼面飛蚊殺至陳鋒周身時,已經被陳鋒劍氣擊殺數千之多,明顯變少不少,陳鋒劍意領域所承受的負荷也隨之銳減。

  拔劍!

  造化神劍輕輕一顫,劍威彌漫之間,頓時攜帶著陳鋒一身強橫至極的道力和劍意,一劍殺出,便有呼嘯之聲響起。

  那是風災一劍!

  無數劍氣凝聚于其中,化為風暴席卷而去。

  如此威力,便勝過那劍意領域內凝聚的劍氣,強橫至極,完全一副超越道種境的威勢。

  風災所過,呼嘯一切,無可抵御般。

  霎時,余下的鬼面飛蚊紛紛被覆蓋,無數劍氣絞殺而去,哪怕是鬼面飛蚊的身軀強韌,卻也無法抵御住風災一劍內所蘊含的驚人至極的劍氣之威。

  一縷劍氣破不開,那就兩縷,兩縷破不開便是三縷。

  如此驚人的劍氣之下,絕殺一切。

  不過短短一息都不到的剎那,過半鬼面飛蚊盡數被貫穿、撕裂,紛紛墜落。

  但還未曾墜地,卻紛紛消失不見,卻是被陳鋒收入造化小天地內。

  殺殺殺!

  陳鋒頓時感覺十分暢快。

  在深淵第一層、第二層內,那些深淵魔物雖然悍不畏死也十分兇殘,但終歸是實力有限,不說全力出手,就算只是拿出一成實力,也可以將它們輕易擊殺,那般戰斗終究不爽。

  但現在不一樣。

  鬼面飛蚊雖然是屬于道果境墊底層次的弱雞,但其本質不凡,想要將其擊殺,無疑要動用更多的力量,雖然消耗加劇,但那種感覺卻又十分痛快。

  有一種近乎酣暢淋漓的感覺。

  唯獨有一點很惋惜的是,鬼面飛蚊的實力還是比較弱,哪怕數量一多威脅甚大,但陳鋒有劍意領域的壓制,又能凝聚劍氣遠距離擊殺,不斷削弱鬼面飛蚊的數量,削弱其威脅。

  再加上陳鋒一身修為雖然是道種境,但破開十二條道鎖的實力真的是強橫至極。

  不過半刻鐘,數萬鬼面飛蚊盡數被屠絕。

  可惜此地不是殺戮之地,也不是深淵,無法得到生命精氣,要不然便可以讓自己的造化劍體強度明顯提升,但退一步而言,如此多的鬼面飛蚊尸身,當可以煉制出一些命丹,而且有可能還是中品級的命丹。

  一念及此,陳鋒不由露出笑意。

  吞噬提煉萃取出精純的混沌元力來恢復自身的道力消耗,不多時便恢復到鼎盛時期,陳鋒便開始嘗試以鬼面飛蚊的尸身來煉制成命丹。

  一煉制,陳鋒便感覺到其中的差別。

  或者說是難度,直接是煉制那些深淵魔物的數倍不止,煉制效率更低,陳鋒卻不在意,畢竟中品命丹等于道果境層次,比下品命丹煉制更難也是在情理之中。

  相反,陳鋒更期待中品命丹的效果。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