還記得大哥走前說的話嗎?”慕玉商語氣嚴肅。

幾個舅舅對視一眼,想到了慕靈鳩母親的慘狀,當即決定,帶慕靈鳩去白婆那邊好好教育教育!

第二天一早慕靈鳩被送到了白婆處,聽白婆講了不少女子被負心漢拋棄發賣的故事。

有的故事實在是很慘,慕靈鳩聽得眼眶都紅了。

見慕靈鳩有感,白婆趁此機會道:

“所以啊,當世的女子最好是獨立一人,不要想著尋個夫婿。男人護不了你,特別是你這樣有家產的,養個男寵倒是可以,走心不可以!”

“是的,很有道理。”慕靈鳩鄭重點頭。

白婆見慕靈鳩這么給面子耐心聽她講課,心中對慕靈鳩的評價也蹭蹭上升,對她也越發喜愛。

還沒有人能像慕靈鳩一樣如此認真聽她講故事!

從白婆處離開已經是下午,幾個舅舅坐著獸車接慕靈鳩回去。

“鳩兒,你在白婆那里學到了什么?”慕玉商問。

“不能相信男人。”慕靈鳩道。

“對對對。”幾個舅舅十分欣慰。

舅舅們見有效果,一連幾日送慕靈鳩去聽課,此時慕靈鳩已經一張厭世臉,看公狗都有點不太順眼。

也是幾日后,宮里特意給慕靈鳩送了幾天之后的楚都狩獵場邀請函。

來的公公排場很大,神色倨傲,帶著壓迫。

“此邀請函乃是陛下思及已故的將軍特意留給慕小姐的,還請慕小姐不要寒了陛下的一番用心。”

這話聽起來像是關心,實則是警告,警告慕靈鳩一定要去。

然則,整個楚國都知道慕靈鳩廢掉了,并不知道她早已恢復,又怎么能參加狩獵呢?

這不明擺著讓慕靈鳩去送死嗎?

楚皇想要殺慕靈鳩的心思已經快要溢出來了。

慕玉風向前一步,冷聲道:

“告訴陛下,好意心領了,但是我們家鳩兒身體不適,就不去了。”

那太監當即冷了臉,“慕小姐這是要抗旨不尊?”

慕玉風手放在刀上,眼看著要動手。

“我去。”慕靈鳩接過邀請函。

太監這才皮笑肉不笑地道:“慕小姐是個聰明人。”

說完,他便囂張地帶著宮里面的一行人離開了。

待到人全部離去,幾個舅舅已經氣得不行了。

“楚皇倒是一如既往的小人。”慕玉商咬著牙,握在手中的折扇咯吱作響。

“他向來如此,否則爹怎會在他登基后就退出官場。只有咱們家傻妹妹,被忽悠著去給他沖鋒陷陣。”慕玉止柔和的臉上卻冷意森森。

“不過……”慕玉商皺著眉頭,“楚皇知道六妹在朝中還有些同僚朋友,不好直接下手,只能暗中使手段。這些日子要小心些了。”

“那狩獵之爭兇險無比,還是我去暗中保護鳩兒吧。”慕玉風道。

“別忘了,狩獵之爭限制年齡,你進不去。”慕玉商提醒。

慕玉止,“……”

慕靈鳩倒是不擔心,“既然年齡限制,那么其他年齡超過三十歲的修士都進不去,三十歲以下的修士想必修為也高不到哪里去。舅舅們不用擔心,我會照顧好自己。”

這點幾個舅舅倒是認同,因為在楚國三十歲內能上大靈師的修士都少有。

慕靈鳩原本也是打算帶著獸部成員去參與狩獵的,這也算是她重生之后的第一戰。

慕靈鳩接下來幾天都在修行,由于修行資源充沛慕靈鳩輕松將修為提升至靈師第六重,隨后去獸部安排好了同行隊友的行動目標。

慕靈凰為了完成天賦殿的任務,這段時間也一心撲在修行上,在狩獵賽的前夕修為突破到了靈師五重實力。

慕靈凰的突破讓皇家也籠上了一層喜色,她是繼慕錦衣之后第一個十八歲就突破靈石五重境界的。

入天賦殿基本上是板上釘釘的事,未來更可能入九州強大的宗門!

因此不少人都在巴結二皇子府,一時間二皇子府風頭無兩。

二月初五,狩獵賽開啟之日。

楚皇親自來到了落日山脈開啟禁制,但凡三十歲以下的青少年都可以進入落日山脈尋求機緣,獵殺妖獸。

二皇子和慕靈凰身邊跟著一大堆的楚國大家族子弟,他們儼然成為了眾人焦點。

大皇子那邊也有幾個官家子弟,但人數與二皇子那邊比起來差了不是一星半點。

很明顯,大部分人都認為二皇子更有潛力成為楚國未來帝王。

淑嫻皇貴妃見此對旁邊的楚皇道:

“我們家珩兒真是越來越得人心了。”

楚皇點了點頭,也滿是欣慰。他對二皇子是充滿期待的,畢竟是最喜歡的皇貴妃所出。

皇貴妃趁此機會道:“陛下,凰兒這次狩獵之后也能順利入天賦殿,我們是不是應該為他們的未來考慮了。”

這是在提醒楚皇盡快立儲。

楚皇心中也是更偏向二皇子的,他安撫地拍了拍皇貴妃的手。

“你放心,這次狩獵之后,本皇會論功行賞。”

皇貴妃勾唇一笑,得意地看了一眼皇后。

旁邊的皇后聽到兩人談話,并沒有半分的神色異常,似是聽不懂兩人的言下之意。

她只目光落在不遠處的大皇子身上,吩咐身邊的丫鬟道:

“告訴白兒不可因功冒進,就算是沒有獵殺到什么也沒關系。”

旁邊皇貴妃嬌笑出聲,“對呀,大皇子天賦平平,獵殺不到也無妨,還是保命要緊。”

皇后沒多說什么,只笑著吃了口丫鬟盤子中的梨花酥,“皇貴妃要吃嗎?本宮賜你一點。”

皇貴妃臉色一變,皮笑肉不笑,“臣妾就不吃了。”

皇后嘖了一聲,目光看向遠處,笑著道:“那不是慕小姐嗎?皇上怎么邀請她來了?”

楚皇沉著眸子,并未回答皇后的話,看向慕靈鳩的眼神帶著冷肅殺意。

慕靈鳩的存在是二皇子的污點,也是皇家的污點,抹殺掉自然是最好不過。

慕靈鳩穿著一身玄衣,面色清冷,令不少人側目。

見到是她,又議論紛紛。

“她來干什么?她都廢了。”

“來找死吧?”

“昔日也是天才,但現在有些自不量力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