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錯小說網 > 霍清漪就是顧禎闐的藥 > 第869章
    []

    第869章

    戰北寒幽沉的眼眸一亮,立刻問道:“怎么解?”

    “我先開個方子,你讓人去煎藥,可以暫時緩解毒素蔓延。”

    蕭令月道:“解毒的過程會比較慢,大概需要三到五天的時間,需要的藥材也不少翊王府應該有備用的藥材庫存吧?”

    “有。”戰北寒果斷道,“你需要什么藥材,本王直接讓人給你送來。”

    意思就是,管夠。

    蕭令月莞爾一笑:“這樣最好,省事了。”

    戰北寒叫人送來紙筆。

    臥房里就有現成的書桌,蕭令月執筆蘸墨,幾乎不需要考慮,便迅速寫下了一長串的藥材。

    戰北寒不懂醫理,看著她寫方子也認不出來。

    不過,太醫就守在外面,他們雖然解不了毒,但藥方總是能看懂的。

    戰北寒不擔心這個。

    得知夜一的毒可以解,戰北寒嘴上不說什么,心里卻松了口氣,那種壓抑的戾氣和焦躁也緩和不少,還有閑心抱著手臂站在一旁,看著蕭令月寫藥方。

    她寫字的姿勢很好看。

    一看就是從小練過的,腰背筆直,手腕微抬。

    握著紫毫筆的手指瑩白,筆尖滑動之間,從手腕到肩膀都穩定得不可思議。

    戰北寒看著她筆尖落下一個個漂亮的字體,目光從她的手指,順著手臂,漸漸轉移到她臉上,眼神倏地幽深。

    他不經意道:“你練過字?”

    蕭令月正專心寫方子,聞言順口應了句:“是啊。”

    “練過幾年?”

    “不記得了,五歲開始練的,大概有十”

    蕭令月順口說到一半,忽然筆勢一僵,一滴墨汁落到紙面上,留下一團墨漬。

    戰北寒仿若沒發現,繼續道:“十年嗎?能寫成這樣,看來是有人精心教過你,寫字的儀態很漂亮。”

    他好像只是隨口夸獎一句,蕭令月的眼皮卻微微抽跳起來。

    她練字十年不假,但卻不是這一世,而是上一世衛少容的時候。

    她五歲逃出衛家,同年被慕容曄撿到,養在他身邊。

    慕容曄當時也才七歲,還在讀書,他也不知道哪來的興致,得知她不會寫字后,竟興致勃勃的說要教她。

    這一教就是好幾年。

    蕭令月從學握筆開始,坐姿、儀態,都是慕容曄親手教會的。

    甚至就連她一開始練習的字體,都是和慕容曄一模一樣,直到后來長大了,慕容曄成為南燕太子后,蕭令月為了避嫌,才重新換了別的字體。

    戰北寒突然說這個話

    是什么意思?

    蕭令月斂下眸,繼續寫剩下的藥方,語氣平淡地道:“只是隨便練練而已,沒人教過,多謝殿下夸獎了。”

    戰北寒道:“本王不這么覺得。”

    蕭令月沒說話。

    男人意味不明地道:“看你寫字的樣子,倒讓本王想起來,年幼時在御書房練字的時候了。”

    皇家是最講究禮儀的地方。

    常言道,字如其人。

    作為皇家子孫,練出一手漂亮的字,幾乎是硬性要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