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錯小說網 > 驚!天降老公竟是首富 > 第550章
    這話聽的喬南莫名其妙。什么車?她正在思索的時候,就見蘇珊珊開了口:“當時一門心思都是你,人在極端的情況下,肯定能迸發出更大的力氣呀”這話說的許池聘非常感動。他想要握住蘇珊珊的手,感嘆一句,可伸出了手才發現自己手上全是東西。許池聘只能泱泱的收回了手,拎著東西一起進入了婚紗店。……另一邊,許南歌也來到了司徒琛在京都臨時居住的地方。說是臨時居住,可是這里竟然是一個莊園,裝修俱全,一看就是長期有人打理的。再通過門口處管家的模樣,能看出來這應該就是司徒家。許南歌和管家正在往前走的時候,司徒琛和司徒南音已經快步迎接出來。兩人出門的時候,司徒琛的臉上還掛著笑:“她肯來看我,肯定是對我有一絲絲好感。”司徒南音翻了個白眼:“你想多了,我覺得她對我都比對你感興趣。”司徒琛:“……怎么可能,她可不喜歡女人!”司徒南音又道:“可是我怎么感覺,她好像是為表姐來的?她來之前不是先問了表姐在不在嗎?”司徒琛:“那是她懂禮貌,知道我是為了避開這個聯姻,所以才特意選她在的時候來……”司徒南音:“……”兩人說著話,迎接出去,一眼就看到了許南歌……和她身邊的霍北宴。司徒琛臉上高興的神色頓時僵住了。他抽了抽嘴角,然后上前一步,對許南歌伸出了手:“許小姐,歡迎歡迎!”許南歌下意識客氣的要去握手,霍北宴卻驀地上前一步,攔在了她的面前,直接握住了司徒琛的手:“司徒先生,不請自來,希望別介意。我今天只是……許小姐的司機。”他說完這句話,還特意看了許南歌一眼。許南歌:“……”這家伙宣誓主權也太快了。她就看向了司徒南音。司徒南音立刻挽住了她的胳膊,“南格姐姐,你來了!快點進來對了……”司徒南音詢問了一下:“許池遠沒來嗎?”許南歌就開了口:“他還在上大學,今天有課。”司徒南音就“哦”了一句,接著狀似無意的詢問道:“他在哪兒上大學啊?”“清北大學。”司徒南音眼睛一亮:“這么厲害嗎?他是自己考進去的?還是家里給用了點力”許南歌就開了口:“自己考的。”許家的孩子們訓練模式都和別家不太一樣,至少許三爺不是慣孩子的。家里幾個人,想出國出國,想在國內高考就在國內高考,但無論在哪兒,都嚴格遵守著當地的規矩。許池遠別看外面傻乎乎的,容易被騙,那是因為他有個科研腦,腦子全部放在化學上了,對人際關系交往很不在行。司徒南音眼睛明顯更亮了一些:“也就是說,他智商很高啦?”“還行。”司徒南音卻偷摸摸的笑了:“這樣好,這樣以后的孩子智商高……”許南歌:??不是,你們那天晚上只是吃了頓飯吧?沒有干別的吧?這怎么就孩子了??她遲疑的看了司徒南音一眼,見她一臉饜足的表情,忽然間感覺身上的擔子重了重。是不是要找時間,和許池遠聊一聊?男孩子在外,也是要保護好自己的!這個念頭一出,許南歌自己都愣了愣。她其實從來都不是事兒多的人,今天下意識關心許池遠,這是將他真的當成弟弟了……她垂下了眸,跟著兩人進入了客廳中。剛進門,就看到一位六七十歲的老人坐在沙發上,他滿頭白發,背脊卻挺得筆直,臉上皺眉不多,依稀能看出來年輕時俊美的樣子。在他身側,則坐著一個女孩子。許南歌的視線落在她身上,那女孩子長相偏歐美風,十分美艷大氣,深邃的雙眼皮在看到許南歌后充滿了打量。她的視線死死落在許南歌身上,充滿了敵意和警惕。不用人介紹,許南歌就知道,這位肯定是司徒琛的表妹,司徒南音的表姐,南微。南家人。換句話說,她或許就是狐貍!許南歌抽回視線,看向了司徒老爺子,就見老爺子板著臉,也在打量著她,等到她走近了以后,許南歌正要開口喊一聲,就聽老爺子開了口:“許南格?”許南歌微微一愣,點頭。老爺子直接垂下了眸:“你要嫁給我孫子嗎?”司徒琛臉色瞬間漲紅,立刻開了口:“爺爺,你亂說什么呢?許小姐今天就是來拜訪一下。”老爺子卻沒有理會他,仍舊盯著許南歌看著:“你要嫁給我孫子嗎?”老爺子的面容很執著,帶著讓人不解的理直氣壯,可卻讓許南歌感受到了一絲的痛快。這人好像不是繞彎子的人。他有話就直接說了。許南歌又看向了霍北宴,本來以為這個男人肯定又要宣誓主權了,可此時此刻,他竟然忽然沉默下來。許南歌不解。霍北宴卻瞥了她一眼,眼神里帶著讓她自己做主的意思。許南歌頓時明白了。霍北宴也看出來了這個老人不喜歡兜圈子,所以不想替她做決定了。母親南靖書還在南家,如果不盡快完成任務,回到南家,那么母親性命是否能保證一直安全?最快按完成任務的辦法,就是聯姻。許南歌垂下了眸,直接開了口:“不是。”老爺子就立刻道:“那你來這里干什么?”許南歌瞥了一眼旁邊坐著的南微,就見她冷笑了一下:“南格,老爺子知道南家。所以你不用兜圈子了,直接說就好。”南家!許南歌瞳孔立刻放大,沒想到南微就這么承認了她自己的身份!她眉眼冷冽的看向南微,想到自己身邊人多次發生的意外,眼底迸射出一抹狠厲。她冷笑了一下,還沒說話,司徒南音就開了口:“南微表姐,你這個人這么急性子干什么?我知道你們南家要和我們家聯姻,這根許小姐也沒關系啊。不過我覺得,你也不喜歡我哥,聯姻真的挺沒意思的,我們找個自己喜歡的不好嗎?”“不好。”南微直接回答:“我來華夏的目的,就是為了嫁給你哥。”司徒南音:“可是我哥不喜歡你啊!”“沒關系,可以婚后慢慢培養。”“那我哥一輩子都不喜歡你呢?”“那就培養一輩子。”“……”司徒南音都無語了:“你怎么這么固執啊?我哥真的不喜歡你,他有喜歡的人了……”南微看向了許南歌:“那就是南格的問題了,你到底是嫁給司徒琛,還是霍北宴?”說完,南微視線落在霍北宴身上:“霍先生是吧?你又肯放手,讓她嫁給司徒琛?”霍北宴抿唇,沒說話。倒是老爺子聽到這話看向了霍北宴,眉頭微微蹙起,倒是也沒說什么,就轉移了視線。司徒琛直接開了口:“南微,今天許小姐只是來做客,你別在這里說這些有的沒的!”他這話剛落下,司徒老爺子卻說道:“琛兒,你說你有喜歡的人,我可以成全你。所以才有了今天的這次會面。”司徒老爺子直接看向了許南歌:“既然我孫子喜歡你,我就問你一句,你要不要嫁給我孫子。”許南歌無奈的道:“老爺子,我今天來是想要談一談看看,我們兩家有沒有什么合作的可能性。”“沒有可能,我司徒家從來都是獨立的,不會和任何企業合作。”司徒老爺子直接拒絕了她的話,接著緩緩道:“我就問你一句話,你到底嫁不嫁給我孫子?我要在你們南家選一個女孩子做兒媳婦,選誰對我來說都一樣。你不嫁,那我就明天就給南微和司徒琛辦訂婚宴!只要你不后悔就行。”許南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