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錯小說網 > 氪金養到真權臣后她被反撩了蘇錦時沈拾瑯 > 第34章:公子可是中了解元!

  不過蘇錦時看沈拾瑯一點兒都不緊張擔心的樣子,對這次考試的結果很有信心。

  按沈拾瑯的說法,他要是考不中,那定有舞弊。

  蘇錦時被沈拾瑯的態度感染,也不怎么擔心了。

  于是時間更快地來到了放榜日這天。

  魏夫人早早地便帶著魏鑒明和魏如嫣去等著,免得去的晚了人太多,擠都擠不進去。

  蘇錦時也跟著沈拾瑯去了放榜處。

  沈拾瑯看著瘦削,卻因練武,脫衣有肉。

  去的時候已經有不少人了,但沈拾瑯還是順利的擠到了最前面。

  魏夫人派家丁在前頭開路,擠出了一些地方,讓魏夫人、魏鑒明和魏如嫣站好。

  家丁又在他們周圍站著防止有別人擠他們。

  因魏鑒明很有信心,說自己考得好,成績就算不是特別靠前,也應在中上的。

  所以魏夫人和魏如嫣便從頭開始看。

  誰知剛剛看到第一個名字,二人便愣住了。

  “不可能!”魏鑒明失聲大叫,周圍的人全都驚訝的看了過來。

  “看什么看!”魏鑒明煩躁且囂張的對看過來的眾人說。

  眾人“嘁”了一聲,翻了個白眼懶得看他,繼續盯著榜找自己的名字。

  “是不是有重名的?”魏鑒明咬牙切齒地說,“定然是有重名的,那窩囊廢怎么可能考中解元!”

  “娘……”魏如嫣抱著魏夫人的胳膊,“這……這個解元,是那個沈拾瑯嗎?”

  魏夫人緊緊地抿著唇,深呼吸了好幾下,才勉強開口,“我未曾聽說城內還有別人叫沈拾瑯。”

  “難道……難道那個廢物真考中了解元不成?”魏如嫣不敢相信的說。

  魏鑒明四處張望,想要找到沈拾瑯。

  他今日肯定也要來看榜的。

  卻聽到魏夫人說:“先看看你二哥在不在。”

  “對對。”魏如嫣點頭,“還得看看二哥的。”

  剛剛看到第一名竟是沈拾瑯,給她的沖擊太大,都把魏鑒明給忘了。

  就連魏鑒明自己都忘了還要看自己的名字。

  魏鑒明深吸一口氣,從上往下看。

  但不論他在什么名次,都已經無所謂了。

  反正是不可能超過沈拾瑯的。

  一想到這,魏鑒明便黑了臉。

  尤其是想到之前他還對沈拾瑯說過,沈拾瑯肯定考不過他。

  現在只覺得臉真疼!

  “看到了,我看到二哥的名字了。”魏如嫣搖晃魏夫人的胳膊,指著榜,“在那兒,中間的位置。”

  魏夫人一看,還真有魏鑒明的名字,便笑著對魏鑒明說:“鑒明,你考中了!只待明年春闈了!”

  可魏鑒明此時卻沒有絲毫中舉的喜悅,只麻木恍惚的聽到魏如嫣也說:“二哥,你如今也是舉人老爺了。”

  原本他即便是考在中間的名次,也是值得慶祝的事情。

  單單是在這一關落榜的考生便不知凡幾。

  就在此刻,已經有許多考生落寞的退出人群了。

  還有人直接崩了心態,現場發瘋,“又沒中!還是沒中!啊!怎會如此,怎會如此!”

  更有頭發花白的考生直接蹲下抱頭痛哭。

  可是魏鑒明根本不在意這些,他轉頭去找沈拾瑯的身影。

  同時聽周圍不斷的有人問:“沈拾瑯是誰啊?”

  “不知是誰家的,竟是中了解元,真厲害啊。”

  魏鑒明終于看見了沈拾瑯,他煩躁的扒開人群朝沈拾瑯那邊移動。

  可他人還沒到,沈拾瑯因為已經看到了榜上魏鑒明的名字在何處,先一步退出人群了。

  魏鑒明:“!!!”

  “鑒明!”魏夫人隔著人群叫他,“你去哪兒?”

  魏鑒明目光追隨沈拾瑯的身影,也往人群外走。

  往外走比往里擠要輕松多了,饒是如此,待魏鑒明擠出來,衣服也多了凌亂。

  “沈拾瑯!”魏鑒明嚎了這一嗓子,雖然把沈拾瑯嚎停下了,但也吸引了周圍許多人。

  聽到沈拾瑯三個字,眾人紛紛看過來,都想看看這次的解元究竟是誰。

  沈拾瑯頓了一下便覺不好,都沒敢回頭,直接大步往前走。

  魏鑒明更加氣憤,直接追了上去,“沈拾瑯,你敢無視我!”

  沈拾瑯回頭看了眼越來越近的魏鑒明,再看正蜂擁而來的其余人,低咒了一聲,“白癡!”

  便趕緊發足狂奔。

  追他的人雖多,卻沒有沈拾瑯的腳程快。

  沈拾瑯先一步到達魏府,便見岳掌柜正在魏府門口等著。

  “沈公子!”見到沈拾瑯回來,岳掌柜驚喜又期待的叫道。

  沈拾瑯來不及多說,趕忙拉著岳掌柜進門。

  “公子?怎么了?”岳掌柜不解道。

  “魏鑒明當眾叫我的名字,惹得許多人都來追逐。”沈拾瑯見府門緊閉,這才停下來,松了一口氣。

  “他們為何……”追逐?

  話未說完,岳掌柜便反應了過來,驚喜道:“公子可是中了解元!”

  沈拾瑯朝岳掌柜拱手道謝,“還要多謝岳掌柜的照顧。”

  岳掌柜趕忙避開沈拾瑯的禮,朝沈拾瑯躬身,“小人可不敢居功,只是小小的心力,又怎敵的過公子經年的努力。”

  “如此喜事,公子可跟將軍說過了?”岳掌柜忙問。

  “還未來得及。”沈拾瑯道。

  “也對,是小人心急了。”岳掌柜點點頭,“那小人這便派人去跟將軍說!”

  魏鑒明微微冷靜下來,加上去追沈拾瑯的人實在是太多了,魏鑒明停下腳步,終于還是跟魏夫人和魏如嫣一起回來了。

  本來中舉是好事,可這份喜悅卻全然被沈拾瑯得中解元給沖的一干二凈了。

  馬車中的氣氛不算好,空氣中都帶著黑壓壓的沉寂。

  魏如嫣打破沉默,開口道:“那沈拾瑯,可真是騙的我們好苦。”

  “如今看來,還不知道他還騙了我們多少。原先以為他文不成武不就,沒想到武藝出眾,現在還中了解元。”魏如嫣氣的咬緊牙關,“在府中低調隱瞞這么多年,便是被打了都不還手,他可真能忍啊!”

  魏夫人皺眉道:“那么之前的考試,他是故意藏拙了?以他能中解元的水平,之前不會只拿到一個中游的名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