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錯小說網 > 氪金養到真權臣后她被反撩了蘇錦時沈拾瑯 > 第35章:這杯,我敬你們

  “肯定是了。”魏如嫣冷笑一聲,“二哥藏拙,沒想到他也藏拙。”

  “他藏拙是想干什么?怕我們知道他會武,怕我們知道他學問好,他想干什么呀?”魏如嫣道,“防著誰呢?”

  “自然是防著我了。”魏鑒明咬牙切齒地說,“怕我埋頭苦學超過他,所以隱瞞自己會武的事情,怕我知道了也習武。又在功課上藏拙,讓我以為他學的并不好,讓我輕敵。”

  “好!好得很吶!”魏鑒明自我感覺很是良好,還把自己氣的夠嗆。

  魏夫人一言難盡的看了魏鑒明一眼。

  雖然沒有證據,但她覺得沈拾瑯應是從未將魏鑒明當過對手的。

  說起來自然令她心塞,但她瞧沈拾瑯,是不怎么瞧得上魏鑒明。

  “怕也是為了防我。”魏夫人還給魏鑒明留了面子的,“他怕是知曉我對他不待見,怕我給他使絆子,讓他無法參加科舉。所以這些年一直隱忍,讓我以為他確實無能,所以從未將他看在眼中,任其發展。”

  魏夫人氣的冷笑,“我也的確是被他騙了,真當他是什么無能之輩,沒在意他。覺得他就算考中,也是一般,不會受重用。真是沒想到啊,好一個沈拾瑯!”

  魏鑒明陰沉著臉,他決不能放過沈拾瑯。

  若直接弄掉沈拾瑯的手腳,斷了他的科舉之路,他看沈拾瑯還拿什么跟他比!

  馬車慢悠悠的停在魏家大門前。

  眾人下了車,進府中,府里早就準備好慶祝的下人,全都喜氣洋洋。

  雖然名次不算很高,但畢竟是中了,魏夫人也著人張羅起慶祝。

  魏夫人正選著晚上的菜單,忽聽下人匆匆忙忙的進來稟報,“夫人,將軍回來了!”

  魏夫人愣了一下,隨即想到魏兆先應是收到消息回來的。

  “鑒明可去迎了?”魏夫人忙問。

  下人小心翼翼的垂下頭,支支吾吾道:“將軍他……他先去了沈公子的院子。”

  “啪!”魏夫人將菜單用力的拍到桌上,“又是沈拾瑯!他干脆只要沈拾瑯這一個兒子算了!”

  屋中下人都抖了一下。

  魏夫人這說的是什么話。

  什么叫只要沈拾瑯這一個兒子?

  沈拾瑯難道是……

  眾人不敢多想。

  魏兆先一臉喜氣,大步流星的進了沈拾瑯的小院,高聲叫道:“拾瑯!哈哈哈哈哈哈!”

  沈拾瑯忙從屋中走出,笑著在魏兆先的面前站定,“將軍,拾瑯并未讓您失望。”

  “好!好,好!”魏兆先握住沈拾瑯的肩膀,待沈拾瑯再抬頭時,看見魏兆先老淚縱橫。

  “將軍……”

  “我知你定要為沈家一族報仇的,這次得中解元,明年的會試,名次也定然不低。”魏兆先紅著眼睛說,“但不論如何,都要保全自己。你知道你要面對的是什么,一切小心。只要你還活著,沈家就還有希望。”

  “我知道。”沈拾瑯低聲說,“我是護衛們拼死送來,是我祖父祖母拼死護著,是您賭上全族性命救下的。我不會讓這些犧牲都白費。”

  聽他這么說,魏兆先欣慰的點點頭。

  “我今日回來,好好為你慶祝一下!”魏兆先道。

  沈拾瑯微微一笑,道:“我聽說魏夫人正在準備晚上的宴席,為魏鑒明慶祝他中舉。將軍今日回來,晚上還是去一起慶祝為好。”

  “你不去?”魏兆先問道。

  “我去了,大家都不自在,我也不自在,魏夫人和魏鑒明也不自在。”既然之前的事情都捅破了,沈拾瑯也不打算隱瞞,直言道,“我已經托岳掌柜去酒樓給我訂了一些酒菜,晚上送來,我便在這小院自飲自酌一番。”

  沈拾瑯望向京城的方向,“縱使家人不在,我想他們亦能看到我今日吧。”

  魏兆先知道,沈拾瑯今晚也想自己一個人,也想同沈家人慶祝一番。

  “我明白了。”魏兆先點頭,“雖我不能來與你慶祝,但酒菜需得由我來準備,總要讓我做些什么吧。”

  沈拾瑯朝魏兆先彎腰行禮,“將軍為我做的已經很多了。不過今晚我慶祝的酒菜,還要多謝將軍了。”

  本以為沈拾瑯要拒絕,可聽到他后面一句,魏兆先又高興的笑了起來。

  魏兆先明白,沈拾瑯除了今晚有慰藉沈家亡魂的想法之外,也是不想與魏夫人他們再起矛盾。

  若今晚魏兆先過來,哪怕是在魏夫人那兒參加完宴席再過來,魏夫人怕是都要氣夠嗆。

  出了沈拾瑯的院子,岳掌柜正在門口等著。

  魏兆先邊走邊說:“你去匯珍樓訂一桌好菜,讓他們送來拾瑯的院子,都要他們家的招牌菜,賬記在我身上,無需走府中公賬。”

  “是。”岳掌柜跟在魏兆先的身后說。

  “明日寧管家便來了,你再辛苦幾日帶他熟悉一下府中事宜,就回西北商號去吧。”魏兆先道,“這些日子,你做得很好。”

  “是。”

  下午,程知府派人送了帖子來,一張給沈拾瑯,一張給魏鑒明。

  是邀請他們參加鹿鳴宴的。

  按慣例鄉試放榜后的次日,都要舉行鹿鳴宴,宴請中舉的學子和考官等人。

  晚上,匯珍樓送來了魏鑒明給沈拾瑯定好的酒菜,全都擺在了院中的石桌上。

  月色漸起,院中只余沈拾瑯一人。

  蘇錦時看見沈拾瑯立在石桌旁,倒了一杯酒,雙手舉著酒杯望向京城的方向。

  在月下對著天空中的星河道:“祖父,祖母,爹,娘,我中了解元,來年便去京城,參加會試。”

  “我沒有讓你們失望,也定對得起列祖列宗。”沈拾瑯道,“若你們在,定是會為我驕傲的吧。”

  沈拾瑯面對的方向,正好是主院。

  那頭燈火通明,人聲鼎沸,甚是熱鬧。

  沈拾瑯知道,那處正在為魏鑒明慶祝。

  “若是你們在,也會如那般為我慶祝……”沈拾瑯喃喃道,“如今你們在天上,定也是為我高興,在為我慶祝的。”

  沈拾瑯將杯中的酒灑到地上,“祖父、祖母、爹、娘、這杯,我敬你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