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錯小說網 > 恐怖復蘇之全球武裝怪胎薛云紅蓮 > 第2387章 全球復蘇(大結局)

強大的神力貫穿了時空,一路按照薛云的意志降臨到了小千世界之上。

下一刻——

大地再次恢復生機,山川河流逐漸復蘇,一切又變得生機勃勃。

緊接著。

是那些死去的無辜生命,無論是人類亦或是怪胎,全都紛紛復活。

飄蕩在小千世界虛空中的游離意識立馬歡呼雀躍。

仿佛找到了依托般,不由自主地返回到了新生的軀殼內。

化作焦土的城市驟然拔地而起,甚至那些被毀壞的設施,也跟著一起自主恢復到了最初的狀態。

“呵呵,你這可不是單純的復活......”

咧嘴一笑。

黑影挑眉道:“根本就是在逆轉時空,顛倒了這片小千世界的因果關系啊!”

依舊沉默。

端坐在神座之上,薛云單手操控著一切,體內的神格瘋狂地顫抖不止。

“我得提醒你一句......”

黑影皺眉道:“雖然是神明,但這樣做也是在破壞宇宙的法則,如果還不停下的話,到頭來你可是會被反噬的。”

頓了頓。

黑影繼續道:“在繼續下去,你的神力不僅會消失,哪怕你自己,也會被宇宙法則強行抹除掉。”

強行抹除,不留痕跡。

這是比死亡還要恐怖的下場,沒有起點,也不會有終點,所有存在過的痕跡,都會被徹底抹殺。

“沒關系。”

耷拉起眼皮。

明顯感受到了宇宙規則的震怒,薛云卻依舊是我行我素,即便體內的意識和神格幾乎快要被撕裂,仍然在強行施為。

“這些生命力,原本就屬于那個世界,從哪里來,就該到哪里去......”

渾身煙霧繚繞。

仿佛體表被蒸發了一般,薛云額頭上的豎瞳布滿了血絲,逐漸渙散,慢慢地閉上了眼瞼。

“真是亂來啊,不過,這才是真正的你,不拘一格,做事兒,從來不畏首畏尾,既然選擇了,就一直走下去吧......”

慢慢起身。

黑影轉身離去,抬腳一步踏入了混沌的長空之中。

臨行前,回頭笑道:“那么祝好運了,倔強的我......”

話罷。

黑煙徹底消失在虛空中,仿佛從來也沒有出現過一般。

心領神會的一笑。

薛云早就已經和自己和解,自然能判斷出對方的身份。

他,正是自己的意識投影,同時也是宇宙規則的具現化。

“大家,都活過來吧......”

無力地癱坐在神座上。

薛云欣慰的一笑,體內的神格逐漸崩潰,幻化成最基本的生命力,投射向了時空另一端的小千世界。

“好好的,替我,活下去......”

隨著神格的消散,眼前的白色空間也一起化作成了虛無。

轉瞬間——

末世廢土世界中,所有因為這場劫難死去的無辜生命,都當場恢復了生機。

街頭巷尾。

數不清的人蘇醒過來,一臉茫然地看向了晴朗的天空。

猛地睜開雙眼。

薛寧微驚醒之余,連忙看向了四周,卻見大量的醫務人員和自己一樣,正睡眼朦朧地慢慢爬起。

城外的荒野之上。

胡逵也清醒了過來,看向身旁依舊在熟睡的趙梨花,不由得喜極而泣。

小骨和冷心童相擁在一起,史可朗一家也在城中先后醒來。

“我去,老子還活著?”

揉了揉雙眼。

諸葛鋼鐵連忙在身上一頓摸索,發現并沒有少任何零件之后,忍不住歡呼道:“太好了,這一次,老子要找個娘們兒,先把那個該死的婚結了再說!”

全球各地。

無數的人紛紛醒來,大家歡呼雀躍,都因為劫后余生而感到了無比欣喜。

“爸......”

踉蹌著走出醫院。

薛寧微抬頭看向了晴朗的天際,雙眼中卻是飽含著激動的熱淚。

......

時光如梭。

轉眼間過去了數十年的歲月。

經歷了那場大戰之后,全球各大人類文明痛定思痛,終究是組建了大一統的人類聯邦政府。

雖然各國政權依舊存在,但在大事上卻選擇了共同商議,不再像以前那樣各自為政且戰亂不止。

龍都東郊的竹林福利院。

教室的大門被突然推開,一眾年輕的學生們齊齊地看了過去。

拄著拐杖。

年近古稀的胡逵依舊叼著香煙,在教務人員的攙扶下,走向了高高的講臺。

幾年前。

他早已辭去了龍都城主的職務,過上了悠閑的退休生活。

這一次重返福利院,是受到了如今院長的邀請,為這屆即將畢業的學生們,做一次別開生面的畢業演講。

“同學們,讓我們歡迎災變大戰的英雄,胡老先生!”

雷鳴般的掌聲,不絕于耳。

滿臉皺紋的胡逵微微一笑,輕輕揚手之余,示意眾人不必客氣。

“三十多年前,我也曾經在這個教室里上過課......”

看向眼前一張張稚嫩的臉龐。

胡逵一時間感慨萬千,輕嘆道:“我記得那個時候,我可是出了名的刺頭,上到院長,下到老師,沒一個不對我頭疼的。”

聞言。

教室中立馬響起了爽朗的笑聲。

“年輕真好啊......”

長嘆了一口氣。

早已邁入暮年的胡逵沉吟了片刻,眺望向了當年他和薛云兩人的位置許久,繼續道:“諸位同學,你們知道,年輕的優勢在哪兒么?”

臺下一片寂靜,一眾年輕人面面相覷,紛紛搖頭沉默不語。

“年輕的優勢在于,你們還有無數次選擇的權利。”

一語中的。

胡逵侃侃而談道:“黑與白,對與錯,是隨波逐流,還是堅持自我,這都是你們需要去判斷和分辨的東西。”

“沒錯,就算過在多年,這個世界也不可能完美......”

抬手指向了面前一張張稚嫩的面孔。

胡逵笑了笑,篤定道:“但是,你們永遠有選擇的權利,因為你們的選擇,這個世界才會有機會改變。”

“這,就是人類存在的意義,也是年輕人該有的樣子。”

寂靜無聲。

教室內的一眾年輕人沉默了良久,懵懂的臉龐上紛紛浮現出仲景的神色。

下一刻——

雷鳴般的掌聲再次響起,亦如當年那些前赴后繼的守夜人一般,激情澎湃,一往無前。

默默地抽了口煙。

老邁的胡逵轉頭看向了窗外,目光中閃爍著莫名的光華,心中卻是對某個人充滿了思念。

同一時刻。

河畔邊的草坪上,身穿連衣裙的少婦躬身將一束鮮花輕輕放在了墓碑前。

年近四十的薛寧微風華不再,但卻多了幾分成熟的韻味。

“媽,我來看你了。”

不遠處。

三個十來歲的孩子正在相互追逐,身穿正裝的骨小乙卻是滿頭大汗,不停強調著讓他們注意安全。

薛寧微撇了撇嘴,對著安如萱的陵墓開始了訴苦:“這男人啊和孩子差不多,小乙這家伙太不靠譜了,什么事兒都要女兒我來操心,我是又當老婆又當媽,替他生了三個孩子,還要照顧他本人,骨叔和冷姨的身體很好,他們讓我給您捎句話,估計您還得在下面多等他們幾年,至于諸葛叔叔,到現在還是單身,也是沒誰了,干爹和干媽前幾年就退休了,現在過得也不錯......”

頓了頓。

薛寧微低頭沉吟了良久,繼續道:“只是過去了這么多年,還是沒有我爸他的消息,您說他到底去哪兒了呢?”

說到這兒。

饒是已經過去了很久,薛寧微仍然有些不太甘心。

世界太平了這么多年,大家早就將薛云忘在了腦后。

可是作為他的女兒,薛寧微卻壓根就無法釋懷。

“沒事兒的......”

偷偷抹去眼角的淚水。

薛寧微深吸了一口氣,沉聲道:“我相信,他一定還活著,有生之年,我還是會繼續打聽他的消息,永遠不會放棄......”

清風拂過河畔,花草隨風搖曳不止。

漫天的蒲公英順勢而起,彷如無盡的思念般扶搖直上。

噠~~

突然間。

身后傳來一陣異樣的聲響。

薛寧微不由得一怔,瞬間感應到了一個熟悉的氣息,雙肩止不住的顫抖了起來。

“丫頭......”

熟悉的聲音在耳畔邊響起。

薛寧微目瞪口呆,一時間竟不敢回頭去看。

“抱歉,讓你久等了......”

轉身看去。

高大的身影歷歷在目,陽光映照之下,亦如當年一般偉岸。

淚水再也止不住,薛寧微苦澀的一笑,脫口而出道:“爸,你終于回來了......”

【全書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