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錯小說網 > 凌久澤蘇熙小說 > 第4377章
她站起身,小心的向他走去,聞到了血腥味后一怔,抬手打開燈。
房間里燈光大亮,陳惜墨才看到男人一張臉慘白,他手捂著腰部,血從他指縫間滲出來。
他穿了一身黑衣,若不是手上的血,根本看不出來他受傷了。
陳惜墨臉色惶然,支吾開口,“我、我去找人!”
她越過他,開門想出去找人,卻被夜番抓住了腳腕,她驚嚇的轉頭。
“不能出去,不能讓人知道我受傷了!”男人受傷嚴重,說完喘了一下,才繼續沙啞的道,“衣柜下面的抽屜里有工具和傷藥,你幫我上藥包扎!”
陳惜墨立刻道,“我不會!”
夜番眸子變的陰沉,咬牙道,“不會就現學!”
陳惜墨還在猶豫,男人冷聲吩咐,“扶我進去!”
陳惜墨只能用力將他攙扶起來,向著臥室走去。
男人身形高大精壯,受傷后無力,大半的身體壓在陳惜墨瘦弱的肩膀上,她咬著牙,半拖半扶的將他拖拽進臥房,放在地板上。
男人仰頭躺在地上,再次交代陳惜墨,“抽屜里有醫藥箱。”
陳惜墨緩了一下,爬起來去開抽屜。
拿出醫藥箱,打開后陳惜墨看著里面各種傷藥和工具,轉頭問男人,“怎么、做?”
男人閉著眼睛喘氣,低聲道,“子彈還卡在里面,先用刀子剜出來!”
陳惜墨頓時瞪大眼。
她平時生病去打針都害怕得不敢睜眼,現在讓她去肉里剜子彈?
男人睜開眼睛,偏頭陰郁的看著她,“快一點,別磨蹭!”
陳惜墨終于知道醫藥箱里為什么放著一把手術用的刀子,看來這男人平時沒少受傷。
她將刀子拿出來,消了毒后,轉身看向男人。
她跪坐在男人身前,小心將他被鮮血浸透的T恤撩上去,待看到猙獰的傷口后,不由的皺眉,甚至有點惡心想吐。
她強忍著不適,聲音打顫的開口,“怎么、怎么挖子彈?”
男人伸手摸索了一下,手指按下去,啞聲道,“子彈就在這個位置,刀子進去剜,把我當成死人就行,下手狠一點!”
傷口還在流血,男人按的那一下不知道有多疼,可是他面不改色的說著話,讓陳惜墨都跟著皺眉。
這個男人、是真的狠!
她問道,“有沒有麻藥一類的東西?”
男人大概是嫌她啰嗦,已經不耐煩,“沒有,趕快動手!”
陳惜墨深吸了口氣,將刀子放在傷口上,就在這時,她腦子里突然冒出一個念頭!
男人此時身受重傷,明顯沒有還手之力,她要是將刀子從傷口捅進去,他必死無疑!
她要不要為自己報仇?
她被自己的想法嚇了一跳,手腕不由自主的哆嗦。
男人受了重傷,眼神依然銳利,似乎一眼看穿了她的心思,聲音低啞冷沉的開口,“不要想著殺了我,我要是死了,你清楚自己的下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