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錯小說網 > 暖春入帳封宴顧傾顏 > 第395章 尾聲

半年后。

京城。

熙熙攘攘的人群里,一對身著素衣長袍的夫妻,抱著一個粉妝玉砌的小女娃,慢吞吞地跟著人群往前走。今兒有廟會,百姓都興高采烈地趕廟會來了。小女娃是頭一回見到如此熱鬧的地方,瞪著一雙烏溜溜的大眼睛,好奇地看著四周。

“這個,這個,這個也要。”男子順著她看過的方向,把她看過的東西一一買了下來。

“夭夭吃不了這么多,而且已經有好多玩具了。。”女子微微掀開一點面紗,微笑著看向男子。

“顏兒錯了,夭夭吃不下是一回事,爹爹買不買是另一回事。當日你想要什么,我也沒猶豫過,你們母女,當然要一視同仁。”男子挑挑眉,果斷地又拿下了夭夭新看過的一只小玩偶。

“父皇大叔真好呀。”夭夭樂呵呵地把東西都摟到懷里,激動得小臉都紅了。

“夭夭把大叔兩個字去掉好不好?”封宴趁她高興,連忙說道。

“不好,夭夭是知書達理的乖寶寶,不能亂了規矩。”夭夭紅潤的小嘴巴咧了咧,又興高采烈地看向了前面的燈籠。

“哇,那個燈籠是大魚,它會游哎,夭夭也好喜歡。”夭夭仰著小臉看著前面的燈籠攤,又高興地叫了起來。

“買。”封宴絲毫沒有因為夭夭拒絕叫父皇而失落,反而更努力地哄起了乖女兒。

夭夭如此有原則,還有情義,不愧是他的小公主。

一只彩色鯉魚燈籠遞到了夭夭手里,她眉開眼笑地舉著燈籠,笑瞇瞇地說道:“夭夭要舉高高的,爹爹看到就能找到夭夭啦。”

封宴的嘴角抿了抿,扭頭看向了顧傾顏,滿眸求援的光。這半年來,每逢夭夭問起常之瀾,顧傾顏總是會告訴她,爹爹還在魏國那邊幫著受傷的人治病,等到都治好了就能回來了。可夭夭總是擔心常之瀾找不到她的新家在哪兒,所以每天變著法子想給常之瀾留信號。

“會叫的。”顧傾顏安撫地拍了拍他的胳膊,溫柔地說道。

封宴的心定了定,一手抱緊了夭夭,一手牽住了顧傾顏的手,低低地說道:“前面有放花燈的,我帶你們去。”

“夭夭也要放花燈,一盞給爹爹,一盞給父皇大叔,一盞給娘親。”夭夭笑瞇瞇地說道。

“不錯不錯,我排第二了。”封宴頓時眉開眼笑。

顧傾顏笑了起來,手指在封宴的手心里撓了撓。

沒一會兒,夫妻二人便跟著人群到了護城河前。這里圍滿了百姓,河面上的花燈成群結隊地往下游漂去。封宴把夭夭放到地上,拿出帶來的花燈交給夭夭,看著她蹲到臺階前,跟著大人一起,把花燈放到河面上。

“等夭夭再大一點,就帶她去各種走走看看。”封宴說道。

“好。”顧傾顏微笑點頭。

砰砰幾聲,焰火沖天而起,斑斕的焰火映在河水里,與河上的燈盞交相輝映。大周已經數年沒有這么熱鬧的廟會了,剎那間人群歡呼涌動,不停地往河邊湖來。

封宴連忙抱起了夭夭,攬住了顧傾顏,往離岸稍遠的地方退去。

“我的燈籠,燈籠。”夭夭一眼看到了鯉魚大燈籠還在樹上掛著,急得用力掙扎起來,竟硬生生從封宴懷里滑脫出來。

人群一擁而上,把封宴和夭夭擠開了。

“夭夭!夭夭!”封宴頓時急得滿頭熱汗,拼命扒開人群尋找夭夭。

顧傾顏也急壞了,夭夭就是她的命根子,掉一根頭發她都會心疼許久,如今眼睜睜看著夭夭消失在茫茫人海,差點急得暈厥過去。

從街頭找到街尾,暗衛全都出動了,仍是沒發現夭夭的身影。

就在夫妻二人差點絕望時,只見一只彩色的鯉魚大燈籠在前面慢慢地游動起來,似是在召喚他們前去。二人不假思索地沖過去,一路朝著鯉魚大燈籠狂奔。沒一會,夫妻兩個就追到了一堵青磚白瓦的院墻前面,一枝杏花從雕花的小石窗伸了出來。

“它會不會飛到云朵上面去呀。”夭夭的聲音從墻后面傳了出來。

“夭夭!”顧傾顏立馬趴在石窗朝里面看去。

夭夭的小腦袋就在杏花樹下晃動著,朝著杏花樹后面說話。

“夭夭!”封宴身形一躍,用輕功越過了院墻。

夭夭轉過頭來,笑瞇瞇地看向了封宴:“父皇大叔你來啦。”

“誰帶你來的?”封宴一把將她抱起來,緊張地檢查了一番,發現毫發無傷之后,這才長舒了口氣。

“爹爹帶我來的。”夭夭笑瞇瞇地說道。

封宴怔了一下,飛快地往四周看去。

院子里靜靜的,除了夭夭沒有別人。

“他人呢?”封宴問道。

“爹爹去干活啦。”夭夭揮了揮小巴掌,托起了脖子上戴的一塊玉石纓絡墜子。

顧傾顏這時候從前門繞了進來,一路急跑到了夭夭面前。

“誰帶你來的?”她把夭夭抱過來,緊張地問道。

“常之瀾。”封宴沉聲道。

“師哥回來了?”顧傾顏驚訝地往四周看,風里確實有著若有若無的草藥的氣味,是常之瀾身上有的味道,甚至夭夭的小裙子上還沾了一根長長的銀發。

“他人呢?”顧傾顏問道。

“走啦。他說這個房子送給夭夭,夭夭想他的時候就讓人送信到這里,他就回來看夭夭。”夭夭眨巴著大眼睛,手指豎在嘴唇前,小聲說道:“這是我們的秘密,爹爹要做重要的事,我們要替他保密。”

“好。”顧傾顏和夭夭勾了勾手指。

看來常之瀾想通了,愿意回來看夭夭。這樣最好,剛回京城的那一個月,夭夭每天都哭,可憐極了。

“爹爹給我做的大燈籠。”夭夭又指浮在半空的大鯉魚燈籠。

這只燈籠確實與之前在街上買的不一樣,它搖頭擺尾,活靈活現。常之瀾手巧,給夭夭做的玩具永遠別出心裁。畢竟,他是真心疼愛夭夭的。

石窗外又響起了笑聲,往窗外看去,只見結伴走過去了一群少女,她們統一穿著水藍色的衣裙,戴著蘭心書院的腰牌,說說笑笑地走了過去。那是顧傾顏一手主辦的女子學院的學生們。

再看護城河的上方,又是一輪新的焰火騰空而起,不過這次的焰火中有山越的名字。這是商子昂給小山越六歲生辰放的。

“商子昂真是大手筆。”封宴好笑地說道:“這是壓根不把我這皇帝放在眼里,給他兒子放的焰火,比官家放的還要多。”

“他生意做得大,有錢,你隨他去。況且新商道也是他帶人走的第一趟,他驕傲一下也無妨。”顧傾顏仰頭看著焰火,溫柔地回道。

“嗯,隨他。”封宴點頭,緊緊地攬住了她的腰。

顧傾顏的心從來沒有這樣安穩過。

一家團圓,天下太平。

家人安樂,朋友皆在。

《全文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