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錯小說網 > 偏要搶免費閱讀 > 第1213回 將她置于何地
    雖然是小道八卦消息,但直覺告訴陳博遠,事實應該就是如此,他不確定明悅知不知道周仁這個前女友的存在,她對待感情向來是容不下沙子的,周仁自稱是她的青梅竹馬,難道會不清楚這一點么?

    他只是不想做到,所以根本不會把她的需求當回事兒。

    陳博遠將手機緊緊地攥在手里,幾乎要捏碎了,他恨周仁,更恨自己的無能,如果他有和周仁一樣的背景和權力,現在和明悅訂婚的人就是他了,他絕對不會做出周仁做的這些事兒來。

    陳博遠并不是憤世嫉俗的人,從前他便很清楚地知道,人生的上限是由出身決定的,他出身并不差,一路過來也算順遂,在能夠接觸到的圈層中,他是很優秀那類人了,因此他的心態也比較平和,可當他真正被周仁威脅的時候,才意識到,自己擁有的這些,根本不足為提。

    周仁有權有勢,動動手指頭就可以毀掉他父母的工作,搶走他所愛的女人。

    陳博遠胸口越來越悶,煩躁地將手機扔到了一旁。

    ——

    今天工作安排不多,明悅準時下班之后,便驅車去了約好的火鍋店。

    這家店是明悅經常拉著姜若和南絮來吃的一家,她剛進來,服務生便帶著她去了訂好的卡座,明悅來得比較早,姜若和南絮都還在路上,她便先拿起點餐器點起了菜。

    這么多年朋友,明悅對她倆的口味都了如指掌,經常出來一起吃火鍋,基本上點的就是那些菜——不過跟周仁同居之后的這半年多,明悅就只吃過兩三次。

    因為周仁不喜歡吃火鍋。

    不僅不喜歡,他連火鍋的味道都聞不了。

    明悅起初是不知道的,剛同居一周多的時候,她跟姜若和南絮約著吃過一次火鍋,那次吃了九宮格麻辣,味道很重,她剛一進門,坐在沙發上的周仁便皺起了眉。

    明悅迄今為止都記得他當時的眼神有多嫌棄——雖然他并沒有用言語表達出來。

    周仁問她去做什么了,明悅跟他說去吃火鍋了。

    周仁沒發表什么意見,只是讓她去洗個澡,她本來也是打算洗的,吃完火鍋不洗澡那怎么行。

    那天晚上,明悅洗完澡出來躺下不久,周仁也回了臥室,他剛坐到床邊,明悅便被他拉起來了,他說:“去洗澡吧。”

    明悅和他強調說自己洗過了,但周仁非得讓她再去洗一個,她問原因,他也不說。

    那天晚上明悅一共洗了四次澡,她覺得自己皮都要掉了。

    周仁雖然沒說什么原因,但明悅猜到了是因為火鍋,吃完火鍋身上的味道是挺大的,但洗一次澡怎么也該沒了,周仁非得讓她洗四次。

    明悅當時覺得他這個人挺龜毛的,不過也能理解,可能他就是特別討厭火鍋吧,就像她討厭羊肉一樣,有時候別人聞不到那個味道,她卻特別敏感。

    兩個人既然要在一起生活,雙方肯定都要有讓步,所以知道周仁不喜歡火鍋之后,明悅就很少吃了,就算吃,也要挑他不在的時候。

    ……

    明悅點了鍋底和幾道菜之后,姜若跟南絮也到了,她看見兩人坐下來,便將點餐器遞過去,“我點了一些,你們看看有沒有要加的菜。”

    南絮動手接過點餐器,跟姜若對視了一眼,兩人的眼神都有些復雜。

    姜若在跟陳博遠聊過天之后,就找南絮私聊過了,兩個人商量了一下該怎么跟明悅說這件事兒——雖然明悅說過不會對周仁抱太大期待值,但周仁一邊對明悅溫柔體貼,一邊跟許靈惢藕斷絲連,代入一下明悅,肯定膈應得很。

    南絮和姜若隨便加了幾道菜,然后招來服務生下了單。

    服務生離開以后,姜若和南絮同時看向了明悅,兩人目不轉睛地注視著她。

    明悅覺得她倆嚴肅得有些反常:“怎么了?”

    “有個事情跟你說。”姜若斟酌了一下,“比較膈應,可能會影響你的心情。”

    姜若越說越嚴肅,明悅也被她感到了,微微蹙眉:“嗯?”

    姜若從旁邊拿起手機,解鎖之后,在屏幕上點了兩下,直接遞給明悅:“你先看看。”

    明悅接過手機,低頭定睛去看,最先看見的就是那個熟悉的頭像。

    ——刪了陳博遠有半年多了,但她對他的微信頭像記憶依舊是清晰的。

    明悅吸了一口氣,開始看聊天的內容。

    看完陳博遠發來的全部內容之后,明悅便曉得姜若和南絮為什么會那樣盯著她看了。

    明悅還算冷靜,將手機屏幕鎖上,還給了姜若。

    南絮擔憂地看著她:“還OK嗎?”

    “不意外,挺正常的。”說完全不影響心情似乎太夸張了,膈應是有的,但意外沒有。

    畢竟周仁之前明確表態過,他不會和許靈惢斷聯。

    只是,明悅想起來他那天晚上吃飯吃到一半就收好行李連夜趕航班離開的場景,還是忍不住發出了一聲略帶嘲諷的笑。

    她還以為只有工作能讓周仁這么著急,看來她的確不了解周仁,他在和許靈惢相關的事情上,似乎是做不到淡定的。

    海城的那家醫院,明悅很熟悉,那是周家入股投資的,醫院里還有周家派過去的人,院長和院里的領導也跟周家長輩交情匪淺,周仁竟然就這么大喇喇地把許靈惢給帶過去了,若是被熟人看見了,傳到雙方長輩耳朵里,不敢想象得有多麻煩。

    周仁做事兒那么縝密的人,明悅不信他會考慮不到這個,唯一的解釋就是,許靈惢傷得比較重,導致同他顧不上這些了。

    明悅可以接受他對許靈惢余情未了,幫她事業牽線搭橋也好,日常噓寒問暖關心也罷,但他在做這些的時候,起碼要尊重一下她這個未婚妻——他這樣高調地把人帶過去,將她置于何地?

    “等他回來我跟他談談吧。”明悅思考之后已經做出了決定。

    她不想情緒化地吵架,她只想尋求一個折中的解決辦法。

    “不理解周仁的想法,”姜若吐槽了一句,“他既然這么在乎許靈惢,干嘛不直接跟她訂婚,他那資本又不是非聯姻不可。”

    南絮托著下巴若有所思:“可能是覺得許靈惢的職業拿不出手吧,她也算是半只腳在娛樂圈,他要是真娶了,肯定有人在背后蛐蛐他找了個戲子進門。他們這種男人最要面子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