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錯小說網 > 搶我姻緣轉身嫁暴君奪后位沈知念南宮玄羽 > 第36章 帝王的送命題

沒想到她一心想踩著柔常在上位,可最后為她說話,讓陛下對她緩和了態度的人,居然是柔常在……

孫常在似乎明白,為什么陛下如此寵愛柔常在了。

像這樣媚骨天成,又單純善良的女子,哪個男人會不喜歡呢?

就連自己,哪怕一開始有些嫉妒柔常在受寵,現在對她也討厭不起來了……

聽雨閣。

南宮玄羽牽著沈知念的手,進了內室,宮人們識趣地退了出去。

窗臺上擺著幾盆盛開的梔子花,寢殿里飄蕩著淡淡的幽香。女子眼波嫵媚,笑容純凈。南宮玄羽因為政事緊繃了一天的心情,忽然就放松下來了。

他牽著沈知念在床邊坐下,含笑問道:“愛妃難道看不出,孫常在是想分你的寵,為何還要為她說話?”

沈知念嫵媚的眼底,帶著淡淡的同情,還有一絲唏噓。

“同為女子,嬪妾能理解后宮的女子生存不易,何苦互相為難呢?若陛下真的被孫常在吸引走了,也只能證明,是嬪妾的魅力不夠。只要陛下開心,哪怕嬪妾心中失落,但也會為陛下感到開心……”

這番話,沈知念說得半真半假。后宮的女子生存確實不易,可人生在世,誰又容易呢?她不是活菩薩,想成為人上人,不被人踩在腳下,便只能去爭、去搶。結果如何,不過各憑本事罷了。

哪個男人不喜歡溫柔善良,善解人意,又處處為自己著想的女子?南宮玄羽將沈知念擁進了懷中,語氣輕柔:“愛妃如此愛朕,朕怎么舍得讓愛妃失落?”

沈知念臉上染了一抹紅霞,嬌嗔道:“陛下……”

原本南宮玄羽只是覺得,和她相處時很輕松,想到聽雨閣放松一下心情。可看著這個小女子嫵媚的面容,和嬌媚的眼神,他的喉嚨忽然有些發緊,眼神變得幽深起來。

“朕乏了……”

沈知念起身道:“嬪妾讓人伺候陛下沐浴。”

南宮玄羽卻拉住了她的手,眸色越發幽深。

“那些宮人笨手笨腳,哪比得上愛妃細致?”

沈知念明白了,帝王這是想玩點新鮮的,偏偏還要裝出一副一本正經的樣子。

她自然不能掃他的興,這張透著嫵媚風情的臉,紅得都能滴出血來了。

“陛下真壞……”

殊不知,南宮玄羽愛極了她這副又純又欲的模樣,故意調侃道:“哦?愛妃倒是說說,朕哪里壞了?”

“這……這叫嬪妾怎么說得出口……陛下太壞了,哼,嬪妾不理您了……”

沈知念知道,他就吃欲拒還迎的這一套,轉身羞澀地往浴房走去。

南宮玄羽眼中的笑意更甚,含笑跟了上去。

一個時辰過后……

沈知念的頭發和身上的寢衣都濕透了,軟軟地趴在浴桶邊緣,連動一根手指頭的力氣都沒有了。

她真的不知道,帝王的體力為什么這么好,也太能折騰人了……

南宮玄羽卻是一副饜足的樣子,捏了捏她的臉頰。

“水涼了,起身吧,愛妃莫要著涼了。”

沈知念這會是沒力氣了,喊了菡萏和芙蕖進來伺候。

絞干頭發,換了一身干凈的衣衫,兩人回到寢殿,躺在了柔軟的大床上。

沈知念窩在帝王的懷中,一副小鳥依人的模樣,心中卻在盤算著。

適當的寵愛,能讓她得到想要的。可前所未有的恩寵,卻會讓她在后宮成為活靶子。沈知念已經可以想象到,帝王連續寵幸了她三個晚上,在后宮掀起了怎樣的軒然大波!

若繼續下去,哪怕她假意投靠了柳貴妃,以柳貴妃的善妒程度,也絕容不下她!

而且朝中的那些大臣,都有女兒在宮里,她獨占恩寵,他們怎么可能放過她?

恐怕要不了多久,彈劾她的折子,就要像雪花一樣飛到御前,說她是狐媚惑主的妖妃了。

她沒有家世,帝王的寵愛更是靠不住的,到時候等待她的,就只有死路一條!

沈知念掩去了眼底的冷芒,柔柔弱弱地開口:“入宮前,嬪妾曾以為自己蒲柳之姿,未必入得了陛下的眼。沒想到陛下對嬪妾這么好,給了嬪妾前所未有的恩寵。嬪妾真的既感動,又惶恐……”

“不知……不知陛下可否答應,嬪妾一個小小的請求?”

后宮多得是得了恩寵,胃口就被養大了的女人。她們仗著寵愛,要么想晉一晉自己的位分,要么想讓他給她們的父兄加官進爵。

南宮玄羽原以為,這個單純善良的小女子是個例外,沒想到她也跟那些俗物一樣。

這一刻,他說不上來心里是失望更多,還是惋惜更多。

君心深不可測,南宮玄羽的眼神淡了幾分,語氣卻絲毫未變,挑起沈知念的下巴,寵溺地問道:“哦?愛妃想要什么?”

以前那些受寵的宮嬪,大多被帝王寵溺的態度迷了眼,一旦她們露出自己的貪婪,很快便會失去圣心。

南宮玄羽覺得,沈知念也會如此。

然而誰知道……

眼前的這個小女子,從他懷中起身,語氣里有淡淡的不舍,卻依然堅定地說道:“嬪妾想懇請陛下,雨露均沾……”

南宮玄羽眼底有訝色一閃而逝,聲音聽不出情緒:“其她宮嬪都想方設法,希望能將朕留下,愛妃卻要把朕往別人那里推?”

若沈知念說不是,就顯得剛才請求很虛偽;若她說是,便代表心中沒有帝王。

這個問題如果回答得不好,就是個送命題。

但沈知念在帝王面前的人設,就是單純善良。所以,她輕輕咬著嘴唇,低下了腦袋。從南宮玄羽的角度看去,她整個人顯得單薄又脆弱,將破碎感拉滿了。

“嬪妾想讓陛下高興,可又不想說違心的話,讓自己心里難受……所以、所以嬪妾就實說了,若有冒犯地方,還望陛下恕罪……”

“陛下是嬪妾的夫君,嬪妾深愛著陛下。若陛下寵幸其她宮嬪,嬪妾心里自然是難受的……”

“可是嬪妾明白,陛下不僅是屬于嬪妾一個人的,更是后宮所有宮嬪的夫君。得不到夫君寵愛的女子,真的很可憐。后面還有那么多新人,入宮后還沒見過陛下。所以,嬪妾不能,也不忍心一直霸占著陛下,讓她們日日苦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