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錯小說網 > 惹火999次:喬爺,壞! > 第9188章 飛機在紐約落地(4)

添加到主屏幕

請點擊,然后點擊“添加到主屏幕”

    她以為是夢,但當喬乘帆冰涼的手握住她的手時,她才意識到,這不是夢。

    眼前這個人正是喬乘帆,是那個將她的政寶帶走的男人,他……又回到了紐約。

    好長時間,肖似似才有所反應,眼睛看著他,從起初的質疑到冷漠,眼底沒有太多情緒,只冷冷凝視著他。

    她比他矮很多,看著他的時候,那刺目的光落在她的瞳孔里,她的眼睛如心口一樣沉痛。

    淚水還掛在她的臉上,她看向他時,眼中始終有幾分迷離的水光,隔著一層朦朧的水霧,她咬著唇,眼神里是莫大的恨意。

    她就像一個沒有靈魂的木偶,默默站在他的面前,一言不發。

    “似似。”喬乘帆抓住她的手不肯松,“我把政寶帶回來了,你去見見他,他長高了,也胖了……他在京城的這些天很聽話,他也很想你……你見見他。”

    “似似。”

    他喚著她的名字,一連喚了好幾聲。

    但肖似似無動于衷,眼神冷漠冰涼。

    喬乘帆從未在肖似似的臉上見過這樣的情緒,他的心跳得雜亂無章。

    他知他傷她至深,前塵往事,又怎能一筆勾銷?

    “似似,政寶沒有事,他好好的,也有認真上學。等你見到他后,你想帶他去哪里都行。對不起,似似,當初貿然將政寶抱走是我的錯。”

    喬乘帆一直在跟她道歉,盡管他知道,道歉沒有用。

    罵他也好,打他也好,他都受著,可是肖似似無動于衷,她一動不動。

    他靜靜看著她的眼睛,舍不得松開手。

    從宣州起,他們在一起度過一段美好的時光,那段最為黑暗的日子里,她像是他唯一的倚靠,帶給他一束明亮的光。

    正因為那時候彼此無條件的信任,他們才一起走出了宣州。

    時間像是停滯了。

    好長時間,肖似似才動了動自己冰涼的手,將自己的手從他手心里抽出。

    起初喬乘帆不讓,但她執意要拿出自己的手。

    他只好松了手。

    肖似似沒有走,靜默地看著他,嘴唇干裂,喉嚨嘶啞:“喬大公子,我不知道你這次來是何意,但你應該知道,我當初別無所求,只求政寶留在我的身邊。”

    “可你一意孤行帶走政寶,沒有給我留一點念想。后來這些天我也想明白了,也許,政寶跟著你在喬家長大,會比跟著我更好。”

    “你既然已經把政寶帶走,那你就好好照顧他吧,永遠永遠好好照顧他……如果可以的話,找一個能對他好的‘母親’,讓他快樂一點長大。”

    喬乘帆一把扣住她的肩膀,雙目猩紅:“肖似似,你在說什么話?!你是他的母親,你怎么能不要他?你明明知道他想你,他要的人是你!”

    “你沒有和小孩子打交道的經驗,這種撒嬌是一時的,只要你不去滿足,很快他就會忘了這些事。他還小,再過幾年他會忘掉我,小孩子的感情很弱,或者,他們所擁有的感情不過只是一種依賴。只要可以依賴,對方是誰都可以。”

   &nbs

添加到主屏幕

請點擊,然后點擊“添加到主屏幕”

sp; “肖似似,你怎么可以不要政寶?你可以不要我,但你連政寶都不要了嗎?!他那么想你,做夢都在想你,現在他來了波士頓,就在你家中,你怎么能狠心不去見他一面?”

    喬乘帆聲音顫抖,他來時做了很多準備,唯獨沒有想到肖似似會放開政寶。

    他以為肖似似會罵他,會咒他,會不顧一切跑去看政寶,會把政寶留下……所有他以為,只是他的自以為是。

    肖似似如此平靜,她甚至平靜地告訴他,她可以放開政寶。

    喬乘帆雙目通紅,他扣住她的肩膀,看著她。

    而她也在平靜地與他對視,這段時間經歷的一切讓她覺得仿佛經歷了一生。

    她以為五年前的那次意外是她的劫難,卻沒有想到后來還有很多很多次劫難,似乎都和這個男人有關。

    她真得累了,孱弱的身軀再也經歷不起一次更多的悲痛。

    “喬大公子,你會好好照顧他的,對嗎?”

    “肖似似!對不起,我不求你原諒我……可是你不要放下政寶,他很想你……”

    這一刻,喬乘帆怕了,如果肖似似連政寶都不要了,那她與這個世界上唯一的牽連也就斷了。

    他騰出一只手從口袋里拿出手機,他把政寶在京城的照片給她看!

    “似似,這是政寶,他在京城很開心,他有一間很大的兒童房……你如果在他身邊,他會更開心。似似,他在等你,他那么乖,我不讓他亂跑,他都不會亂跑。他在等你,在乖乖等你。他可能還沒有吃午飯,你回去見見他,好嗎?”

    “對不起。”喬乘帆抱住她,將她攬入懷中,泣不成聲,“似似,不要放下他,你還沒有看著他長大。他一直說,要給你買大房子……他一直都記得自己的話,你怎么能不給他這個機會?”

    “回京后,我想起了很多事,包括五年前那些事。我知道對你來說是不堪回首的噩夢,但你知道嗎?那天晚上之后我一直在找你。沒有出事前,我查到那晚的女孩子可能去了宣州,我去宣州,有一部分原因就是為你而來。”

    “如果沒有在宣州出事,也許我對你是愧疚和補償,但出事后我失去了以前的記憶。我對你,并非補償,而是愛意。”

    “似似,我愛你的心意沒有變過。”

    他將她攬入懷中,泣不成聲。

    他很多年沒有哭過,但這一刻卻抱著她哭了,他不想失去她。

    他的一滴淚落在她的頸窩里,肖似似手指顫動,淚水也跟著落下。

    “我帶你去見政寶。”他在她耳邊道,“他在家里等你,我還沒有來得及給他訂午飯。”

    “似似,我們回家。”

    肖似似淚落無言。

    陽光下,她淚流滿面。

    “麻麻!麻麻!”

    忽然,遠處傳來一聲清脆的童聲!

    肖似似心口一顫,整個人怔住,抬起淚水朦朧的雙目,她擦干眼淚。

    轉過頭,她看到了政寶。

    她以為她眼花了,但她又怎么不認得自己的寶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