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錯小說網 > 惹火玩情:晚安,裴先生! > 第562章 神仙日子
  聽見馮母的話,馮婧怡整個人氣的臉色漲紅,雙目欲裂。

  “媽!到底誰是你的女兒!你竟然要我給那個賤人送祝福,她憑什么?是她搶了我的姻緣!”

  馮婧怡越說越委屈,她喜歡裴時瑾那么多年,她認識裴時瑾那么早,憑什么沈嘉檸一來她就要讓路!

  看著她這副模樣,馮母怒不可遏,一巴掌甩在她臉上。

  ‘啪’的一聲脆響,直接讓馮婧怡整個人都懵了幾分。

  “媽……”

  她難以置信的看向臉色冰冷的母親。

  馮母沉聲道:“綁不住裴時瑾的心是你自己沒本事,怨不得別人,你們這么多年的情分既然比不上沈嘉檸,那便沒什么好說。”

  “沈嘉檸如今不再是宋家的養女,她是真正的沈家千金,現在更是裴少夫人,你如果還是這么不穩重不成熟,那就趁早出國去,不要在這連累家里!”

  馮婧怡對上母親冷冰冰的視線,踉蹌著后退了一步,難以置信的看著她。

  馮夫人對著這個女兒只是怒其不爭,若說早些年她的表現讓她滿意,可這一年來,只讓她失望透頂。

  “媽…你這話是什么意思……”

  馮母的語氣緩和了幾分,仍舊冰冷:“裴時瑾和沈嘉檸的婚事已經是板上釘釘,不可更改,你年紀不小,與其糾結這些情情愛愛,不如想一想,怎么能重新得到老爺子的歡心,把家里的資源握在自己手里。”

  “有了話語權,裴時瑾才會高看你一眼,否則就你現在這個樣子,什么都不是,以后連和他說話的資格都沒有!”

  馮婧怡死死咬住唇瓣,垂在身側的手也緩緩收緊。

  “可現在我被卸去了全部職位,我拿什么去爭…更何況,就算是爭到了又能怎么樣?他已經娶了別人。”

  馮婧怡緩緩閉上眼睛,兩行清淚順著眼角滾落。

  馮母冷聲道:“天底下的男人多的是,沒了裴時瑾還會有別人,你大可找個比他更出色的,回頭他也會敬你三分。”

  “你被卸任是因為你犯了錯,是你屢次沖撞裴家和沈家,老爺子這些年待你不薄,若非失望,又如何會如此。”

  話落,馮母沒再多言,轉身上樓。

  馮婧怡跌坐在沙發上,自嘲的笑了笑。

  再找一個?

  找一個又能怎樣,像她的父母一樣貌合神離各玩各的么?

  看起來光鮮亮麗,可實際上只剩下錢和勾心斗角。

  那樣的日子又有什么意思?

  馮婧怡失魂落魄的跌坐在沙發,仍舊難以從裴時瑾和沈嘉檸的婚事中回過神。

  可她知道,有句話母親說的沒錯,她若是不能重新拿回在家里的核心地位,以后只會被逐漸邊緣化。

  那樣,她的日子只會越發不好過,畢竟這些世家大族里,那些無關緊要的孩子過的是什么樣的日子,她再清楚不過……

  *

  另一邊,沈嘉檸看著鋪天蓋地的消息,一時不知道該高興還是該難過。

  高興自然是欣喜她和裴時瑾總算是有了個短暫的美好的結局。

  難過…她只是怕這份喜悅持續不了太久。

  受裴老爺子邀請,沈嘉檸和裴時瑾一起回裴家老宅住了幾天。

  裴家倒是難得的熱鬧,每天都有人在。

  大抵是看著她最近身體不好,施慧卿專門請了人做些藥膳,幫她調理身體。

  裴家老宅占地面積極大,有自己的莊園和馬場,房子多隔音好。

  沈嘉檸每日幾乎都是睡到日上三竿才起,除非公司有急事,否則裴時瑾基本也都一直陪著她。

  這日,沈嘉檸才醒不久,整個人靠在床頭沒什么精神。

  大抵是顧忌她身體不如從前,裴時瑾如今很少碰她。

  只是昨晚她纏著他撩撥,他雖然克制又克制,到底還是被她撩出了火氣,折騰了一番。

  沈嘉檸轉頭看向窗外,今天陽光不錯,已經入夏,風吹的白色的紗簾掀開一角,窗外是郁郁蔥蔥的綠植,能聽到蟬鳴鳥叫,也能聞到青草的芬芳,陽光暖洋洋的,說不出的舒服。

  沈嘉檸忍不住想,這樣的日子若是能一輩子該有多好。

  她發了會呆,有傭人輕聲敲門。

  “少夫人,您醒了么?”

  “醒了,請進。”沈嘉檸渾身發軟,便沒愛動。

  片刻后,門被人從外打開,傭人推了餐車進來。

  “裴先生說公司有兩個項目要談,會在午飯前回來。”

  傭人是個三十多歲的女人,干練溫柔,而且話少,很是體貼。

  “我知道了。”

  “這是夫人讓人為您準備的藥膳,不知道是否合您胃口。”

  說著,她將餐食放在托盤上,替沈嘉檸端到床上。

  “夫人說您若是上午沒事,她就聯系幾個品牌,送些當季新款過來,您陪著她一起挑挑看。”

  “好,我一個小時后過去。”沈嘉檸應下。

  直到傭人退出房間,沈嘉檸長嘆一聲,不得不說,這樣的日子真的是舒服的不行。

  難怪那么多人擠破了腦袋想要嫁入豪門,沈嘉檸只覺得宋家就完完全全是個偽豪門,或者說因為自己是仇人的女兒,所以從來沒有真正享受過所謂的豪門待遇。

  不過想來就算是宋舒婷當年最受寵的那幾年,大抵也沒過過這種神仙日子,畢竟宋家比起裴家差了不知道多少。

  話又說回來,沈嘉檸不得不承認,施慧卿是個好婆婆,待她也一直不錯。

  縱然前世因為她一直在傷害裴時瑾,她也從未對她用過什么齷蹉的手段。

  這輩子,她待她只會更好。

  出錢出力又從不對她和裴時瑾的生活指手畫腳,貼心的不行。

  沈嘉檸吃了點早餐,整個人才提起幾分精神,簡單收拾了一下化了個淡妝,看著時間還早,便到陽臺的藤椅坐著曬了會太陽。

  暖洋洋的陽光籠罩在身上,說不出的舒服。

  這時,顧相思的電話打了進來,沈嘉檸摁下免提。

  “檸檸,我跟你講,不知道哪個缺德的傻缺雇的水軍,直說你拿的冠軍是裴家和沈家給你買的獎項,說什么你連給‘寧迦’提鞋都不配,‘寧迦’才是國內珠寶設計師的第一人,簡直是要笑死我了!”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