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錯小說網 > 閃婚后,禁欲蛇夫夜夜纏歡 > 第1章 訂婚
  “徒兒,你天生旺夫旺子旺門第,是萬年罕見旺旺旺八字!”

  “可惜你五行缺金又命里散財,二十歲前如果不能攢夠這個數,將會慘歷世間最兇之劫——窮劫!”

  “窮劫不除,餐餐吃土!”

  “窮劫不度,十年你都別想換新內褲!”

  若清觀內,智遠老天師表情嚴謹、肅穆地給宋真解讀最新的卦象。

  宋真眉頭緊鎖。

  她雖玄術大成,卻算不了自身命數,師父這番肺腑之言,不得不信。

  吃土就算了,內褲這事聽得她腹直肌一緊。

  “我即刻下山,賺錢,渡劫!”

  話落,宋真進藏書閣,連吃五本生存秘籍:民法典、刑法、駕考知識、高考寶典、計算機實操全書。

  之后背上劍匣,離開若清觀。

  自她下山后,智遠老天師帶著眾徒子徒孫們連著三天三夜,舉觀相慶!

  ……

  三日后。

  宋真跋山涉水回到了五年未歸的老家——一棟1.5層豪華瓦房。

  一輛五米長的勞斯萊斯渾身散發威懾氣息杵在瓦房前,圍著車子的還有數十個黑色西裝保鏢,與瓦房的天然古樸氣質格格不入。

  屋內的真媽或許聽到了動靜,疾步跑出來。

  見到宋真,狂喜,大聲吆喝:“真真!你回來得太是時候了!有人送上兩百萬聘禮,要跟你訂婚!”

  真媽年過五十卻有一頭黑得發亮、瀑布長發,看起來三十歲不到。

  那嬌媚面容下的夸張表情絲毫不含蓄地將內心暴露:不知道哪家的傻蛋如此大義?敢娶我這個癲女兒!

  宋真下山是賺錢的,不是來結婚,所以對于兩百萬聘禮,面色無波。

  她看著五年未見的媽媽,本能地說了點寒暄話:“母上,我說過,你命里克夫,切勿再嫁,你卻在我離開的五年里,改嫁了四次?”

  第五任丈夫剛剛去世半年的真媽:“……”

  自從宋真十歲那年被蛇咬了后,村里的人就不喜歡聽宋真開口說話,因為她說的都是——

  “東邊那座山凌晨會崩,死十一,傷百余。”

  “你家的小花還有三分鐘斷氣。”

  “你背后有個飄了五百年的女鬼,她叫凌四娘,眼睛兩個洞都是空的。”

  何況五年前宋真才十三歲,誰會把她的話當回事?

  剛才中途就想要打斷宋真來著,但真媽畢竟耳根子享了五年清凈,反應既已生疏,索性擺爛,板著臉道:

  “我是不是命里克夫不知道,我只知道,你這死丫頭克我!正好現在有人跟你綁姻緣,今天非把你嫁了!”

  真媽拉著宋真進了客廳。

  僅僅十來平米的客廳里此刻堆了兩個大皮箱。

  蓋子一開,全是紅燦燦的現金鈔票。

  “你就是宋真小姐?”

  七十九歲的老者上前,扶著那對老花眼鏡打量她,眼神里露出百分之兩百的失望。

  她穿一身粗糙的灰色布衣且算了,那枯黃的臉頰長滿黑麻子,背上背著一把破爛的桃木劍匣,頭上頂著個鳥窩,鳥窩中心有兩只麻雀安詳地在睡覺……

  老者從未見過邋遢得如此徹底的女子。

  宋真同一時間也在打量眼前半身入土的老頭,搖頭道:“別訂婚了,訂墓地吧。”

  邊說邊遞上她師兄——西山墓園負責人的名片,面無表情繼續推銷——

  “品牌現墓,不爛尾,不套路。”

  “豪華單間、雙人間、家庭套間,間間坐北朝南,套套正面向陽,依山傍水,開闊明堂。另有玄門管家二十四小時在線,售后有保障。”

  “現在訂購不要九千九,不要九百九,只要九十九。九十九萬拎棺入住,九十九萬包送地府。”

  “啊,這……”老者被她噎得差點當場去世。

  真媽上前把宋真拉到了一邊,往她胳膊肉重重擰了團麻花。

  “跟你訂婚的不是他,是一位大少爺,二十六歲,就比你大八歲,這是他們家的管家,接你過去先培養感情,兩年后領證!”

  “?”

  宋真蹙眉,二十六歲……

  她思索兩秒后道:“婚后財產,夫妻均攤,配偶命長,月分月光!”

  這與她聚財消災的目的背道而馳。

  但如果非要訂婚也不是不行,遂補了句:“聘禮一億,否則免談。”

  真媽僵愣住,那個破道觀,還教婚姻法?

  頭頂的半空突然浮現出宋真在山上的破道觀里念書的溫馨畫面。

  真媽強行將腦海一掃而盡,急道:“什么一億,想錢想瘋了吧!我為了你倒是愁出了一億根白頭發,不管,這門婚事,我先同意了!”

  她同意?

  宋真瞇眸,“母上,你婚嫁五次,姻緣已斷。若要再嫁,月老不干。”

  “我嫁什么嫁,要嫁的是你,死丫頭非要氣死我!”

  真媽眼看著下一秒就要翻白眼,突然被旁邊的老者抹著汗額打斷:“宋真小姐,如果你覺得聘禮少,可以跟我去京都,和我們家大少爺再談一談。”

  “我家大少爺名為霍云洲,是全球福布斯財富榜第十位,身價九千九百萬億,別說出一億聘禮,多少億都出得起。”

  真媽翻了一半的白眼又原路翻了回來,錯愕轉頭:“你剛才說,我未來女婿身價多少億來著?”

  真媽沒聽清,但宋真聽清了,是九千九百萬億。

  不等老者答話,宋真聲音洪亮道:“我去。”

  老者:“……”

  她要不要把“貪財”表現得這么明顯?

  宋真跟真媽又道了簡單幾句寒暄后,雙手抱拳,道:“青山不改,綠水長流,母上大人,后會有期。”

  真媽聽得一把鼻涕一把淚,“嗚嗚……媽媽舍不得你……”

  “舍不得?那我吃個飯再走。”

  “滾!麻利地滾!”

  真媽用力把宋真推上了那輛長款黑車。

  等車身徹底遠去,真媽雙手合十,默念:“多謝老天爺保佑,雖然我女兒被蛇咬后瘋癲了八年,人見人嫌!但……”

  “至少還有個眼瞎的傻蛋,娶我女兒?嘿嘿嘿……”

  “只要這門婚事敲定,我給您老人家天天供奉豪華雞肉套餐!”

  老天聞言,當即攜來一道雷:“轟——”

  ……

  與此同時,京都。

  霍氏集團大廈頂層的總裁辦公室,寬敞奢華的辦公桌上除了電腦、文件外,還有一個透明的玻璃器皿。

  里面,一條金色小蛇正在狹窄的石洞里休憩。

  “訂婚?”

  沉寂的空氣被一個低沉、磁性的嗓音打破,小蛇驚醒,瑟瑟發抖。

  辦公桌前,男人敲著鍵盤,薄唇微掀:

  “我沒空,給老六。”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