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錯小說網 > 閃婚后,禁欲蛇夫夜夜纏歡 > 第2章 偶遇
  “給什么老六!我看你霍云洲就是個老六!”

  霍老爺子暴跳如雷的斥責聲持續穿透手機聽筒:

  “四年前我給你介紹一個女孩,你把她甩給了老二,兩口子結婚四年,孩子已經上幼兒園,我算你功德一件。”

  “三年前我又給你機會,結果你甩給老三,那兩人都在醫院工作,也算合得來,我不怪你!”

  “兩年前你再次甩給老四,老四本來沒人要,勉勉強強原諒你!”

  “今年,你還敢推給老六?老六他還在讀高中!”

  “這次無論你說什么我也不會妥協,非把你的紅線給綁死了!”

  霍云洲被電話另一頭的霍老爺子說得面無波瀾,“爺爺,作為霍家長子,我立志修身齊家治國平天下,現在,還在修身階段。”

  “修什么身!我看你修的是光棍精!二十六年的光棍成精了你也不嫌丟人!”

  “……”

  霍云洲說不通,索性把手機通話調整成靜音,隨意放置在旁邊后,繼續敲鍵盤工作。

  霍老爺子還在屏幕另一頭叫嚷:

  “大師這次替你選的女孩命格超凡,絕世罕有,他還說若是霍家不娶她,三代之內必家財散盡,淪落至天橋乞討!”

  “她過幾天就會到京都,我把全京都圈子里的人都請來了,這個婚,你不訂也得訂!”

  “嘟——”

  電話終于掛了。

  真皮座椅上,身穿矜貴高定白色襯衣的霍云洲淡淡揶揄:二十六年的光棍就算成精?精怪的門檻這么低了?

  他笑了笑,眼尾輕輕上揚,淡如蜻蜓點水。

  忽然,身體一抹異動。

  霍云洲臉色猛地繃緊,修長干凈的大手扶住脖子上隱有松動的領結。

  這個感覺是……

  他勉強壓下這陣莫名的躁動,轉即拿起手機,撥通一則電話。

  “我去s市找你。”

  “嗯?現在不是才夏天么?”手機里傳來另一個男人優柔而戲謔的聲音,“咋的?周期紊亂了?”

  “就當是吧。”

  霍云洲語氣徒生幾分煩躁。

  ……

  三日后。

  霍云洲坐在勞斯萊斯后座,車子正往機場方向出發。

  恰好途徑一個十字路口,他忽然嗅到一股不同尋常的氣息,鼻尖微動。

  就在下一秒……

  “颯——”

  一把木制長劍橫空飛來,直插車子正前方五米距離的斑馬線!

  緊接著是剎車聲巨響,勞斯萊斯驟然停下。

  后面的車子跟著“滴滴滴”叫喚了兩聲,最后憤然變道駛離。

  車內,霍云洲身體的不適恰好發作,一只手臂抵著前面的座椅上,身子前傾,赤金色的眸仁里異常熾熱。

  至于方才那個氣息,轉瞬,就消失了。

  駕駛位司機緊張轉頭,問:“霍總,您沒事吧?”

  他聲音不太平穩,“下去看看怎么回事。”

  “是!”

  司機應聲下車,走到那柄木劍前,瞬間瞳孔大驚。

  遠看時,那柄木劍赫然佇立,給人一種直插入地面的既視感。

  但仔細一看卻發現木劍底端和地面并未直接接觸……

  忽然斑馬線疾步奔來一個女子。

  女子把木劍拔起,挑起尖端,不知看到了什么,輕輕一笑。

  而后干凈利落地將木劍收回暗紅色劍匣。

  “救人兩命,勝造十四級浮屠,不用謝。”

  她對司機說完,轉身往那座中心大廈走去。

  司機盯著女人背影,滿臉愕然:這人玩木劍,險些引發交通事故,居然跟他說,不用謝?

  還有,她打扮怎么如此古怪。

  哪怕只是短暫一瞥,司機看到了女人臉上的黑麻子。

  再看那團背影,一身草莽布衣,頭頂鳥窩,腦后披著荊棘叢生般的長發,亂糟糟的。

  京都什么時候混入野人了嗎?

  回到車上,司機仍覺得難以置信,向后座的總裁解釋道:“霍總,是個野人,在街頭玩木劍……”

  “野人?”

  霍云洲手腕又傳來一股劇痛,腕表處兩片蛇鱗浮現出。

  得盡快去s市……

  他冷聲令道:“別管了,走。”

  一聲令下,勞斯萊斯再度發車,駛離現場。

  不遠處的街道,宋真雙手抱著劍匣,劍匣在手臂間劇烈震顫。

  一個尖銳嘶鳴響起:“可惡,可恨,只要我攔翻那輛車,奪取紫微帝星命格,我下輩子就能投胎富貴人家!該死,你該死!啊!”

  這聲音只有宋真聽得見。

  紫薇星命格乃天下命格中至尊至貴的一類,牛鬼蛇神皆趨之若鶩。

  尤其是投胎鬼,趁著死后游離在人間的短短七日光陰,奪取生人命格為下輩子謀福祉的惡行比比皆是。

  宋真對于這種惡鬼,從無半點憐憫。

  她默念咒語:“九天星辰,伏魔鎮邪,滅!”

  語畢,劍匣里傳來痛苦的呻吟。

  “啊!別吃我……啊!我錯了……饒了我吧……啊啊啊啊!”

  整個劍匣發出劇烈震顫。

  在一陣猛烈掙扎后,里頭的投胎鬼徹底被那桃木劍吃干抹凈。

  老管家帶著保鏢迎面跑過來。

  前者抹著汗,氣喘吁吁道,“宋小姐,理發師等你半小時,你怎么跑這兒來了?”

  她淡淡道:“三天沒進食,看到了好吃的,習慣性出手。”

  三天沒進食?

  他們回京都這一路分明吃香喝辣,嘗盡各種山珍海味,結果這宋真居然說沒進食……

  這讓老爺知道了還以為他怠慢貴人!

  老管家隱有不快,默默聯系人去定制頂級大廚親制美餐。

  隨后領著宋真往身側那棟大廈走。

  大廈四樓,被包了場子的奢華理發館,首席托尼老師站在宋真身后,對眼前這團頭發下不去手,臉上更寫滿了抗拒。

  老管家黑著臉喊道:“再加十萬!”

  托尼老師身子一震。

  金錢驅動下,他拿起了手里的干洗噴霧。

  “呲——”

  原本荊棘叢生、甚至還摻雜枯葉碎末殘渣的鳥窩,在理發師清洗、裁剪養護、染色、定型等神操作下,變成亞麻淺棕波浪大狂卷。

  空氣感的劉海在她額頭輕輕浮動,為那張輪廓精美的小臉增添幾分別樣的甜美。

  可惜臉上那些黑乎乎的麻子很煞風景。

  老管家一時半會還沒什么辦法,“先這樣吧!”

  幾分鐘后,宋真換上一件紅色簡潔長裙,抱著木劍匣,挑眉問:“你確定他,身價九千九百億?”

  宋真之所以會問,是因為她在來的路上用老管家提供的生辰八字算過霍云洲。

  結果:此人早已投胎往生!

  老管家敷衍的回答:“我家大少爺很有錢,宋小姐你放心吧!”

  宋真危險地瞇了瞇眸,終是坐上那輛長款勞斯萊斯,往京都頂級七星酒店進發。

  一場聲勢浩大的豪門訂婚宴正在等著她!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