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錯小說網 > 閃婚后,禁欲蛇夫夜夜纏歡 > 第10章 最近餓了不挑食
  幾個保鏢抄家伙上前圍住宋真。

  卻見宋真旁邊,同樣戴著斗笠、容貌不詳的劍童手中劍匣隱隱震動。

  緊接著,宋真默念一句咒語。

  劍匣里的紅蓮圣元劍猛地出鞘,以破竹之勢劃破長空,最后自上而下九十度直插張真人的檀木大桌!

  發生得過快。

  年過五荀、身著道袍的張真人只聽見“咚”的一聲。

  再度垂眸,就看到距離自己二十公分的正前方,桌上那柄通體散發著赤色火焰的高級法器!

  第一次見到這種比天師劍更高級別的法器,張真人道袍之下一雙腿情不自禁、瑟瑟發抖。

  然而當他仔細打量宋真,卻看不出丁點修為。

  她旁邊那個劍童,雖有些靈力涌動的跡象,卻……很低微。

  究竟是怎么一回事?

  這兩人雖然看起來不像是能驅動高級法器的人,可眼前的法器不像是假的!

  張真人眼見場面成百上千排隊著的客戶,起身,直指宋真,“抓住這用木劍當眾行兇的女人!送她去警察局!”

  “神仙姐姐?怎么辦?”霍逾銘見場面失控,抬頭用腹語問。

  宋真淡淡一笑,“看著辦。”

  宗玄觀以突發情況為由,順道驅散了眾人。

  那些原本慕名而來的客戶各個罵罵咧咧。

  “好不容易預約到了張真人的號,結果被個耍木劍的江湖騙子給攪黃了。”

  “可是我聽到那個求子的男人在電話里質問他老娘當年是不是真的在地上灑了豆子,之后居然還掩面痛哭了起來!搞不好,真是個大師!”

  “不管真真假假,這兩個人不是會被送去警察局嗎,究竟是不是騙子,等警方通報就知道了!”

  ……

  同時間,保鏢們將宋真和霍逾銘送到了肅穆、莊嚴的——

  宗玄觀vip會客室。

  四下沒有別人,張真人恭恭敬敬地給宋真奉茶,殷情道:“方才只是權宜之計,望仙人見諒!不知道仙人今日到訪鄙觀,所為何事?”

  宋真坐在尊位,面無波瀾道:“和張真人共謀生財之道。”

  “啊,生財之道?”

  張真人借著玄術坑了不少百姓錢,聽了這話以為是組織上頭派人來微服私訪,查賬。

  雖有心虛,卻也不乏對策。

  “請仙人放心,宗玄觀時刻秉承取之于民、用之于民的基本原則,絕無斂財之念。另外……”

  他打開手機里的繳稅證明頁面,補充道:“我每年超額納稅數十億,分賬上百億積極發展福利事業,不限于救助貧困山區兒童、流浪小動物、為玄門老祖塑金身!見笑了,見笑了。”

  宋真聽了,眉心一跳。

  她這邊絞盡腦汁在度窮劫,眼前這個張真人卻可隨意散財……

  真的是撐的撐死,餓的餓死。

  這更讓她堅定了來此的念頭:劫富濟貧。

  “我也不繞彎子,”宋真開門見山,直道:“本人初來乍到,對京都不熟,看你資源人脈都不錯,每個月你上交五份資源,我不吃小鬼,只吃七階以上的兇鬼。”

  “!!!”

  張真人頓時明白了。

  他玄門第一網紅,名聲在外,活當然多,請他上宅子驅邪驅鬼數不盡數,每個月至少幾百個單子。

  宋真,就是懶得自己去滿地搜鬼,直接從張真人手里搶現成資源!

  確切來說,其實也不算搶。

  因為七階以上的兇鬼,張真人遇上了都是花點銀錢買通,讓那些兇鬼暫時別搞事,好讓他在客戶那邊蒙混過關,賺個名聲。

  他一個小小真人怎么可能真去硬干……

  “仙人,您確定要七階以上?”張真人有些難以置信,試探地問。

  宋真:“本來只吃十階,最近餓了,不挑食。”

  “……”十階!這是個什么大佬!

  張真人語氣更加恭敬:“仙人大義!當下就有七階的惡鬼,纏擾我一位白金級客戶家數年了,出價兩千萬,如果您能出手,吾輩自當感激不盡!”

  確切地說是那個惡鬼不止是頻頻犯事,還一次一次訛詐張真人。

  張真人為了保住大師的名聲,只能出遠高于市場價,一次次喂飽那個惡鬼,如此一來價格水漲船高。

  眼下,他巴不得有個大佬出面,把那獅子大開口的惡鬼弄死!

  哪怕讓他出點錢,也沒問題。

  宋真看張真人的表情,就知道是騾子是馬,蹙眉一笑,“兩千萬?你確定?”

  “額……”張真人砍價不成,立即老實交代:“是首付兩千萬,驅鬼成功后,尾款還有三千萬。”

  “把首付和地址給我。”

  宋真話一落,在旁邊吃水果的霍逾銘猛地一個激靈。

  完美!這么快就來活了!

  ……

  說是說驅鬼。

  但張真人留了一手,給這個鬼通風報信。

  【京都來了大觸,你當心了。】

  如此一來就算宋真沒干過那個七階惡鬼,以后張真人還能跟惡鬼們繼續維持好表面上的“合作”關系。

  惡鬼正控制著豪門少爺周存扈的身體將一個年紀不大的女孩壓在地下室的床上。

  收到這條暗語,絲毫不在意。

  “七階了,我怕什么大觸!還以為我跟那些廢物道人一樣!”

  說罷,更加下了死勁。

  身下的女孩已被他折磨得不成人形,手腕、腳踝被生生地釘在床上,血染紅了整個床單,嘴邊也沁著血絲,瞳孔逐漸泛白,如一條瀕死的魚。

  “救……救……”

  “吵死了!”

  周存扈敗了興致,拿起床邊的刀,砍了下去!

  這個惡鬼八百年前是個官家家丁,因垂涎官家千金被亂棍打死,死后徹底化身厲鬼,不斷附身男人,對妙齡少女慘無人道施加暴行。

  八百年來,數以萬計的少女被他以殘忍手段虐死,就連死后初化的鬼魂也被他撕咬、吃得丁點不剩。

  借著吃鬼魂,這個強奸鬼等級越來越強,一般的玄門道士已無法制伏他,只能替有錢的客戶們賄賂他,讓他別動那些千金們。

  如此賄賂,助長了惡鬼的氣焰,這兩年為所欲為!

  女孩慘死在了床上。

  靈魂飄出身體的那一瞬間,就被虛空中猛然張開的血口咬住。

  “啊!!!”

  慘叫之際,魂魄已被這惡鬼瞬間撕成了碎片。

  惡鬼吃飽后,回到周存扈的身體,朝女孩尸體吐了口口水,然后走出地下室。

  輕蔑地吩咐同樣被小鬼附身的手下:“處理干凈了!”

  “是!”

  周存扈接過手下遞來的西裝,穿好,隨后是點了根煙。

  邁著可怖陰森的步子,往外走。

  邊走,那狠厲的目光里溢出一絲譏諷。

  “這些弱無縛雞之力的新鬼,吃膩了!我來嘗嘗大觸是什么味道!”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