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錯小說網 > 閃婚后,禁欲蛇夫夜夜纏歡 > 第11章 不假大師
  京都周家,豪華三層別墅外的石子道。

  宋真手握張真人推薦信,戴著斗笠面紗,攜劍童霍逾銘徐步邁近。

  “我家太太已在客廳等候,大師,請!”傭人躬身道。

  “嗯。”

  一大一小踏入客廳,忽見到床邊的茶座上有兩個熟悉的面孔——周湘楠和霍夢嬌。

  “神仙姐姐!我姑姑在這里!”

  “慌甚。”

  宋真一句腹語將緊張的小劍童安撫下去。

  畢竟是熟人,為保萬無一失,她憑空捏出兩道金符,分別貼在她和霍逾銘的手臂上。

  金符隱沒,斗笠下的面孔如同增加了一層屏障,讓人絕對認不出容貌。

  “大師來了!快請進來坐!”喊話來自正廳沙發上,周湘楠的母親周太太一身雍容華貴,脖子、手腕皆佩戴佛珠,起身相迎。

  宋真稍稍打量貴婦面相,此人印堂隱有黑氣,少女時期曾險遭惡鬼襲身,但好在自小有佛珠護體,算是靠著外在的法器避開了命中的兇劫。

  因而這位周太太對于佛道之人極為尊崇,年年供奉香火錢,已是宗玄觀的白金客戶!

  見了張真人介紹的大師,立即恭敬地將宋真兩人請到沙發入座。

  整個客廳四處可見燈源。

  哪怕是白天,依舊燈火敞亮。

  然而五階以上的鬼均可在白日行兇,更何況按張真人所言,此地有七階鬼,這點燈源完全影響不到。

  宋真坐在沙發,遞上推薦信,自我介紹:“周太太,本人道號不假,應張真人之托,來此地驅邪。”

  “不假大師,感謝您不遠萬里趕來相助,”周太太將推薦信納入背后,急道:“恰逢這幾日我心緒不寧,您幫我看看這個。”

  周太太伸出雙手,手中白玉佛珠摻入了紅色的血絲。

  開光的白玉見血,對于陽壽本已耗盡的周太太來說,不是好征兆。

  宋真在血絲中還能看到纏繞的邪氣。

  再看整個屋子,周身都繚繞一股濃郁的黑氣,很顯然就是惡鬼在此常駐了。

  這間宅子常駐的人,除了周先生周太太,還有周太太的一兒一女。

  大女兒,正是不遠處窗邊跟霍夢嬌聊天的周湘楠。

  至于小兒子……

  “周太太,周先生和貴公子呢?”宋真問。

  “老的在樓上書房,至于那小的,每天都在外面打牌喝酒,終日游手好閑,要到半夜才會回家!”

  “了解了。”

  宋真確定樓上沒有鬼,隨即掐指一算,再瞥了眼墻壁上的時鐘,眼尾一揚。

  不用等到半夜,周少爺正在回來的路上。

  只需碰個面,是人是鬼她一眼就能瞧出來。

  突然,一個刺耳的笑聲響起:“哈哈哈,那鄉下村姑丑八怪宋真在我們霍家地位連狗都不如,我爺爺對她啟動了背景調查,究竟是個騙子還是個傻子,很快就會被看光光了!”

  宋真聞言,輕擰眉心。

  小侄子霍逾銘連忙用腹語:“神仙姐姐,我姑姑年紀還小不懂事,您千萬別動怒。”

  宋真揶揄:是挺不懂事的,說話還不如四歲小孩中聽。

  然而下一秒,又聽見周湘楠的話:“夢嬌妹妹,對丑人來說,細看是一種殘忍。你們還是心態放寬點……”

  “直接把人送警察局吧。”

  霍夢嬌:“湘楠姐說得也對,等我回頭給我爺爺打電話,讓警察叔叔來給那個不知死活妄想升天變鳳凰的野雞上一門法制課!”

  野雞?在宋真剛入玄門的時候,就是靠砍最低級的新手怪——野雞升的級。

  現在她玄門等級已高不可測,卻被人罵成這種低級精怪,牙口都快被她磨平了。

  小侄子霍逾銘試圖勸和:“神仙姐姐……”

  但說著說著還是吞了回去。

  因為不遠處的霍夢嬌又喊了一句:“她估計還想等我哥回來坐實她霍太太的身份呢,也不撒泡尿看看自己,我哥要是見了她這么大一坨屎,以后怕不是真要光棍到死!”

  “……”

  宋真挑眉微笑,對周太太道:“貴府確實有鬼,需一一排查,從周小姐和霍五小姐開始。”

  周太太瞳孔一震。

  果真是大師,一眼就看出窗戶那邊的客人是霍家的五小姐!

  她趕緊朝窗邊招手,“湘楠,夢嬌,你們兩快過來,讓大師看看。”

  窗邊兩人愣住。

  霍夢嬌瞥見那兩個戴斗笠的,一臉排斥,“我還是算了,我最不喜歡故弄玄虛。”

  “看在我的面子上,先依著我媽吧。”

  在周湘楠的帶領下,霍夢嬌不情不愿來到沙發區。

  兩個人坐在宋真對面。

  周太太還想介紹一番,宋真直接擺手,“不必多言。”

  她先是拿出三根竹簽,遞給周湘楠,“周小姐,是人是鬼,一抽便知。”

  周湘楠掃了眼宋真的身材三圍,被金符篡改數據后的宋真在京都第一美人面前絲毫沒有威脅。

  周湘楠滿意揚唇,隨意抽了根竹簽,優雅笑道,“勞煩了,大師。”

  宋真翻開竹簽,只見竹簽上寫著四個大字:【無中生有】

  她冷道:“下下簽!”

  “你……!”

  未等周湘楠發火,周太太先急了,“大師,此簽何解,我女兒應該不會是……”

  不會是鬼吧!

  宋真瞥著竹簽,不緊不慢地解讀:

  “小姐年芳二十三,膚白貌美世無雙。”

  “金銀珠寶看不上,心中有束白月光。”

  “蠢鈍無知窮計算,千回百轉偷情郎。”

  “空費一身佳人妝,無中生有鬼斷腸!”

  三言兩語道破周湘楠心中之鬼,周湘楠頓時啞口無言,臉色驟變紫紅。

  旁邊的霍夢嬌嗤笑。

  “這都什么口水詩?要是這樣就能當大師,那我霍夢嬌就能當你祖師~”

  “夢嬌,禍從口出,切勿冒犯不假大師!”周太太蹙眉制止。

  霍夢嬌不以為然,雖然她棄理從藝,但高中那會兒物理化那都是年級前列。

  與其聽這些花里胡哨的算命之說,她寧脫了褲子聽自己放屁,順便再拉點東西,驗證一番牛頓的萬有引力。

  對于迷信的周太太訓斥她,當下霍夢嬌心中只有一句話——

  “無知蠢婦!國家欠你一次九年義務!”

  當然最主要的,還是這個戴斗笠的所謂大師把她偶像說成蠢鈍無知的戀愛腦,她堂堂霍五小姐豈能忍?

  霍夢嬌從剩下兩根竹簽隨手抽了一根,連著手機一起拍在桌上。

  手機通話界面赫然顯示出“110”這三個數字。

  霍夢嬌言辭狂妄道:“你不是什么大師嗎?我抽簽了,你現在就算算我霍夢嬌。”

  “若是算不準,我即刻報警送你去監獄當裁縫!”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