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錯小說網 > 閃婚后,禁欲蛇夫夜夜纏歡 > 第14章 未婚夫返京
  宋真微微蹙眉。

  提起那個卦象顯示已經投胎的男人——霍云洲。

  他是什么來歷,喜不喜歡她,宋真本來是沒有半點興趣。

  只不過想到師父說的:一億聘禮將會漏到只剩兩塊錢……

  若是霍云洲不跟她領證,她到時候還得掏一億還霍家?

  血虧。

  宋真思索之際,忽然兩個佝僂的身影落入她眸中。

  只見不遠處,兩位體態蒼老、面容枯槁的老人拿著一張妙齡女子的照片四處焦急詢問:

  “請問您見過我女兒嗎?”

  “她早上跟我們一起出來逛街,街上人多,逛著逛著就走丟了,電話也打不通。”

  “這是我們唯一的女兒,剛考上大學啊……”

  路人未免不耐煩,將其推倒在地,怒吼:“丟了人去找警察!找我們干什么!”

  面對謾罵,外地的兩個老人老淚橫出,無助的神色落入宋真眼底。

  宋真目光掠過老人手里的照片,掐指一算,神色頓暗。

  那女孩,在今天上午十點被那個七階強奸鬼所害。

  尸體化成血水,已隨著地下水道淌入河流,連魂,都被那惡鬼吃了……

  永世無法入輪回。

  宋真握著皮箱的手不由得一緊。

  兩分鐘后,一名身穿白色長裙的少女款款地走向兩位六旬老人。

  “爸,媽。”

  少女清脆的聲音落入兩個在地上埋頭痛哭的老人耳中。

  老人淚目抬頭,看到那長得跟女兒一模一樣的人兒,瞳孔里閃現短暫的驚異。

  再之后,所有情緒均被萬千失而復得的激動掩蓋。

  三人抱成一團,沒人看得到那白裙少女脖子后隱沒于雪白肌膚的一張金符。

  “宋真,逆道而行,必遭反噬!”

  “反就反嘞您!”

  宋真冷嗤,對心中那道警告沒有多大波瀾。

  只是打開手機的時候,看到她那存了一個億的理財基金猶如犯了天條直線飄綠,不禁舔了舔唇。

  反噬來了,本金不保!

  不過,既然那一個億命中注定要漏,倒不如漏給需要的人。

  她收回目光,帶著霍逾銘離開步行街。

  ……

  與此同時,京都整個玄門掀起了一陣雷鳴般的轟動。

  “周家那個七階鬼被殺了!成百上千的小鬼正排著隊往京郊方向撤退!各位道友,想撿漏的速去截殺!”

  “難道京都來了新的天師?這么快就把那個惡棍除掉了!”

  “不應該啊,天師這種段位只收徒和閉關修行,幾個會干正事啊?”

  宗玄觀內,張真人看著炸成熱鍋的玄門群,眼神閃爍著亮光。

  那個戴斗笠的女人,竟是個真大觸!

  若是能讓這樣的大人物加盟宗玄觀,以后他這小小道觀還不得飛起,征服全球!

  張真人趁熱打鐵,套近乎的語氣給宋真的微信號發了條信息。

  【張真人:仙姑,用餐了嗎?要不要來宗玄觀坐坐,這邊來了點新茶!】

  ……

  半小時后。

  【張真人:上次的事多謝仙姑出手幫忙,宗玄觀想邀請您給觀內的學生出一堂分享公開課,價格您盡管提!】

  ……

  一小時后。

  【張真人:轉賬¥500000】

  【宋真:已收款】

  宋真收完錢后沒急著回話,此時她剛好抵達幼兒園門口。

  幼兒園因為霍逾銘的失蹤早已陷入慌亂之中。

  園長看到門口的霍逾銘,直奔而來,邊跑邊大罵。

  “你這小鬼!誰允許你私自跑出去的!”

  “不會說話、不配合指令,已經夠給我們園子惹事了,還敢亂跑!”

  園長說著說著已經來到了霍逾銘跟前,甩著巴掌正要呼到霍逾銘臉上,忽被旁邊的宋真抬手扼住了手腕。

  宋真問:“這巴掌打下去,你擔當得起?”

  “要你多管閑事!”

  園長言辭依舊囂張。

  他知道霍逾銘——霍家二少爺的親兒子。

  霍家乃京都大戶,一般人是不敢惹。

  只不過這個霍逾銘不會說話,平日里不聽從指令,舉止形同傻子,告不了狀~

  加上園長藏的私房錢昨晚被老婆找到了,正愁沒處發火,這會兒有個不能告狀的傻子惹了事,不打白不打!

  園長用了猛勁抽出被宋真扼住的手,冷不丁地朝霍逾銘打了下去。

  手掌心沒碰到霍逾銘的臉,霍逾銘身形利落閃到宋真后面。

  沒收住力氣的園長猝不及防、栽倒在地,和一坨狗屎親密激吻。

  連帶著不中用的肥腰也閃了。

  宋真垂眸,看來這個幼兒園上不得。

  “拿紙筆,我現在就給霍逾銘辦退園手續!”

  退園?

  園長一時之間顧不得嘴里的狗屎,爬了起來。

  雖然霍逾銘是個“傻子”,可畢竟是霍氏集團總裁霍云洲親自把他這大侄子送來的。

  因為需要特殊照顧,霍云洲每個月多出了200萬的照料費呢……

  辦退園,以后這筆錢,不翼而飛了?

  園長頓轉嚴肅,嘴邊噴著糞屑邊叫罵:“你是什么阿貓阿狗?給他退園,你夠格嗎?”

  “好說。”

  宋真掀開斗笠,露出一臉的麻子。

  “我是他大伯父的未婚妻,按輩分他叫我一聲伯母,四舍五入,也算是他半個母親了。”

  這是什么四舍五入法。

  “瘋子!”

  園長冷笑,“這小鬼的大伯父是霍家大少爺、霍氏集團的總裁霍云洲!”

  “我四個親女兒、五個侄女、六個外甥女天天爭破了頭地搶財經雜志,就為了看霍云洲的一則采訪報道。”

  “那是全城最尊貴的頂級豪門黃金棍。”

  “就你?一個滿臉麻子的女人也配做他未婚妻?開什么國際玩笑?”

  宋真被園長嘲諷,不覺得生氣,僅僅低頭用眼神問霍逾銘:“你大伯伯這么受歡迎?”

  霍逾銘:“還行吧,不過神仙姐姐放心,大伯伯見了神仙姐姐,眼里肯定再也容不下她人!”

  “嗯,這倒中聽。”

  宋真滿意點頭后,喚了句:“出鞘!”

  正打飽嗝的紅蓮圣元:“?”

  愣了兩秒,赫然飛出劍匣。

  宋真:“太漏了,威風點。”

  “得令!”

  圣劍陡然一晃,看似笨拙的紅色桃木劍兀地變成一把長兩米、高三米的殺豬刀,威風赫赫地懸在了園長頭頂。

  園長抬頭,眼白死去活來地翻滾。

  媽的,大白天見鬼了?

  “辦、辦、現在就辦退園……”

  ……

  辦完手續,園長送走宋真和霍逾銘后,轉頭就給通訊錄里留了電話的霍家人一一打電話。

  先是通知霍逾銘的母親董明燕。

  “霍太太,有人來幼兒園自稱是半個您,把您兒子帶走了!”

  在滿意地聽到董明燕在電話里一陣罵娘后,又聲色急厲地給霍云洲打電話。

  “霍總,有人假冒您未婚妻,強行給您侄子辦了退園手續!我盡力阻止,但她帶了一把巨型殺豬刀……”

  “?”

  霍云洲剛抵達京都機場,臉色頓沉。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