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錯小說網 > 閃婚后,禁欲蛇夫夜夜纏歡 > 第29章 被九億億身價的他強吻了
  樹林中,風聲呼嘯。

  宋真瞥向青冥的眼神泛著點點金光,“險些忘了,砍了你的妖頭,我還能拿到九億億的賞金呢。”

  “是呢,”青冥輕笑聲里摻著寵溺的韻味,“不過我這么值錢,砍了你舍得嗎?”

  “那我先砍一刀試試!”

  宋真話落,念出咒語,紅蓮圣元迅速蓄滿靈力,往青冥所在方向重重一砍!

  一道火柱,沖破嘶鳴的風聲瞬發而出,火柱直接打在了黃金蟒袍上。

  青冥臉上的面具被劍氣赫然震出了一條血紅色的裂縫,面具下那雙金眸卻始終溫柔似水,身形也沒動。

  “你怎么不回手?也不躲?”

  宋真的疑惑,只換來青冥淡然一笑,這樣的感覺讓她很不快。

  突然,空氣里傳來“嘎吱”一聲。

  是青冥臉上的面具發出來的。

  看起來,面具很快就要沿著裂縫繃開了!

  宋真當即凝神注目,要看看這個妖盟協會會長長什么樣。

  青冥察覺到了她的意圖,身形一晃,轉眼就來到了宋真身前。

  “你!”

  宋真震驚,青冥突然俯首,在面具脫落的同一時間,吻住了她的唇。

  妖氣、香氣猝不及防地交織、融合。

  “!!!!”

  宋真呼吸一滯,心跳莫名加快。

  一定是瘋了。

  堂堂玄門大師,被一只大妖強吻了!

  讓宋真羞恥心更甚的是,這只大妖身上的氣息,居然莫名好聞。

  她被這抹香氣迷的暈暈乎乎。

  青冥眼尾得意上揚,伸出手扣住了她的后腦勺,薄唇噙著她的唇,加深了這個吻。

  幾道極具魅惑的嗓音從胸腔傳出。

  “為什么不回我消息。”

  “為什么不理我。”

  “真想去更深的地方,狠狠地懲罰你。”

  這些聲音如夢如幻,是他故意要她聽見的心聲。

  宋真聽到最后一句,臉上的羞恥瞬間退散,轉換為怒意,當即握緊紅蓮圣元劍,準備回砍。

  令她始料未及的是,紅蓮圣元劍還沒出手,突然自動縮小!

  甚至還不動聲色歸鞘了!

  宋真:“……”

  神器就是這樣,總會有稀奇古怪的脾氣,要指望它的時候,是一點都指望不上。

  但宋真還有別的辦法。

  她用手指迅速捏出一道金符,對著青冥胸口重重一拍。

  黃金蟒袍裹住的分身當即被她那道符瞬間打得煙消云散。

  空氣里只留下青冥的悶笑聲,以及那身空落落的黃金蟒袍。

  沒了靈力支撐,黃金蟒袍五秒后變回一張金色的蟒皮。

  宋真手指壓著被吻紅的唇,又氣又惱。

  妖盟協會。

  青冥。

  她算是狠狠地記住了。

  當然,僅僅是記住而已。

  跟那個分身短暫的交戰,宋真察覺這只大妖實力深不可測。

  真要干仗,她未必干得過。

  五分鐘后,宋真把暈倒的霍云深送去校醫院,而后離開學校,偷偷來到了殯儀館。

  殯儀館內張巧果父母仍沉浸在喪女的自責中。

  宋真趁他們不注意,念出咒語,將兩張托夢符附在了他們后背。

  隨著金符隱匿于無形,張巧果的遺言將以托夢的形式傳達給她的父母。

  ……

  當夜,宋真的公寓里,傳來智遠老天師驚恐的聲音。

  “徒弟,你說什么!你要斬掉青冥的頭?”

  視頻里,智遠老天師聽到她說這個,嚇得手里的果汁都打翻了。

  宋真坐在沙發上,電視里在播放動物世界——蟒蛇篇,她的臉色很不好看。

  “師父,怎么連你也怕那個叫青冥的?”

  “這個……”

  智遠老天師輕咳,給自己找補,“玄門之人,豈能懼怕妖物。”

  “只不過青冥乃數一數二的大妖,為妖清正,剛正不阿,在人妖鬼三方日趨平衡的生態鏈擁有舉足輕重的地位。”

  “若是沒了他,必然引起生態大亂,不是什么好事。”

  宋真聽了這話更加氣血上涌。

  為妖清正?

  剛正不阿?

  要不是怕丟臉,她真想把青冥強吻她的惡行昭告整個玄門,整個世界!

  讓他們看看,妖盟協會會長是什么德行!

  最可惡的還是那兩只小狐妖被協會包庇,她既然受了張巧果三磕頭,若是不達成她說過的承諾,因果循環,必有反噬。

  她還得把那兩只狐妖解決才行。

  突然,手機里再度彈出一條信息。

  【霍云洲:給宋小姐買的狐皮包包。】

  【附圖……】

  宋真點開那張圖片,看到兩個通體雪白的狐皮小包,精致又別致,最主要的是她對著狐皮小包掐指一算。

  這狐皮,正是白天樹林里的兩只狐妖的!

  那兩個小妖被剝了皮?!

  她眸仁一驚。

  明明被妖盟保護的會員妖,為什么會被剝皮還轉到霍云洲手里?

  宋真第一次被疑問和困惑充斥腦海。

  霍云洲又發來了一只卡通小蛇吐信子的表情,有明顯討好的意思。

  小蛇吐著泡泡,上面寫著三個字:“喜歡嗎?”

  宋真:“……”

  霍云洲之前問她吃飯沒,她沒回。

  現在又說給她送狐皮包包,送的還剛好是惹怒了她的那兩只狐妖的皮!

  她有不好的預感,當即對智遠老天師再次詢問:“師父,你給我算算,我到底有沒有桃花劫?”

  此話一出,視頻畫面里老天師茍著腰子去撿那杯果汁的動作瞬間凍住。

  “師父???”

  她急切地叫喚一聲,卻見老天師仍舊一動不動。

  宋真煩悶不已。

  怎么每次到了關鍵時候就網卡……

  沒了師父幫她算命,她只能走一步算一步。

  她打開霍云洲的微信界面,手指敲著字。

  【宋真:哪來的狐皮包?】

  【霍云洲:花錢買的,市場價不高,就二十億。】

  窮劫在身的宋真表情僵住。

  她是不會被這二十億打動的,很平靜地回了幾個字。

  【宋真:你保證,是贈送。】

  免得以后要她還錢。

  宋真再怎么說也是吃了民法典的人,不傻。

  消息再彈出:

  【霍云洲:是贈送,只要你同意這周末回霍家吃飯。】

  【宋真:噢,又想要全家上陣,羞辱我這個鄉下村姑?】

  【霍云洲:不會,爺爺他真的很自責,你回來吃頓飯,幫忙解開他的心結。】

  宋真稍稍思索,在跟霍云洲幾次確認只吃一頓飯、不入住后,她接受了他的邀請。

  二十億的狐皮包包倒是沒什么,她主要是有點想她的小劍童了。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