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錯小說網 > 閃婚后,禁欲蛇夫夜夜纏歡 > 第45章 霍云洲:“我要你”
  要他們兩個都去死?

  大黑蛇就等著這句話,“這可是你先挑釁我的。”

  都說到讓他死了,那他殺了這只鬼,鬼王知道了也怪不到妖頭上!

  話落,五十米長、一米直徑的黑蛇突然一改之前的旁觀姿態,一個俯沖猛力撞向女鬼。

  蛇口大張,咬得女鬼瞬間身首分離。

  宋真:“?”

  被這突如其來的形勢變化看懵了。

  那女鬼更是驚得不可思議,被咬斷后的頭顱滾在地上,七竅噴血,“可惡……這怎么會……怎么……”

  “砰——!”

  黑蛇尾巴一掃,把頭顱當球,踢到了萬丈高空。

  再度墜落之際,整個鬼頭都化為了黑色的煙灰……

  黑蛇吐出嘴里那發臭的鬼身,冷嗤:“我說過,你就是那瓶醬油?”

  女鬼身子落地那一瞬間,也變成煙灰。

  宋真:“……”

  這是個什么妖?十七階的鬼在他面前形同隨手碾死的螞蟻。

  她握著劍面向大蛇,一臉警惕,“你究竟是誰?”

  黑蛇身形一轉,躥向宋真,宋真驚愣,以為這只黑蛇要攻擊自己,正要拔劍。

  然而下一秒,蛇頭朝她低垂,蛇身停落在她正前方。

  聲音溫柔了不少:“真真,我是誰,聽不出來?”

  真真?

  宋真聽到這個稱呼,驚眸一縮。

  “霍先生?!”

  “嘿嘿。”伴著一聲輕笑后,蛇尾纏住了宋真的小蠻腰,把她穩穩地放在蛇背上,“坐好了,我帶你走。”

  宋真:“其實不用,我可以用符離開這個鬼境。”

  “但我想帶你飛。”

  “……”

  那好吧。宋真坐在蛇背上,只覺得一陣風吹過,隨后視野瞬間開闊,離開鬼境的他們沖入了云端。

  “我以為妖類只有龍和鳥才能飛。”宋真驚異地說道。

  黑蛇笑了下。

  有沒有可能他已經不是單純的黑蛇呢?對此他不想做過多的解釋,避重就輕地回答她,“你以后會更加了解我的。”

  他們從星夜飛到了晨曦。

  清早,旭日東升,泛紅的日光映照出地面的山脈和河流,那種感覺既震撼又奇妙。

  在初生的薄云間穿行之際,宋真一只手抱著脖子,另一只手伸出去觸摸那片柔軟,嘴角彎了起來,但想起什么,臉色又變得耐人尋味。

  “我遇到過一只很變態的妖,他也是蛇,不過他沒你好看,屎黃屎黃的……”

  “額……”

  黑蛇深意地舔了舔唇。

  他修煉兩萬年,蟒皮可以隨著心境自由變換。

  每次想澀澀的時候,蛇皮自然而然通體金黃。但真正進入戰斗狀態的他,會呈現出霸氣側漏的黑皮。

  今天算是誤打誤撞,沒讓她發現……

  得知他先前的金身這么惹她生厭,霍云洲更不能讓她知道他就是青冥。

  轉了幾圈后,大黑蛇逐漸降低高度,落在一片寧靜湖邊的那刻,蛇身消失,他恢復了霍云洲的樣貌。

  一身黑色西裝,渾身散發著禁欲系的高貴和威嚴,一米九的個頭、高大的體型把身材相對嬌小的宋真橫抱在懷里。

  宋真第一次被男人這么親密地抱著,心頭微微蕩起一層漣漪。

  她被他放坐在湖邊的草地上,后者蹲著身子,視線落在她腳踝處的創口貼。

  “我看看。”

  說話間男人已干脆利落地撕開那道巨型創口貼。

  刺鼻的血腥味撲面而來。

  原本雪白的皮膚被骷髏骨頭刺穿,雖然血止住了,但有明顯發黑的硬塊。

  “小傷而已,最多一個月就消了。”宋真輕描淡寫地說著。

  她斬了這么多年的鬼,也受過大大小小的傷,身體恢復能力極好的她從來沒有留過疤。

  所以對于這些傷口,見怪不怪了。

  霍云洲卻擰緊眉頭,看著這道傷口,比她本人還更上心。

  “一個月太久了。”

  他哪能讓她受這么久的痛。

  只見霍云洲手指動了動,捏出一條白蛇,那白蛇用蛇信子舔舐著她的傷口。

  宋真被它舔得酥酥麻麻的,身體躥過一陣陣電流,“癢……好癢……嗯……不行了……”

  她幾時受過這樣的刺激,嘴底發出如同嬌喘的聲音,臉蛋更是紅撲撲的。

  霍云洲看得喉結一滾。

  這點癢就受不了,那以后跟他纏綿的時候,她得在他身下扭成什么樣啊……

  他血液沸騰起來,轉念想到青冥的形象已經惹她厭惡,還得維持好現在這個身份的形象。

  他強行把腦海里這抹念頭壓了回去。

  小白蛇將她的傷口舔得飛速愈合,這在宋真眼里堪稱奇跡。

  她對于蛇的印象,一直不好。

  十歲時,那條忘恩負義咬她的蛇……幾天前,董明燕往她房間放蛇……最近,青冥那條臭蛇……

  讓她對蛇一度恨得牙癢癢。

  但今天卻因為霍云洲和這條療傷白蛇,她對蛇類有了很大的改觀。

  “謝謝。”宋真說完將褲腿落下,把已經愈合的傷口遮住。

  霍云洲收回小白蛇,深情款款地凝著她,“真真拿什么來謝呢?”

  “要不送你幾張符?友善?富強?和諧?”

  “那……倒不必。”

  “你想要什么?”宋真沒欠過妖情,下定決心了要送點東西謝他。

  她認真詢問的表情落入霍云洲金色眼眸里。

  霍云洲忽地伸手把她攬入懷中,醇厚的嗓音在喉結處滾了滾,“我的命在你手上……你說我想要什么?”

  命?

  宋真想起來了,他說過,陰陽結合,能救他的妖命。

  “行。”宋真上手揪住他的領帶,“例假還有一天,我現在就同你陰陽結合。”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