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錯小說網 > 閃婚后,禁欲蛇夫夜夜纏歡 > 第60章 他眼底泛紅,蛇尾在她身上探索
  霍云洲凝著她的眼眸逐漸變深。

  仿佛在透過她,看到另外一個人的身影。

  那人長發垂直及腰、額前梳著齊劉海,而眼前的她一頭波浪俏皮卷發,額前碎發自然。

  那人喜穿白底紅裙,自帶王者氣息,睥睨群雄,高不可攀,而她喜穿分體紗布衣,眸底清澈,淡如止水。

  這么多天,他從她身上依舊看不到半點玄祖的影子。

  霍云洲眸光稍暗,“那些事太久遠了,先吃飯。”

  他給她碗里夾了兩塊肉。

  宋真詫異不解。

  莫非他們前世真認識?這個霍云洲話說到一半,吊著她。

  她悶不做聲,開始吃晚餐。

  腦海里再度閃過那個壓制她靈運的紅衣女。

  那個女人會是她的前世嗎?

  可是走過輪回的人不應該還有前世的記憶的,除非借助三世鏡這類的法器,否則根本無法窺探前世。

  她皺著眉,思索不透。

  吃過了晚飯后,霍云洲打了一個電話,很快就有上門的廚師團隊來收碗筷。

  “霍總,口味如何?”主廚臨走時想要點小費,故意問了句。

  結果一問就暴露了!

  霍云洲眼神危險一瞇,冷道:“勉強能吃。”

  旁邊的宋真立馬聽出來了,等廚師團隊走后,她雙臂環胸笑著問:“你不是說這些都是你做的嗎?”

  “活得久了,自然而然就會,這不算什么。”她搖頭咋舌攤手,學著他的傲嬌語氣重復霍云洲的話。

  霍云洲心中尷尬,但依舊維持面無波瀾,高大身形一步一步地走近她,手臂摟著她的腰,另一只手輕撩起她耳邊的發絲。

  聲音低磁道:“下次,別說你想吃我做的菜,就算你想吃了我……都沒問題。”

  “誰要吃你?”

  她還沒那么大的胃口。

  男人勾起了她的下巴,喉結滾動,“你不吃我,那我可就吃你了。”

  “?”

  話音一落,他俯首,吻了下來。

  宋真:“……”

  蛇類的淫性她算是領教到了。

  剛吃飽飯,又親她。

  不止如此后面還把她抱到床上繼續,親著親著他就釋放出來了那條碩大的蛇尾。

  來了月事的她,身上那抹血腥氣味逼得霍云洲眼底泛紅,克制力在一點點地褪去。

  “好香……”

  男人輕聲地在她耳邊吞吐熱氣。

  宋真臉色潮紅灼熱,小手推搡他的胸口,“霍云洲,你快起來。”

  霍云洲不聽勸,大手掐著她的腰,蛇尾順著她腳踝一路往上纏,他喉結翻滾得厲害,喑啞喘息。

  “真真……你真的……”

  “要了我的命!”

  得虧還不是發情期。

  不然他真怕他完全克制不住,浴血奮戰。

  ……

  半小時后,霍云洲從浴室里出來。

  剛擦干的頭發充滿野性和張狂,結實的胸膛精壯有型,八塊腹肌更猶如精雕細琢的藝術品,釋放出無與倫比的魅力。

  躺在床上的宋真不經意地別開臉,臉蛋紅撲撲的。

  看著他修長指節一點點地扣上襯衣紐扣,隨后套上西裝外套,她知道他得走了,喃喃出聲道:“你今天送了我項墜,玄門規矩有來有往,我不能欠你。”

  聽到這話,霍云洲側眸看她。

  只見宋真光裸的上身滑出被子,潔白的玉臂伸向床頭柜,從中拿出一個小木劍,遞給他。

  “這是我在山上親手削的,送你,我們兩清。”

  “木劍?”

  霍云洲看著這個普通得不能再普通的小木劍,薄唇笑開:“我的護心鱗抵一把玩具木劍,真真,你也太……”

  太會算賬了吧!

  宋真毫不虛心,“禮輕,情意重。”

  說罷捏出一張位移符,下一秒,小木劍就落入了他的手心。

  霍云洲握著手里那歪歪斜斜、做功粗糙的小木劍,再看著她得意又俏皮的小臉,心弦被撥動了一下。

  他清了清嗓子,“過兩天等你例假走了,我來接你回霍家。”

  “得了吧,你們霍家的五妹妹今天在天橋干的事,都能讓我把她送局子,我怕我回霍家,會忍不住這個脾氣……”

  “那些弟弟妹妹還太小了,大的也就二十來歲,小的連二十歲都沒有,”霍云洲坐在床邊,給她蓋好被子,繼續,“咱們兩,不跟他們計較,嗯?”

  宋真嘟起小嘴,“我也才十八歲!”

  霍云洲神色一愣,差點忘了他的玄祖現在也是個小女孩。

  他寵溺地吻了吻她額心,安撫道:“好好,你才十八,她欺負你,老公替你出氣。”

  老公?

  宋真聽到這兩個字,耳朵激起一陣酥癢……

  她低著頭,羞紅不已,“什么老公啊,你不要亂說,我們又沒有領證。”

  “想領證?”霍云洲故意曲解她的意思,“好說,找個時間,上國外把證領了。”

  “領什么證……你還是快走吧!”

  宋真將他推出床外。

  霍云洲也不氣,笑著給她把腳跟處的被子掖好,臨走前叮囑:“乖乖休養,過兩天有得你受的。”

  直到房門關上,宋真猛舒了口氣。

  再度垂眸看著鎖骨上的龍鱗項墜,懊惱地敲了敲腦袋,“糟糕透了,怎么就被一只男妖勾得失了魂!”

  不過她可沒有忘記正事。

  她使用位移符,將衣柜里的三世鏡拿了出來。

  用三世鏡看別人的前世會消耗萬分之一的靈力,而看自己的前世,所消耗的靈力是十分之一!

  現在這個世界靈力稀薄,她對于前世的好奇心不重,從未想過浪費這么多靈力去看自己的前世。

  但現在,她懷疑壓制自己靈運的力量,正是那個前世。

  這十分之一的靈力,她豁出去了。

  宋真對著三世鏡,閉目念咒。

  咒語落畢,三世鏡當即浮現出一團影像,上面顯示大約是五十年代,貧困鄉村的十歲小女孩,走在河邊玩結果被水鬼拉下河,死了。

  宋真:“???”

  再往前看,是個二十歲的尼姑在敲鐘,結果鐘突然掉下來把她甩飛,掉地上砸死。

  再往前,一個十四歲的富商小姐在拜堂前給公婆奉茶,被水嗆死……

  ……

  一路看過去,她當了十世的人,再之前就是兔子、杜鵑鳥、毛毛蟲等,最早追隨到一千年前。

  哪來的兩萬年?

  宋真突然一口急血上涌,當場捂住心臟,往床邊猛吐了一口血。

  該死,這什么前世!

  宋真擦干嘴角的血,眉眼微抬。

  霍云洲不是說等了她兩萬年?她這生生世世加起來也就一千來年而已啊……

  到底怎么回事?

  宋真再度施咒,反復地看三世鏡,想要從里面找出什么別的信息。

  靈力,一點點地燃燒。

  她的頭越來越眩暈,嘴皮發白,渾渾噩噩之際,耳邊響起一道如巍峨雪山傳來的高冷聲音。

  “你是在找我么?”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