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錯小說網 > 閃婚后,禁欲蛇夫夜夜纏歡 > 第62章 周湘楠演雜技——狗吃屎
  藍長老:我擦擦擦擦!

  立即背著青冥給另外三個長老發信息。

  五秒后,藍長老的手機屏幕險些被彈爆了。

  【白長老:[欣喜]這么說會長不娶玄祖轉世啦?】

  【紅長老:那個女道士直播很能賺錢!會長娶她,我們妖盟流水可能大增!】

  【黑長老:……會長是我從小看著長大的,終于要破兩萬年的處妖之身了?】

  四長老默默地開始采購一批小搖籃,準備好伺候會長那些即將橫空出世的小崽子們……

  而回到霍家的霍云洲一進房間就拿出宋真送給他的那把小木劍。

  不知想到了什么,他打開微信,放大宋真的頭像。

  頭像里,女孩看起來十歲出頭,頂著邋遢的鳥窩頭,一臉麻子,手里正在捯飭的,也是一把小木劍。

  看到這個頭像,霍云洲一萬分相信,這絕對是她親手削出來。

  他緊緊地把小木劍握在手心里,仿佛想要將它揉進自己身體。

  心中的歡喜居然比深入占有她的那晚,更甚百倍。

  甚至連最后兩日他都等不及,想把他的全部,都交給她……

  突然他眉心一擰,趕緊撥出異地表弟的電話,開門見山,“緩解雌性交配疼痛的藥,有?”

  電話另一頭的表弟嗅到了滿滿的曖昧氣息,“表哥,是給人類用,還是給母蛇用吖?”

  霍云洲毫不猶豫,“人類。”

  表弟強壓激動,故作一本正經,“咳咳,表哥,你不用那么焦慮,弄不壞的,至于痛……我告訴你,我老婆說越痛越舒服,叫得越歡暢,還巴不得你越用力……”

  “到底有沒有藥?”霍云洲語氣加重,他可舍不得讓他的真真痛。

  “有有有!保證讓她欲仙欲死痛感全無!”

  電話一結束,霍云洲手機收到一個快遞單號提示,他表弟用快遞把藥寄過來了。

  他揚起唇角,有了藥劑,就可以大展身手了……

  攢了兩萬年的“火種”,終于找到了歸宿。

  洗過澡后,他的手機彈出一條信息,是周湘楠發來的:【云洲哥,夢嬌在我這里哭得很難受,你要不要過來接她?】

  看到信息,他眼眸漸沉。

  霍夢嬌再次無視警告,跑去天橋給真真使絆子,他是覺得要再給她點苦頭!

  但畢竟是自己嬌慣十年的妹妹……就算沒有血緣關系,他多少有點羈絆在里面。

  深夜,霍云洲穿好衣服,開著勞斯萊斯,駛出霍氏莊園。

  ……

  周家。

  霍夢嬌在沙發上哭得梨花帶雨,“湘楠姐,我現在要無家可歸了,我們霍家徹底被那個道士攻陷,我大哥也不要我了,以后我可怎么辦啊……”

  周湘楠輕輕拍著她的后背,安慰道:“不用擔心以后,那個村姑道士不是說你明年就過中元嗎?”

  “啊??”

  霍夢嬌顯然沒想到偶像會突然給她捅刀子。

  周湘楠立即柔聲解釋:“那個道士如果說的是真的,你可以把這事告訴你大哥,你大哥知道你陽壽只有一年,心疼你,這一年必定對你百依百順。”

  “如果不假道士說的是假的,你正好可以此為由反擊她,不是嗎?”

  聽完周湘楠的話,霍夢嬌豁然開朗,邊擦眼淚邊抽泣著道:“湘楠姐,你就是我的神!”

  周湘楠唇角揚了揚,對她再進行一番深入指導。

  沒多久,霍云洲的車子來了。

  他把車停在別墅門口那刻,周湘楠已出門親自迎接。

  “云洲哥,你來了。”周湘楠邁著小碎步朝她走近。

  她今天特意打扮過,妝容精致得如瓷肌娃娃,長發自然落下,頭頂別著一朵淑婉的大紅色花型頭飾。

  里面穿低胸粉色蕾絲裙,外披著純白的薄紗,紗布隨著她步子被輕風吹得時不時撩起,使得隆起的部位若隱若現的。

  霍云洲的目光在周湘楠身上掠過,淡淡道:“我五妹呢。”

  周湘楠柔柔地笑了笑,“她還在里面不愿意出來,你隨我進去吧?”

  “嗯。”

  霍云洲長腿一邁,準備走進別墅。

  從周湘楠身側經過的時候,周湘楠突然身子一歪。

  “啊呀——!”

  與此同時別墅外的一棵樹上提前安好了隱形攝像頭。

  就等著拍下他抱著她這幕,發去網絡曝光!

  以往這種伎倆總能得逞,是因為魂元珠的錯誤指示。

  他以為玄祖轉世在周湘楠身上,不忍看她受傷害。

  現在……他知道宋真才是自己要找的人,還管這個姓周的摔不摔死?

  就在周湘楠腳崴要撲到他身上時,他身形似閃電,完美避開了!

  隱形攝像頭別的沒拍到,只拍到周湘楠當場表演雜技——狗吃屎。

  ……

  五分鐘后,周家客廳。

  霍夢嬌按照周湘楠的教導,一把鼻涕一把淚地控訴:“大哥,你知道我為什么討厭那個宋真,不肯叫她大嫂嗎?”

  “她跟我說,明年中元節我要變成鬼!這不是咒我死嗎?我才十八歲零十一個月,大哥,她為什么要說這么惡毒的話啊,嗚嗚嗚……”

  這些話落入霍云洲耳中,霍云洲面色起了點波瀾。

  若是真真說的五妹會死,那十乘十就是真的!

  他雖是萬年老妖,看慣了生死,也知道生老病死是人之常情,但眼前這個妹妹還如此年輕……

  霍云洲難免唏噓,摸了摸她的頭沉聲安慰:“夢嬌,別耍小孩子脾氣,等回去了我問問你大嫂,看死劫有沒有解法。”

  霍夢嬌聽到那個“大嫂”就不暢快,心想著:不過就是訂婚了!還沒結婚呢!

  大哥胡亂給什么名分?

  不過她明顯感覺大哥語氣恢復了往日的溫和,再想起周湘楠說的,要讓她回霍家,跟她里應外合,瞬間將臉色上的不悅收斂起。

  “大哥,那我能回家里住了嗎?”

  “嗯,”霍云洲補充,“不許再對你大嫂不敬!”

  “好……”

  霍夢嬌藏起眼尾那抹得逞,準備向周湘楠宣告小小的勝利時,發現周湘楠坐在遠處靠窗的小沙發,紙巾塞在鼻孔里,堵住鼻血。

  京都第一美此刻頭發亂糟糟的,表情猶如一潭死水……

  直到看到霍云洲和霍夢嬌起身準備離開,周湘楠像是瀕死又復活的魚,猛地從座椅上跳起!

  她收拾好頭發,擦干鼻血,快步走向霍云洲,溫柔又大方的口吻道:“云洲哥,夢嬌妹妹沒事了吧?”

  霍云洲點頭,不失禮節道:“多謝周小姐照顧我五妹。”

  “不用客氣的,云洲哥。”

  周湘楠努力將之前狗吃屎的陰影拋開,想到她安插在樹上的隱形攝像頭還沒有拍到關鍵的鏡頭,眼眸一轉,微笑道:“我送你們到門口吧?”

  霍云洲本來隨她了,但當金眸掠過周湘楠時,不知看到了什么,皺起了眉。

  “周小姐,你鼻屎要掉出來了,身體抱恙就休息,不必送。”

  說完霍云洲帶著霍夢嬌,邁出周家大門。

  身后,周湘楠臉色驀現一抹青黑。

  “什么?鼻、鼻屎???”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