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錯小說網 > 閃婚后,禁欲蛇夫夜夜纏歡 > 第64章 他委屈,“胸口被真真打疼了…”
  京都江岸邊,一個荒涼無人的觀光亭里。

  宋真早已經卸掉“不假大師”的斗笠。

  頭飾和皮筋被她扯下,青色波浪大長卷不再受任何拘束,瀟灑落在她肩頭。

  復古的深色旗袍將她修長的身材映襯得凹凸有致。

  雪白的美腿踩著新買的小皮鞋,靜靜地憑欄而立,視線望向廣闊的江面。

  身后不遠處,霍云洲將車停靠好后走近這間亭子。

  映入他眼簾的就是她這副絕美的背影,在金色的日光烘托下,熠熠生輝。

  他眼底閃過一抹驚艷,腳步原地頓住,拿出手機給霍管家撥電話。

  “今晚你們大少夫人回來吃飯,讓廚房多做幾盤雞腿。”

  “是!大少爺!”

  管家話落,霍云洲將手機放回兜里,目光凝向正前方的宋真。

  熟悉的蓮花香順著輕盈的風,拂過他剛毅、輪廓完美的臉頰。

  他喉結滾動,腳下步伐不由自主加快。

  宋真聽到身后的腳步聲,心頭微微收緊。

  “真真。”

  當這個溫潤嗓音落在她耳畔的同一時間,霍云洲從后面摟住了她。

  他寬厚溫涼的胸膛緊緊裹著她,感覺再用點力就能把她嵌入自己的身體里。

  硬朗的下巴抵著她頭頂的發絲,親昵地摩挲。

  宋真身子被這個突如而來的擁抱驚得有些僵硬,手遲疑兩秒才抬起。

  她用了點力度,將扣在腰間那只大手挪開,轉身抬眸,對向霍云洲那雙璀璨奪目的金色瞳仁。

  “怎么了?”霍云洲對于她的反應明顯詫異。

  四目相對,火焰交織之際,空中傳出一個淡如止水的話音。

  “霍云洲,我們散伙吧!”

  “?”

  霍云洲金眸淺瞇,只聽見宋真繼續冷聲道:“你給我轉的實時資產,我原路退回,并以十倍金額補償,只要你同意,陰陽結合那種事,我不干了!”

  霍云洲眼神始終凝著她,不放過她的每一個細微表情,許久后,擰眉深思。

  猜想她可能是經歷了前幾次的痛,對妖身有些害怕,才不敢履約。

  他不緊不慢地拿出一個小藥瓶,篤定道:“這是能緩解疼痛的藥,就算妖身雙管齊下,你也不會受到任何的傷。”

  “……”

  宋真見他一副聽不懂人話的樣子,干脆改用蛇語,跟他對話了。

  “嘶嘶滋呼嘶嘶¥&¥%¥%……”

  (翻譯:你有沒有搞清楚?我現在是要跟你散伙,不是討論痛不痛的時候,這事也怪不得我,是你先騙我的,青冥!)

  巴拉巴拉一大堆。

  直到霍云洲聽到最后兩個字,大手握住的那瓶藥不由自主緊了幾分,聲音驟然沉了幾度,“誰告訴你,我是青冥?”

  他不認為自己有什么地方暴露過青冥的妖氣,甚至在她面前展露蛇身的時候,都刻意換了黑色的皮膚,而沒用青冥本尊的王者金。

  她怎么會知道?

  宋真冷哼,早就褪去麻子的嬌俏面容此刻寫滿了冷漠和決然,“若要人不知,除非己莫為。”

  霍云洲明白她的意思了。

  既然身份暴露,他已經成了她深惡痛絕的那條大邪妖,那還有什么掙扎的。

  他將那瓶藥連著握緊的大掌一起抄進兜里,語氣透著幾分威逼:

  “你與其費盡心思讓我同意解除契約,倒不如盡快跟我妖身做一次。過了這次,絕不纏你!”

  他推測,妖身結合后,那顆魂元珠就能回到她身體里。

  如此,玄祖的靈力就能悉數歸還給她!

  若是換做以前,宋真二話不說就會答應。能用一次短痛就斬斷長久的糾纏,符合她的作風。

  但不知道為何,宋真只要想到他在跟她做那種事的時候是把她當做另外一個人,就忍不了。

  她咬了咬唇,堅持散伙,繼續放價:

  “霍云洲,我已經問過行情,散伙費給十倍就足夠了,要是你覺得不夠,我給你多出十倍!”

  “我看起來缺錢?”霍云洲不容置喙的語氣反問。

  他霍云洲何止是霍氏集團總裁,還是妖盟會長,表面上福布斯財富榜第九位,實際,前八位加起來都未必有他這兩個身份的身價總和高。

  周身上下,隨便一件西裝八位數價格,襯衣西褲七位數,領帶六位數價格,手表更是天價。

  宋真氣得臉有點紅,“那你到底想怎么樣?”

  “履行契約。”

  霍云洲不肯讓出一步,讓宋真徹底火大了。

  她口念打妖怪最痛的金光咒,手握金符接二連三打他胸口。

  每一次都能打得他的西裝凹陷出一個深印子。

  霍云洲卻是不退一步,胸口的疼讓他金色眼底逐漸變得沉不見底。

  “霍云洲!”宋真打得又累又氣,“你為什么不躲!”

  “你不是怪我騙你么,給你打,打到你消氣為止。”

  “你……”

  宋真握著金符的手沒了勁。

  趁著這個時機,霍云洲手臂一攬將她抱入懷里,語氣溫和而認真:“氣歸氣,別氣壞身體,我就算是青冥,也自問對你沒做過什么壞事。”

  “沒做過壞事?”宋真被他緊緊地抱在懷中,呼吸不暢,聽了這話更是險些氣暈。

  “是誰在樹林里強吻我?誰不經我允許爬上我的床壓著我欲行不軌?誰取了那種意淫我的網名?你這都夠進牢子里關著了還叫沒干壞事?”

  “……”面對峙問,霍云洲始終一副正義凜然的口吻,“真真,你們人類發展到現在,規矩太多,壓抑天性,在我們妖看來,唯有享受和快樂才是真理。”

  “我吻你是喜歡你,我上你床是讓你感受身體的需要,如果你真的不舒服,我不強迫你!”

  遒勁有力的話落在宋真耳中……

  宋真覺得他騷擾她還歪理挺多!隨即用力掙了掙他緊緊的懷抱,掙脫不開,惱道:“這就是你說的不會強迫我?你都把我抱得動不了了?”

  “不抱緊你,你等下又會打我。”

  霍云洲的手臂把她抱得更緊了,俯首之際,薄唇貼近她耳畔,語氣攜著三分委屈和七分霸道,“胸口被真真打疼了……真真,替我療傷。”

  宋真還沒來得及再開口,就被他一個攔腰橫抱,走向那輛黑色勞斯萊斯。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