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錯小說網 > 閃婚后,禁欲蛇夫夜夜纏歡 > 第68章 好好感受我是怎么疼你的
  霍云洲聽到了她的話,但那對金眸已然沒了克制力,徹底被欲望吞噬,泛出一團團野火。

  他全身呈現出特殊時期才有的反應,鱗片已悄然打開。

  堅硬而猙擰地抵住了宋真的腿。

  “你是我等的人。你注定了,生生世世都是我的……”

  “不是,你等的人她在……”

  “真真,別說話,好好感受我是怎么疼你的。”

  說完這番話,他已由不得她再開口抗拒,直接抓著她的腿,用力扣下的同時,蛇身往上一沖到底!

  “啊!”

  宋真的聲音被碾碎在滅頂的疼痛里。

  光滑的蛇尾緩緩地纏住了她的手腕和腳腕,讓她無法逃脫。

  嬌軟的身體時而承受來自水底猛獸的劇烈侵襲,時而像是被洶涌巨浪沖得迷失方向的孤舟,迷茫地搖晃、飄蕩。

  ……

  三天后。

  宋真依舊在他的大床上躺著。

  霍云洲前后給她渡了近一成的妖力,終于等到她醒過來。

  她掀開疲倦的眼皮,看著床邊那副英俊面容,臉色僵硬得說不出話,腦海里浮現出三天前的浴室慘烈戰況。

  她張開嘴,聲音嘶啞得生疼,“霍云洲……你……真不是個人……”

  霍云洲本來就不是人,那晚妖性上來后,他沒克制住,在她身上發了狠地索取。

  他自知理虧,俯首親昵地吻了吻她的額頭。

  “真真,放心,下次一定輕點。”

  “想讓我放心,就不要再有下次了……”

  “……咳,那你不如殺了我。”

  食味知髓的霍云洲是不可能再放過她了,他把她抱起,端著藥碗湊近,“乖,吃點你們人類發明的消炎藥。”

  宋真身體各個部位都還疼著,等吃完藥,氣息虛弱地躺回床上。

  感覺到背后那道身影還在,她嘶啞道:“你快走吧,擋我光了。”

  霍云洲揉了揉眉心,第一次有種不知所措的樣子。

  “我讓三弟妹來照顧你。”

  柳阮?

  宋真臉色瞬間漲紅。

  看來她被霍云洲做得下不來床的事,全家人都知道了!

  ……

  五分鐘后,柳阮真端著一碗補湯進來了。

  柳阮在醫院里本來就是婦產科的護士,照顧人這方面特有經驗。

  她拿著熱毛巾給宋真擦臉和身子。

  視線突然落在宋真的手臂、腿上,那一道又一道被蛇身勒出來的紅印子觸目驚心。

  柳阮不禁愣了神,想不到表面正正經經的大哥,有那種癖好?跟大嫂玩捆綁?

  她憐惜道:“大嫂,等我下午回醫院,給你帶點護膚膏吧?”

  “護膚膏?不用……”

  宋真念了道咒語,金符在她周身的紅痕擦一擦,很快皮膚恢復白凈無暇。

  柳阮震驚,干笑,“是我想多了,大嫂是什么人,哪需要護膚膏?”

  宋真沒回話。

  她的符只不過能消掉表面的傷痕,身體里那些疼痛,還是在的。

  當然最疼的還是她跟他負距離的時候,那個男人竟然把她當成替身……

  讓她前幾次在他的人形身軀上積攢來的生理舒適都通通磨滅了。

  更別說他的妖身給她帶來的痛……

  宋真胸口氣血上涌,強行從床上坐了起來。

  “大嫂,你現在可不能下床!”

  “我不下床,我找我的手機。”

  “在這里。”柳阮急忙將另一頭床頭柜的手機拿給宋真。

  宋真打電話前,看向柳阮,嘴皮發白道,“三弟妹,我現在沒事了,謝謝你。”

  柳阮心思敏感,聽得出宋真這是要她回避,迅速將熱毛巾和水盆收起。

  “大嫂有事盡管喊我!”

  “嗯,好。”

  等柳阮離開,宋真迅速打電話給她師父。

  如今唯一能求助的,只有她的師父了,再怎么不靠譜,那也是個真天師。

  “徒弟?吃飯了嗎?”

  手機里傳來智遠老天師老沉的嗓音。

  自從被她點破曾經的虛偽,老天師至今都有些尷尬和愧疚。

  宋真繞過這些寒暄話,開門見山道:“師父,您不是說我體內還有一股力量嗎?我……咳咳,我見到她了。”

  “是嗎?”老天師話音瞬間激動,“那究竟何方神圣?上古神獸?還是遠古天神?”

  能壓制整個若清觀的靈運,老天師斷定不是什么凡物!

  然而宋真的回答卻把老天師天馬行動的想象力拍回了地面。

  “算是個鬼魂,而且,還是個丟了魄的殘魂。”

  “……徒弟,你說的是寄生魂?”

  “是。”

  宋真從沉寂的空氣里感覺到了師父的失望,但她沒工夫顧及這些,問道:“那個殘魂寄生在我身體里,我要怎么樣才能把她分離出來?”

  “分離寄生魂?”

  老天師思索片刻,突然聲音抬高,“徒弟,寄生魂就算生前再厲害,也需要寄居在活人宿體里,而且此寄生魂,就連為師堂堂天師都未察覺她的存在,所以用玄法除她走不通!”

  “但,如果你死了,寄生魂會立刻主動脫離!”

  宋真險些吐血,“師父,我還想活呢。再說,我如此強大,想死很難……”

  跳樓?她有飛天符,能飛。

  跳河?她能封五竅,水進不來。

  撞車?她可以位移,真撞不到!

  就算她裝木頭,寄生魂在她遇到危險的時候會主動出手。

  就像那天對戰酆都帝將一樣……

  所以,死,真的很難。

  當然關鍵是她還沒活夠!不想死!

  “徒弟你誤會我了,”智遠老天師在電話里澄清,“我不是讓你真死,我是讓你看起來死了,你聽過一句名言嗎?有的人活著,她已經死了……”

  這么一點撥,宋真就明白了。

  無論真死,還是雖生猶死,都行。

  重點是讓寄生魂相信她沒了價值!成為一介廢柴!

  而當代廢物之頂,莫過于——【戀愛腦】

  得了這個點撥,宋真臉上逐漸恢復血色。

  ……

  中午。

  霍云洲將她扶著坐起,拿著勺子,準備給她喂飯。

  突然又想起她現在還在氣頭上。

  “我去叫三弟妹來。”

  他話音剛落,正欲起身的時候,一只小手拉住了他的大手。

  宋真嘟著櫻桃小嘴,湊近霍云洲俊毅非凡的側臉,親了一口。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