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錯小說網 > 閃婚后,禁欲蛇夫夜夜纏歡 > 第77章 她要死了
  肅清聽到這個咒語,瞳孔一縮。

  他在書上看過,這是驅動圣階法器的專用符咒!

  而圣階的法器就連五階的老天師都驅動不了。

  他靠著練鬼、練魂,加速升級,花了十年才升到天師二階,年紀輕輕的宋真怎么可能超五階?

  老道嘲諷道:“不假大師該不會是病入膏肓,腦子起泡了?圣階法器,不是你念了咒,就用得上!”

  紅蓮圣元劍聽了這話大喝一聲:“無知鼠輩!”

  隨后甩出一道紅光,精準地拍在老道臉上。

  肅清老道當場從垃圾桶上摔了下來。

  待他難以置信地從地上爬起,臉上已烙下一個大大的紅印子。

  “什么鬼玩意!”肅清老道正罵罵咧咧,宋真已朝他走了過來。

  宋真知道自己身體狀況沒法打持久戰,干脆,直接使出了紅蓮圣元劍的大招之一——斬魂咒!

  “吾奉威天大法,火神之力,聽我號令,斬魂!”

  最后一個字落畢,圣元劍收到命令,隨著宋真快速、果決地帶劍斬下,一道五米高火柱裹著一股颶風直撲肅清老道!

  肅清老道迅速用五張天師符擋在身前,冷哼,“虛張聲勢!”

  他不認為這一招威力能有多大。

  卻沒料到,五張天師符毫秒間就被烈焰燒成了灰。

  “什么!”

  肅清老道瞳孔一縮,還沒反應過來,神魂分離!魂魄被燒成一縷煙,身體則被卷成一束流星,飛出千里開外!

  空氣中回蕩著漸行漸遠的驚呼:“這——怎么可能———!”

  巷子里,施展完這招的宋真臉色逐漸變得蒼白如紙,除了蛇毒外,最讓她痛苦的,是剛才那些穿透她身體的厲鬼!

  她猛地咳嗽一聲,噴出一口漆黑的血液,望著手里的劍,嘴角帶笑:“你怎么來了?不是在霍家嗎?”

  “我感覺到主人有危險!立刻飛過來了!”

  聽到這個,宋真仿佛在自己即將宣告終結的生命里尋到一絲安慰。

  原來這個世界上還有一把劍肯全心全意維護她。

  但轉念想起赤凰老祖的話,她神色頓然暗下,“謝謝你,但,你回去吧。”

  “主人……”

  “你的主人是赤凰老祖,這些年,承蒙你照顧。”

  宋真決心跟赤凰老祖劃清界限,自然也得跟紅蓮圣元劍告別。

  她要松開紅蓮圣元劍那刻,紅蓮圣元劍愣是不脫離她的手,解釋道:“老祖的確是我上一任主人,但自從她身死,我已獲自由!

  至于三年前也是我主動選擇了你做我的新任主人,與老祖無關!”

  “?”宋真蹙眉,“可她說,你是她送給我的。”

  “她說得不對!”

  圣元劍堅定的話音落在宋真耳畔,宋真眸仁微顫。

  突然又是一股寒凜鬼氣,協同蛇毒的痛意上涌,她掌心冒出一層冷汗。

  圣元劍驚道:“主人,你被鬼氣襲身,體內陰寒已沁入肺腑!偏偏還中了妖毒,兩相作用,不出二十四小時這些寒氣和妖毒就會要你的命!”

  宋真眼底一亮,“你既然看得出來,可知這妖毒的解法?”

  單獨的鬼氣不致死,但跟妖毒一起作用,她連九天都熬不過,能解就解!

  未料圣元劍給的回復是:“此妖毒無藥可解!”

  宋真:“…………”

  就在她想翻白眼的時候,圣元劍又冷不丁地補充:“萬年蛇血有以毒攻毒的功效,主人,妖盟協會的會長青冥大妖就是蛇!”

  這補充………還不如沒有。

  “他的血我取不到。”宋真無奈地搖頭,這點自知之明她還是有的。

  圣元劍解釋:“不一定非要取血,妖類凝血為精,取精也行!”

  取精?

  那也是不可能的!她不會再跟那條大妖有任何牽扯!

  就在這時,宋真額頭上涌出一股又一股的寒氣,這是那些厲鬼躥入身體的后遺癥。

  劇痛和眩暈感同步襲來。

  她咬唇施令,“你先回逾銘那里……”

  “可是主人的傷!”

  紅蓮圣元劍還沒說完,宋真揮了揮手,劍身脫離出她的掌心。

  圣元劍畢竟只是一把劍,而且還是斬鬼的劍,不會治病,留在這里也沒用。

  她捂住額頭,往路邊而去。

  靈力過耗的她連空間符都用不了,只能打了一輛車直返公寓!

  在進入公寓的同時,她疲憊的身子再也不剩丁點力氣……

  倒在了玄關前。

  ……

  霍家別墅。

  圣元劍回到霍家,立刻給正在睡覺的霍逾銘報信:“我主人,你神仙姐姐,出事了!”

  霍逾銘被它吵醒,揉了揉眼皮,眨巴眨巴大眼睛,腹語道:“神仙姐姐那么厲害怎么可能出事?”

  “是真的,她受了很嚴重的傷!你去找你大伯,務必要快!”

  紅蓮圣元劍火急火燎地在空中瘋狂晃動劍柄。

  這副緊張急迫的樣子最終說服了霍逾銘。

  恰好樓下走廊傳來了腳步聲,霍逾銘即刻翻身下床!

  霍云洲從客廳一路拾級而上,與急匆匆跑下來的霍逾銘撞了個滿懷。

  “大伯伯!快去救神仙姐姐!”

  霍逾銘眼睛睜得大大的,手舞足蹈,試圖傳遞信號。

  宋真之前的符都已經失效了,他的腹語自然是激不起半點水花。

  霍云洲擰著眉,輕推開霍逾銘,嘴里漫不經心道:“逾銘,時候不早了,大伯伯很累,有事明天說。”

  他確實是累。

  自從宋真走后,他反反復復催動魂元珠,試圖探尋玄祖殘魂的氣息。

  甚至還讓妖盟的長老們一同尋找。

  可惜整整大半天,一無所獲,反倒耗用了大量靈力。

  想到這里,霍云洲對于宋真的怨恨又添了幾分,金眸隱隱泛著紅光。

  霍逾銘還不知道他們兩個之間的事,一門心思要讓大伯伯去救宋真。

  “啊啊啊啊!”

  小侄子對著霍云洲竭盡全力地喊著,霍云洲眉頭鎖得很緊,渾身上下一副生人勿近的氣勢,“逾銘,再胡鬧,大伯伯就打你屁股了!”

  “嗚嗚嗚!”霍逾銘跟他講不通,忽然似是想起了什么,立刻拿出那把縮小版的紅蓮圣元劍劍匣,抱著劍匣又是咳嗽又是嘔吐。

  霍云洲知道,紅蓮圣元劍匣是宋真送給霍逾銘的。

  如今再看小侄子這連番的動作,終于解讀出來:他是在說,宋真出事了!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