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錯小說網 > 閃婚后,禁欲蛇夫夜夜纏歡 > 第78章 他要解除婚約!
  霍云洲記得黑蛇下的那個毒。

  前幾天的確會給她帶來非常人能忍的劇痛,但還不致死。

  再說這點痛,也是她該受的!

  “逾銘,”面對小侄子的急躁,霍云洲冷著臉道:“你那個神仙姐姐跟我沒有任何關系,以后不必在我面前提及跟她有關的事。記住了?”

  “?”

  霍逾銘沒想到大伯伯竟是這個反應,臉色有錯愕,更有費解。

  沒有關系?

  他明明記得神仙姐姐要吃雞腿,大伯伯立刻讓廚房給她做了一盤子的全雞腿……

  五姑姑對神仙姐姐出言不遜,他二話不說就放蛇,把五姑姑嚇暈。

  神仙姐姐上下樓梯都是大伯伯抱著。

  怎么可能……沒有關系?

  霍逾銘一臉懵,而他的大伯伯大手一提一抱,把他拎回來兒童房。

  “睡覺!不許再鬧了。”

  霍云洲將小侄子放在床上后,高大身形徑直一轉,把床圍鎖上,然后還對著守夜的女傭斥責一頓。

  “看好小少爺,再有差池,唯你是問!”

  “是……”

  女傭此前也沒想到小少爺睡著睡著跑下床,后面她不敢再打盹,兩只眼睛一動不動盯著霍逾銘。

  霍逾銘難受道:“小紅,我該怎么辦啊!”

  紅蓮圣元劍對此亦是無語,暗罵道:“不靠譜,我自己去!”

  它趁夜化作劍光飛出窗外,去公寓找宋真。

  ……

  而霍云洲此時已經來到一樓主臥大房門口。

  門開后,殘留的藥香、還有他們歡愛過的氣息,盡數涌入霍云洲的鼻間。

  畢竟就在今天早上,他們還難舍難分,他寵溺地喚她真真,她親昵喚他阿洲……

  轉眼就變成這樣。

  霍云洲心中莫名一陣痛意,連站都站不住。

  最終將主臥房門帶上,轉去了隔壁書房。

  一米九的個子在書房的沙發翻來覆去睡不著,胸口被一個硬物咯著生疼。

  他從胸口的襯衣口袋里,掏出那把微型桃木劍。

  “這是我在山上親手削的,送你,我們兩清。”

  那日宋真送劍時說過的話再度在他耳邊響起,霍云洲嘴角的冷意夾雜著一絲酸痛。

  她其實從頭到尾,對他都抱著“兩清”的念頭。

  只有他是個徹徹底底的傻子,被蒙在鼓里。

  霍云洲兩萬年來,從未受過這樣的屈辱,被一個十八歲的女人騙得團團轉。就連他的妖身,也被她騙得……毫無保留。

  霍云洲攥緊那支木劍。

  耳邊傳來一段隔空傳話:“會長!京都十公里外出現一具南派天師的尸體!”

  “南派天師?”

  都混到天師級別的道士,怎么會淪落到暴尸街頭?

  霍云洲穿著西裝、面戴黃金面具,以青冥身份出現在了目的地。

  藍蛇長老幾番查看肅清老道的尸身,震驚道:“會長!好像是斬魂咒,這個天師的魂魄已經沒了!”

  黑長老擰眉,“斬魂咒不是只有圣階以上的玄師才能用嗎?當今世界,誰能驅動這種咒法?”

  白長老驚恐道:“一定是玄祖!”

  黃金面具底下那對金眸閃現一絲異樣的光。

  青冥想到過宋真,可宋真身中蛇毒,不可能去催動這種高階術法,否則無異于找死。

  所以他也懷疑是玄祖找到了新的宿體。

  遂沉聲令道:“你們繼續尋找玄祖的蹤跡,找到了盡快通知我,不可輕舉妄動,至于這具尸體,送去殯儀館門口。”

  送到殯儀館門口必然引起一番社會轟動。

  他試圖掀起點風浪,看能不能挖掘一點蛛絲馬跡。

  ……

  回京都路上,青冥的蛇身從天空飛過時,路過宋真的公寓上方。

  他垂眸看了眼。

  那女人現在應該嘗到了欺騙他的痛苦吧。

  他有那么點沖動想去看看,但轉念想起她說的話:“我宋真一介凡人,今日起,與你們這些幾萬年的老祖、老妖再無瓜葛!”

  再無瓜葛……

  蛇眸閃現一片寒意。

  反正九天的期限還沒到,她死不了。

  再讓她多受幾天蛇毒的痛!

  他相信這個女人死到臨頭一定會來懺悔、求饒!

  思慮到這里,青冥回霍氏莊園了。

  縱使一夜未眠,甚至打開她的微信看了很多眼,他也沒有去看她的情況。

  天照樣亮。

  沒睡覺的霍云洲照樣起床。

  他落座餐桌,便被霍家人拖著問東問西。

  霍司辰:“大哥,大嫂下次什么時候回來啊?明燕最近想跟銘銘聊會天,想要她幫忙送張符~”

  董明燕立即反駁:“不是你說想跟兒子聊天嗎?怎么變成我了?”

  內心順帶吐槽了句:男人,果然是個“脫完褲子不要臉、穿上褲子就死要面子”的兩面派生物!

  霍司辰:“額……你我不都一樣嘛?”

  對面的霍云洲不想回答,卻又聽見柳阮也在憂心忡忡地發問:“對啊大哥,昨天我看大嫂身體還很虛弱,她怎么不在家里多休息會呢?”

  柳阮親自照顧過宋真,身為護士的她多少有點職業執念,一直惦記宋真的身子。

  兒童椅上的霍逾銘,想著大伯伯昨天說的那番話,更是滿臉地不悅。

  餐桌的氣氛讓霍云洲臉色逐漸沉了下去。

  他突然干笑了句,“弟弟弟妹們,以前不是不待見她么?”

  現在卻齊齊來問及宋真的狀況,頗有種戲劇大翻轉的感覺。

  董明燕解釋,“大哥,大嫂是我們的恩人!是她,成全了我跟司辰的畢生夙愿,讓我們聽到銘銘說話!”

  霍云洲:“小恩小惠而已,二弟妹別太當回事。”

  眾人:“??”

  霍家人還停留在霍云洲寵妻寵得令人發指的畫面里。

  現在這冷不丁的口吻,讓所有人都猝不及防。

  霍老爺子這雙老眼終于發現了不對勁,放下筷子質問:“云洲,你跟真真是不是吵架了?”

  他漫不經心回應,“不是吵架。”

  正當大家松一口氣,霍云洲補了一句:“我要跟她解除婚約。”

  “解、解除婚約?”

  霍老爺子還沒反應過來,董明燕倏地從椅子上站起,“大哥!你怎么可以這樣啊!”

  “大嫂年紀小,幾天下不來床,還是三弟妹去照顧的,這事我們可都心知肚明!你跟她剛有過肌膚之親,就算發生什么過節,怎么能輕易就解除婚約?”

  “明燕!住嘴!”霍司辰試圖把老婆拉下來。

  但董明燕脾氣上來了,硬是抬高音調,當著眾人破口而出:“這也太不負責任了!”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