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錯小說網 > 閃婚后,禁欲蛇夫夜夜纏歡 > 第80章 給她喂血
  地上的宋真隱約聽到了霍云洲的聲音。

  如夢如幻,不太真切。

  她終究不相信是他,繼續頹弱無力地趴著。

  旁邊的圣元劍受不了了,劍體自動出竅,對著霍云洲一通罵:“你瞎嗎?”

  “虧我還以為你對主人挺好的,結果,你真踏馬是條蛇,不是個人!”

  “#+%?!……”

  輸出了近三十秒……

  猶如對蛇彈琴。

  霍云洲感覺有誰在罵他,但……他跟紅蓮圣元劍之間沒有訂立契約,完全聽不到劍音。

  再看宋真,她依舊沒動靜。

  霍云洲心里有些發緊,上前兩步,俯身蹲在她旁邊。

  他的語氣沒有方才那么沖,而是摻雜了探究的意味:“宋真,我給你下的毒九日后才致死,你現在裝死有意思?”

  可仍舊沒有得到一絲回應!

  霍云洲呼吸微顫,手一伸,快而急促地將宋真翻了過來,“別裝了!宋……”

  沒說完,話音突然被入眼的一幕凍結在嘴邊。

  只見此時的宋真,臉色白得像僵尸,眼周受凜冽的鬼氣影響,比熊貓眼還黑。

  她呼出來的微弱氣息形同寒霜,凝結在發黑的唇皮上。

  而他指尖觸及到她肩膀處,如觸碰到了一塊萬年寒冰,冷意刺骨。

  霍云洲瞳孔緊縮,“真真!”

  下一秒,霍云洲把地上的宋真攔腰抱起,后者全身竟真冷得像塊冰!

  他顧不得多想,將她身體放在床上,二話不說咬破手指,將血滴進她嘴里。

  宋真本來瀕死無力,聞到血液氣息幾乎下意識地張開牙口,徑直咬住霍云洲的手指。

  霍云洲忍著痛,悶哼了一聲。

  但任憑她咬得再用力,也沒想過抽出手來。

  求生的本能讓宋真像是吸奶一樣去,閉著眼睛啜他手指傷口流出來的血……

  半遮半掩的臥室門外,圣元劍悄無聲息地飛了過來,偷偷探出半個劍鞘,查看里面情況。

  從門口角度恰好能看到躺在床上的宋真。

  宋真臉上逐漸恢復一點點血色。

  身體寒氣慢慢褪去,黑眼圈亦是淡化不少。

  見到此情此景的紅蓮圣元劍終是松了口氣。

  正如它所言,修煉萬年以上的蛇血能治百毒,這百毒里,包含了蛇毒和鬼氣所攜帶的陰毒!

  這下主人有救了……

  圣元劍不再逗留,折返霍家。

  而臥室里,宋真臉色見好,精氣神逐漸恢復了一些,充斥著血絲的眸仁微微睜開。

  映入眼簾的,是霍云洲那副緊張的神色。

  她僵怔,只愣半秒就把嘴里的手指松開,然后……吐了出去。

  “你來干什么?”

  宋真那副絲毫沒有情緒的話音,讓霍云洲原本臉上的緊張和溫度頃刻褪盡。

  霍云洲拿出濕巾擦干凈手上的血,冷哼道:“來看看你這個玄術大師,是不是死了。”

  宋真眉頭擰得更深,“那你為什么救我?我死了不是正合你意?”

  “因為……”

  霍云洲突然伸手捏住她的下巴,冷厲道:“宋真,我說過要你茍延殘喘九天,一天也別想少!你想早點死,也得受夠了毒侵五臟的痛苦再死!這是你該受的!”

  宋真下巴被他捏得生疼,又氣又惱,“你腦殼不好使吧?誰想死!”

  她用力推開霍云洲的手,勁使得太猛,把他推開后,她止不住地咳嗽。

  嘴里還有他的血,所以在她咳嗽時,那些血絲順道咳了出來。

  霍云洲看著莫名來氣。

  這女人,知不知道他的血很珍貴的……

  居然不好好吃下去?還當口水一樣咳出來?

  蠢死算了!

  霍云洲從床邊站起,睥睨宋真的笑臉,居高臨下、冷漠高傲的口吻道:“你若不想死,我給你指條活路。”

  跪下!

  開口認錯!

  笑臉討好!

  求他原諒!

  腦海里想出來的,無非就是這些了。他只差稍稍組織一下語言。

  然而被宋真先聲奪筍,“想讓我幫你找赤凰老祖么?”

  霍云洲原本沒這么想,聽到這話眼睛瞬間多了一層光亮。

  “憑你?”

  “對。”

  自從跟肅清邪道大戰一回,她已經捋清楚了,這個蛇毒不止會讓她九日一命嗚呼,還會讓她這最后九天過得比蛆蟲還窩囊。

  但凡用了點咒語,蛇毒就會竄出來,在她五臟六腑里橫沖直撞,攪得她體內天翻地覆,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她好不容易玄學大成,就算死,也得風光赴死!哪能如此頹軟不堪?

  所以,她決定暫且退一步海闊天空。

  宋真認真道:“我跟你之間沒有什么深仇大恨,不過就是做錯了而已,非要你死我活,大可不必,我用我的玄術,替你算出你心尖寵的下落,但在此之前,你,必須給我解了這毒。”

  “另外我還有個要求,等你找到赤凰老祖,你們兩都不能再來擾我清凈!”

  霍云洲聽完她這番話,眼神反而更加陰郁了。

  做……錯了?

  他也知道是個錯誤,可這幾個字從她嘴里發出來,霍云洲心情哪哪都不暢快。

  轉念想到玄祖至今下落不明,他心底多少還是動搖了。

  剛欲開口,金眸定在宋真那張信心滿滿的小臉,話到嘴邊迅速變了味:“就算你玄術對我有用,死罪可免,活罪難逃!等你受夠了這八天的痛苦,八天后再談!”

  “八天?”宋真臉色變了,“我最多給你24小時,過了時間你就算跪下,我不會替你找赤凰老祖。”

  “宋真,你搞清楚,現在是你在求我!”

  “不對,是你在求我!”

  “?”

  霍云洲被她差點噎死。

  宋真勾唇道,“你今天能有空來看我死了沒有,想必也是沒找到赤凰老祖吧?她只剩下最后一縷殘魂,如果不盡快找出來,不出五日,必定魂飛魄散!這些,你活了兩萬年,不可能不知道?嗯?”

  霍云洲:“……”

  空氣沉寂許久。

  他終于發話:“宋真,你這一身的玄術都是靠玄祖得到的,居然還拿玄祖的殘魂來當籌碼,如此忘恩負義,活該受罪!”

  宋真突然地渾身繃緊,下一秒,就像是聽到了什么很好笑的笑話,捧腹大笑。

  “你說什么,我的玄術,是靠一個寄生魂得到的?”

  簡直滑天下之大稽。

  霍云洲居然以為,從小摸滾打爬、從一只又一只的小鬼、再從小鬼到大鬼、最后從大鬼到高階厲鬼、為了點滴修為可以不吃飯不睡覺、連做夢都在斬鬼的她,能有今天的成果……

  全是倚仗著那一路壓她靈運、把她的身體當成寄生容器的殘魂!

  誰能信,她一直都是靠自己升的級!

  就連玄祖自以為“贈予她”的紅蓮圣元劍,也根本不是因為宋真體內有玄祖的寄生魂,而認宋真為主!

  玄祖寄生她體內十八年,唯一一次出來刷存在感,就是酆都帝將的鬼境之中。

  那一場,即便沒有玄祖的出面,她本人也能搞定!

  所有玄師都知道,寄生魂對于宿體沒有多大的增益效果。

  畢竟只要宿體遇到危險,寄生魂便會趁著宿體虛弱,鳩占鵲巢!要么徹底占據她的身體,要么離開她的身體!所以玄師遇到寄生魂,能除就除!

  但耐不住這縷“無恥”的寄生魂,屬于霍云洲最仰慕的玄祖!

  霍云洲想當然地覺得宋真沾了玄祖的便宜。

  宋真看著他這副要為玄祖聲張正義的樣子,哭笑不得,不再費口舌辯解,神色斂起,道:

  “霍云洲,你只有二十四小時的考慮時間,自己把控。”

  “現在我要睡覺,請你離開!”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