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錯小說網 > 閃婚后,禁欲蛇夫夜夜纏歡 > 第81章 霍云洲眼眶紅了,濕了
  玄祖寄生她體內十八年,唯一一次出來刷存在感,就是酆都帝將的鬼境之中。那一場,即便沒有玄祖的出面,她本人也能搞定!

  所有玄師都知道,寄生魂對于宿體沒有多大的增益效果。

  畢竟只要宿體遇到危險,寄生魂便會趁著宿體虛弱,鳩占鵲巢!要么徹底占據她的身體,要么離開她的身體!所以玄師遇到寄生魂,能除就除!

  但耐不住這縷“無恥”的寄生魂,屬于霍云洲最仰慕的玄祖!

  霍云洲想當然地覺得宋真沾了玄祖的便宜。

  宋真看著他這副要為玄祖聲張正義的樣子,哭笑不得,不再費口舌辯解,神色斂起,道:

  “霍云洲,你只有二十四小時的考慮時間,自己把控。”

  “現在我要睡覺,請你離開!”

  霍云洲愣住,“你,趕我走?”

  他救了她,喂她喝了這么多口血,結果現在……被她下逐客令?

  霍云洲眼神逐漸壓低。

  宋真抬眸反問:“難道你還想留在這里給我做午餐?”

  兩人都想到了先前,霍云洲為了讓她享盡舌尖快樂,為她欽點的美味佳肴。

  往事回首,有不堪,更有酸痛。

  宋真強行拋開回憶,句句緊逼:“就算你想做午餐,我還擔心你餐后獸性大發,又來壓我。”

  “你!”

  霍云洲被她氣得胸前劇烈起伏,“大白天睡覺是吧,你睡吧,睡死你!”

  他狠狠地放完話,頭也不回轉身離開。

  出門之際隨手一甩,公寓門被他重重合上,整棟公寓瞬間被震得抖了三抖。

  宋真不禁翻了個白眼。

  對她好的時候,還像個人。

  現在……

  兩萬年的蛇,終究還是蛇,徹底暴露本性了。

  “好女,不跟蛇斗!”

  ……

  霍云洲回到霍氏集團。

  被宋真攪得整天都沒心思工作。

  大概是因為他們在辦公桌上做過,殘留了她的體香。

  他拿起電話,給行政部下令:“給我把辦公桌換掉。”

  過五分鐘,“把我辦公室的所有東西全部換掉!”

  又過五分鐘,“去請個空氣清潔專家,把空氣也換掉!”

  整個集團的員工一度陷入膽顫心驚。

  “總裁最近怎么了,怎么陰晴不定的?”

  “是啊,我來這里五年,第一次見總裁發這種無名的火,居然拿自己辦公室撒氣……”

  “我知道了,肯定是因為周小姐住院了!”

  今天的媒體還發布了一條新聞,京都第一美人周湘楠在家中暈倒,送醫院搶救。

  眾人再聯想起昨天的總裁夫人……

  瞬間腦補出一場豪門三人感情大戲。

  一個是緋聞前女友,一個是現任嬌妻,左右為難,難怪總裁會性情大變!

  周湘楠的電話是在中午午飯時間打來的,語氣虛弱又透著溫柔:“云洲哥,你有空嗎?”

  “有空。”

  “那……”

  “跟你有關?”

  霍云洲這副冷颼颼的語氣讓電話另一頭的周湘楠內心一片寒涼。

  周湘楠的聲音竭力維持千金小姐該有的氣度和大方,“云洲哥,我……可能命不久矣。”

  命不久矣?

  霍云洲莫名想到了某個命不久矣的大師,冷道:“周小姐,我不是老閻王,要死,要活,來跟我說什么!”

  他說完直接電話掛了。

  喉嚨始終緊緊的,他忍不住伸手將領帶松了幾度,站在窗邊往外眺望。

  天空很藍,只有稀疏的白云在漂浮。

  他目光游著游著,不經意地涌入一幅畫面:那日她坐在他背上,飛天入地。

  耳邊回蕩她直爽而天真的聲音:

  “你是蛇妖,你怎么會飛啊!”

  “那個打傷你的玄師叫什么名字?如果有機會,我替你報仇!”

  “我看你好像平日板著臉的時候比較多,這些符能提升你在人前的形象分,送給你了。”

  “這是我在山上親手削的,送你!”

  “霍云洲,你聽過一句話嗎,禮輕,情意重。”

  當這些聲音一次又一次地回響在腦海,自以為兩萬年熟諳人心的霍云洲第一次懷疑人性。

  人,究竟有多能偽裝。

  她嘴里說著那么天真、浪漫、直爽的話,迷惑了他,讓他毫無戒備。

  實際卻是在利用他,逼出玄祖的寄生魂!

  禮輕,情意重?

  她對他何來的情意……

  霍云洲從未有此刻覺得自己輸得徹底,越想越覺得委屈,眼眶變得又紅又濕。

  他已然分不清,他對宋真的恨意如此重,究竟是因為她不是玄祖的轉世,還是因為她對他……只有虛情假意。

  ……

  距離二十四小時的期限還剩二十小時。

  智遠老天師的微信電話將午睡的宋真吵醒。

  宋真身體還沒完全恢復,聲音軟綿綿的,“師父,什么事?”

  “什么事?”老天師語氣史無前例的凝重,“徒兒,你在京都的姻緣解了沒?為師方才給你又算了一卦,怎么你的桃花煞更兇了?”

  宋真不知道如何解釋,干脆就把中了蛇毒和被肅清老道襲擊的事通通說出。

  老天師聽完,語氣更沉:“所以,你現在中了九日斷魂?還被陰鬼襲了身?出這么大的事,你怎么不跟為師說?”

  “因為……我沒有多少錢了……”

  宋真聲音不自覺地放低。

  每次找師父,師父都跟她要錢。

  所以她自然而然地在金錢和麻煩師父之間畫了等號。

  她繼續解釋,“上次給師父出錢買了飛機后,我手頭只剩一筆越來越虧、還取不出來的定期理財,口袋空空,不敢再去麻煩師父。”

  智遠老天師被她這想法驚得啞了將近兩分鐘,又是愧疚,又是想沖出屏幕來敲她腦袋。

  “徒兒,你現在身受重傷,不要施展任何高階玄術,先去京都大小街頭,匿名攢功德!記住,不能留名,否則那就不叫真正的功德!”

  “只要功德攢起來,你的氣運就會快速提升,便有希望化險為夷!”

  “實在有困難,等為師派你師兄姐去京都,助你!”

  宋真聽出智遠老天師這次是真擔憂她,心里有幾分感動,發自肺腑地笑了笑:“師父,您的心意我領了,師兄師姐都討厭我,不用讓他們來了……等過幾天,我給您報平安。您放心,區區桃花煞,殺不死我。”

  想到霍云洲對玄祖的“愛之深、情之切”,她說這番話有足夠的底氣。

  她相信那只老妖,肯定會為了玄祖的下落,來給她解毒。

  果然,當天晚上十點,霍云洲給她發來了一個定位和消息。

  【到這來,給你解毒。】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