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錯小說網 > 閃婚后,禁欲蛇夫夜夜纏歡 > 第82章 就許你宋小姐玩弄我?
  宋真收拾自己,出門。

  按照霍云洲的要求,她得坐著他派的專車通往見面地點。

  至于為什么,霍云洲微信給出的理由:【你自己開車早晚會被撞死!】

  看到這條信息,宋真心里關于霍云洲的形象,已經恢復為最開始那個要她得“肛門癌”的霍大少爺(本性)。

  他厭惡一個人的時候,嘴就跟淬了毒一樣。

  宋真想著坐他的車也行,如今經濟吃緊、功德吃緊的她,空間符飛天符都要少用,至于高昂的油費,能省即省!

  來接她的專車是一輛黑色賓利。

  司機雖然坐在駕駛位,但從比例推測,腿應該很長。

  那司機身穿平整無痕的西裝,面戴黑色口罩,眼前橫著一對墨鏡。

  在宋真上副駕駛后,男人聲音帶著幾分刻意地壓低,“宋小姐,我是霍總派來的司機。系好安全帶,馬上發車。”

  “好的。”

  宋真扣上安全帶時不禁多看了司機兩眼,莫名覺得有些眼熟。

  要不,算算?

  她很快放棄這個念頭,現在靈力虛弱,三十八線配角的司機就別浪費靈力了。

  車子沉穩地啟動。

  車內很安靜,如果這時候有根針掉下來,也能聽得一清二楚。

  宋真的一聲咳嗽在寧靜中顯得很突兀。

  “宋小姐,著涼了?”司機突然發問。

  “不是。”

  “那是空氣清新度不夠?”

  “也不是。”

  宋真或許是想讓這個陌生人盡快結束猜測,直言道:“是中了毒,但放心,不會傳染。”

  她看不到司機在這刻擰了眉。

  “什么毒,會導致咳嗽?”

  “你們霍總知道。”

  “是么。”

  司機眉心輕擰,改單手握著方向盤,騰出一只手從旁邊的儲物格拿出一瓶藥遞給她。

  宋真垂眸,見藥瓶寫著三個大字:【萬能藥】

  她愣住,“給我的?”

  司機目視前方,語氣淡淡,“霍總說,宋小姐不能死在路上。”

  宋真:“……”

  她相信這是霍云洲能說出來的話,伸手將藥瓶接了過來,打開藥瓶后,里面只有一顆藥丸。

  她聞了聞,跟之前霍云洲給她喂的血,氣味一樣。

  看來是霍云洲用血制成的丹藥。

  宋真一仰頭,將藥丸吞了下去,頓時神清氣爽,在身體里躥來躥去的陰毒被壓了下去。

  話癆的司機又問:“好些了?”

  “好多了。”宋真將藥瓶歸還給司機,道:“謝謝。”

  賓利車莫名地擺了一下。

  他接過藥瓶,喉結滾動,“嗯。”

  藥瓶放回儲物格,車子卻悄無聲息地放慢速度。

  司機似有壓抑的不快,冷不丁來一句:“你對別人經常說謝?”

  宋真微愣,怎么聽起來像是霍云洲的口吻。

  司機或許察覺到語氣不對,立即補充解釋:“別誤會,我是在夸宋小姐,對我這種底層的司機真有禮貌。”

  宋真打消了一縷,手指輕揉眉心。

  她坐個車就想休息一下而已……但這個司機怎么那么話癆。

  轉念想起師父的話——“積功德”。

  就當發善心,陪這個司機多聊幾句吧。

  宋真鼓勵道:“師傅,你不用妄自菲薄。你四肢健全,頭腦正常,不聾不瞎不啞,已經在起跑線上優越于世界上的很多人了!過不了多久,一定能起飛!”

  這算是宋真畢生最用心的夸贊了。

  司機聽完這番話,語氣攜著幾分不屑,“我現在開的是汽車,真起飛了,你得死。”

  “啊?”

  宋真尷尬,努力補救:“我說得起飛,指的是,師傅日后必定大富大貴!”

  “你只喜歡錢?”

  “?”

  宋真發現不止她不會聊天,聽起來這司機比她也好不到哪里去。

  她吞了吞口水道:“我想起我有點事,得給我朋友發信息。”

  之后迅速拿出手機,對著“文件傳輸助手”叭叭叭打字……

  強行忽視旁邊那個陌生司機。

  心里道:霍云洲是不是故意派一個話癆司機來整她?

  好在路程不算長。

  賓利車停在了一家獨棟酒館門口。

  宋真頭也不回迅速下了車。

  而身后,司機望著她離去的背影,握著方向盤的手莫名地收緊。

  他這是在干什么。

  她對誰說謝謝,是不是只喜歡錢,跟他有什么關系?

  司機開著車子離開,駛向一條死路,徹底消失在墻壁。

  宋真已經來到酒館樓下。

  這家酒館從外觀來看非同一般,更別說她進門后,那股獨特的高貴氣息便迎面撲來。

  從精致的裝飾到舒適的座椅,每一處細節都透露著品味與格調。

  空氣中彌漫著淡淡的酒香,與柔和的背景音樂交織在一起,讓人不自覺地放松了身心。

  宋真被它的氣派所感染,沉醉在這個獨特的空間里。

  然而當她視線在里面掃了一圈,卻并未發現霍云洲的身影。

  酒館的老板戴面具、身著樸素而簡潔的工作服上前迎接:“歡迎,請落座吧。”

  “額,有位霍先生約我來,他人呢?”

  “霍總稍后就到。”

  聽到老板這樣說,宋真確認自己沒來錯地方,找了一個卡座坐下。

  酒館老板拿出酒單給她看,“需要喝點什么。”

  “給我一杯白開水就好。”宋真說完看了眼酒單價格,不止是最低的酒單杯一萬起步,就連白開水都要一百?

  她迅速改口:“白開水也不用了,謝謝。”

  最后兩字剛落,酒館老板身子明顯僵了幾秒,眼里摻著意味不明的笑意,“霍總提前交代過,他買單。”

  “真的?那給我一杯最貴的酒。”

  “嗯。”

  老板轉身走了兩步,眼里的笑意頓斂,低聲嘟噥:“又說謝謝?”

  “怎么對誰都這么有禮貌?”

  唯獨對他,哪怕是虛情假意,也沒從她嘴里聽過這種話。

  ……

  須臾,酒已送上。

  宋真輕抿兩口,只覺全身輕飄飄的。

  酒館音樂變得輕緩不少,燈光更是漸暗。

  她臉頰通紅,手機屏幕在眼前已經現出重影,不妨礙她對他發出催促:【霍云洲,你到底來還是不來?】

  短信發出去沒多久,她身子越來越軟,斜斜地往后靠在座椅軟墊上。

  渾濁的視線里,一個身穿黑色西裝、高大身影逐漸朝她走來。

  她昏沉著,愈漸無力的眼皮一閉,再一睜。

  他已坐在了她身側,冷冷的話音里攜著幾絲得逞:“這酒,味道可好?”

  “你……”

  宋真瞬間意識到了,酒有問題!

  她迷蒙的雙眼氤氳出一層薄怒,聲音卻還是軟軟的,“你無恥!”

  霍云洲無視她的憤怒,金眸低垂,瞥著她那副燥熱難安、腮若桃花的媚態,不可自制地熱了起來。

  性感的喉結上下滾動,喉底發出的聲音,喑啞了幾分。

  “無恥?呵,就許你宋小姐玩弄我?”

  話落,他一個俯身,把她壓倒在了真皮卡座之上,“現在輪到你來嘗嘗,被玩弄的滋味。”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