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錯小說網 > 閃婚后,禁欲蛇夫夜夜纏歡 > 第83章 霍云洲呼吸滾燙,“舒服?”
  宋真感覺到危險氣息,想要往后挪,但是渾身因為身體里的酒性,根本使不上勁。

  她氣惱,“霍云洲!誰玩弄你!把我抓著,又是要干什么?”

  霍云洲單手把她兩只手腕扣在了卡座上,“干你。”

  “?!”

  宋真懵了兩秒,難以置信,“你發情不看場合嗎?”

  這里是酒館……

  “嘶——”

  布料被撕開、聯同男人西褲拉鏈拉開的聲響,將她余話攔截在她嘴邊。

  她雙腿被強行分開,精壯的身體已不由分說壓了下來,一股強勢的力道瞬間攻占了領地。

  “……”宋真咬著唇,額頭冒出了兩滴冷汗,渾身縮緊。

  以前他們做這件事的時候,他會給幾分鐘,等她適應。

  不像今天,粗暴而直接。

  撕裂般的痛楚從腿下一路蔓延到她全身。

  最主要的是霍云洲這是干什么?他明知道她不是玄祖的轉世了,還對她發情?為了他所謂的“玩弄”?

  但這么玩弄法,不是把他“尊貴”“高傲”的身子也撘進來了?

  宋真忍著疼痛,一聲不吭。

  “場合?有關系么?”

  耳邊傳來這道聲音的時候,他一只手捏住她的下巴,將她的臉歪過去,視線恰好對著前臺位置。

  酒館老板正若無其事地在那兒調酒,視線根本沒往這邊看,但宋真的臉仍是唰地一下漲紅。

  “霍云洲,你瘋了!”宋真想到那兒有人,手上多了點力氣,推他。

  “這就受不了?”

  “你放開我!你這么做,對得起你那個等了兩萬年的赤凰老祖嗎?再這樣,我就是死也不會幫你找她!”

  聽她提及玄祖,霍云洲眼神冷了幾度。

  “威脅我?你當我這兩萬年,白活的?”

  霍云洲話落,一個提起,把她扣在他腿上,掐著她的腰用力往下摁。

  同時施了點妖法……

  宋真雙手被禁錮在他脖子上,看起來就像她摟著她那般。

  相比她的雪白嬌軀,他始終身著黑色的矜貴西裝,只是領帶已松松垮垮,衣領扣子崩開兩顆,滾動的喉結性感而妖冶。

  往上看,他半瞇的金眸、喉底的喘息,帶著玩弄的愉悅和享受。

  往下,他原本平整的西褲被她壓得略顯褶皺。

  拉鏈大開的地方,她被他抓著,忽而騰空,忽而入地。

  酒香繚繞,身下那股濃烈的荷爾蒙氣息摻雜在每一寸空氣里。

  宋真本就渾濁的視線搗得越來越模糊。

  “舒服?”耳邊傳來霍云洲滾燙的呼吸。

  她吞著熱氣,“你……臭蛇妖!”

  “噢,那就是還不夠舒服。”

  他故意曲解,加快加重。

  幾來幾回,宋真渾身軟了,趴在了他胸口,呼吸急促,額頭全是汗。

  “霍云洲,你玩夠了,放我下來。”

  “夠了?呵,他還沒加入呢。”

  “他?”

  誰?宋真眸仁一睜,墻上一面鏡子折射出了她身后的情形。

  酒館老板不知道什么時候已經站在了她身后。

  她周身一震。

  難道霍云洲想要讓酒館老板……

  就在這時,霍云洲把他脖子上的雪白手臂推開,隨后用力把她提起,將她翻了個身,讓她正面對著酒館老板!

  宋真望著這個身形高大的酒館老板,瞳孔劇烈顫抖,內心已然崩潰。

  她身上什么都沒穿!

  他竟然真把她的身體……給別人看?

  不止是看,酒館老板正在解工作服,熾熱的眸子透過面具,迸發出一束一束的精光,而她卻被他妖力和身體里的酒力雙管齊下,無法動彈。

  宋真第一次真切感受,這只蛇妖有多么地邪惡!

  聲音隱有幾分微顫,“霍云洲,我會殺了你!”

  霍云洲從身后抱住她,感覺得到她渾身戰栗,但還是毫不留情將她的腿提起,岔開對著酒館老板。

  宋真別開臉,不去看那個戴面具的老板。

  她的牙齒把唇咬出了血。

  內心對青冥的恨達到了極致,眼角不經意地一濕。

  晶瑩的光落在他視線的余光,霍云洲有些不忍,喉結滾動,道:“你不是說我又短又小?我跟我分身,一起要你。”

  “!”

  分身?

  宋真晶瑩的瞳孔再度張開,抬頭看著眼前的酒館老板。

  只見酒館老板把面具褪下,露出一張跟霍云洲一模一樣的臉。

  她瘋掉了,她想起了那個同樣藏頭不露臉的司機……

  這些原來全都是霍云洲的分身!

  “該死的,你簡直就是喪心病狂!”

  “手段不及你,真真。”

  霍云洲說到最后兩個字,聲音莫名地喑啞了幾分。

  這個稱呼聽得宋真恍如隔世,“別那么叫我!”

  嫌惡的語氣讓身后的男人臉色僅有的溫柔瞬間退散。

  他冷聲道:“你會求我的。”

  話落,酒館老板走近了兩步。

  ……

  蛇妖,是世界上最變態的物種!

  在宋真被懲罰得不剩一丁點力氣的時候,被抽空九成思緒的腦子里只剩下這個念頭。

  唯一慶幸的是,如師父所言——“凝血成精”。

  這次之后她體內的蛇毒已經徹底清了!

  鬼氣的陰毒也被削弱不少。

  她整個人躺在硬硬的卡座上,身上蓋著他的西裝外套,慢慢地恢復精力。

  不遠處的窗邊,霍云洲倚窗佇立,襯衣恢復平整、領帶系得工工整整,手里捏著一個紅酒杯,神色泰然自若。

  那對金眸瞥著她滿身的紅痕,猶如局外人那般的事不關己。

  仿佛剛才對她如此惡劣的人,不是他一樣。

  “嘴挺硬的。”

  他不咸不淡地吐出這幾個字。

  她青澀的身體被他和分身輪番占有,從頭到尾她一聲不吭,沒有求饒,也沒有曾經讓他迷失心智的嬌吟。

  只是,看著她的嘴唇被咬破了一層皮,霍云洲金眸中有一閃而過的憐惜。

  宋真沒有力氣,閉著眼睛,不理會他。

  但聽到他腳步逼近的聲音,她心仍是不由地一緊,現在的她是真的承受不住這只蛇妖的折騰了。

  霍云洲放下酒杯,坐在她對面,無波無瀾的口吻道:“宋真,毒,已經給你解除。”

  宋真拳心一緊。

  他的確是給她解了毒,只是這個解毒的手段,極其惡劣!

  如果不是她打不過他……

  她真想殺掉這只臭蛇妖!

  霍云洲始終在關注她的神色變化,嘴角似笑非笑。

  “天道有云,玄門之人,言必信,行必果。不想受天譴的話,你該兌現諾言,算一算玄祖的下落了。”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