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錯小說網 > 閃婚后,禁欲蛇夫夜夜纏歡 > 第85章 宋真懷孕了
  找到了玄祖?

  霍云洲瞳孔一亮,“她在哪!”

  宋真咬了咬發黑的唇,強行壓下腹腔有一股陰毒上涌,氣息不穩道:“周湘楠……就是她的新宿體。”

  對面的霍云洲微愣,似是在探究她話里真假。

  “玄祖豈會看得上那種普通的肉身?”

  “因為她餓了啊,不挑食。”

  宋真語氣里有幾分嘲諷,堂堂赤凰老祖,受玄門后人敬仰、膜拜,如今不止淪為寄生魂,強占活人肉身。

  甚至還出言威脅她……

  霍云洲聽到宋真對玄祖說出如此不敬的話,眼里隱有擔憂。

  他記得,兩萬年前的玄祖沖破妖界,將他從獻祭臺救下。

  也記得,玄祖因狐妖大帝對她放過一句狂言——“豎子無謀”,便與之決戰九百個回合。最后一戰,狐妖大帝卒,而她也在不久后死去。

  她猶如“九鼎至尊”的君王,心懷天下。

  更猶如“伴君如伴虎”的君王,容不得半分侵犯、褻瀆。

  霍云洲不知什么心情,面對宋真,嘆了口氣,道:“宋真,你真的是,無知無畏!”

  宋真淡淡一笑,從沙發上起身,裹好衣服。

  “我無知無沒關系,只要你別無恥,遵守諾言就行。”

  她說過,找到玄祖,以后他們再無瓜葛。

  她往外走,雙腿雖然看起來有些發軟,但腳步很堅定,半步未停,頭也不回,最終身影消失在了酒館大門。

  霍云洲心中莫名地不快,再看到地上那灘烏血,眼里泛出冷光。

  雕蟲小技,不足為信!

  說罷手掌掃過,一道妖光閃過,整個酒館恢復煥然一新,地上血跡淡然無存。

  ……

  宋真吃了一頓飽飯,回到公寓后,封五竅,閉關休養。

  閉關期間,霍云洲借著解除婚約的由頭給她打電話。

  當第三十二個電話都杳無回音后,霍云洲派分身來找她。

  結果公寓被一層結界覆蓋。

  被拒之門外的霍云洲恨恨道:“這女人……就當她已經死了吧!”

  過了半個月。

  宋真閉關結束,睜開眼睛打開手機,滿屏的新聞映入眼底:

  【霍大少爺陪周小姐看煙花晚會】

  【霍氏集團總裁官宣:撤銷與宋小姐的訂婚】

  【霍老爺子和霍大少爺斷絕爺孫關系】

  宋真瞳孔微怔,短短半個月,怎么發生這么多事?

  她從這些“無關緊要”的新聞撇開,打開張真人的微信。

  張真人這三天也聯系她聯系得快瘋了。

  十天前的張真人:【仙姑,求求了,開張吧!】

  五天前的張真人:【粉絲快跑光了!】

  今天的張真人:【祖宗,給您跪下了!】

  宋真終于回了電話。

  對方秒接,張真人激動的聲音從聽筒傳出:“仙姑,您可總算有回音!”

  “最近不知道怎么回事,來了個滅真大師,把我們直播間的粉絲全搶走了。”

  “她在京都大開殺戒斬鬼,不止鬼心慌慌,連各大玄門道觀跟著瑟瑟發抖!您再不出面,我們的金主們都要跑光!”

  “滅真大師?”宋真上網一查,關于這個滅真大師的新聞還不少。

  新聞里,滅真大師身穿紅色的長袍,面帶美艷驚絕的面紗,頭戴斗笠,這副裝扮基本跟先前不假大師那套行頭相差無幾。

  至于滅真大師的直播間更是熱鬧非凡。

  宋真點進直播間,恰好看到一個二十階老鬼的頭被砍斷在地……

  與此同時,滅真大師的紅袍無風自動,面紗輕輕撩起那瞬間,勾起的淡笑傾倒眾生!

  直播間打賞如潮。

  彈幕里不少人在問:【滅真大師是不是就是隔壁不假大師的新馬甲啊?】

  后面不知道誰跟著來了一句:【那個叫不假的,怎么比得上滅真大師,她來給滅真大師提鞋都不配!】

  宋真看到最后那幾個字,眼底閃過極度的不快。

  竟然說她配不上一個借尸還魂的寄生魂!

  她不止是生氣,腹部更是猶如翻江倒海,作嘔的感覺一陣接著一陣。

  怎么回事?

  莫非是那些鬼氣帶來的陰毒?

  但這些天宋真閉關休養,已經強行將陰毒封印在了身體里的某個偏遠部位。

  只要不動用大靈力,陰毒對她構不成威脅了。

  那這股作嘔的感覺是什么情況?

  ……

  “你懷孕了!”

  醫院里的醫生說出這四個字的時候,宋真臉色變青,“怎么可能?”

  “什么怎么可能,報告單上寫著啊,人絨毛膜促性腺激素值,一千!”

  “……”

  宋真拿著這張報告單走出醫生診室。

  腳步如灌重鉛。

  她怎么能懷孕?會不會是誤診?

  玄門之人無法測算自己,宋真始終難以置信,決定換一家醫院,再去做個檢查。

  結果……如出一轍。

  最窘迫的是,當她帶著兩份檢驗單走在醫院走廊的時候,遇到了熟悉的面孔——霍三少夫人柳阮。

  柳阮看到宋真二話不說就放下自己的工作,疾步跑過來,擔憂地問:“大嫂,你跟大哥究竟出了什么事啊?大哥竟然不顧爺爺的阻攔,非要跟你解除婚約……”

  說話間柳阮視線往下,注意到了她手里的單子。

  宋真手心呼出一張火符,連著單子一塊燒了,扔進垃圾桶。

  但任憑她動作太快,在婦產科干了兩年護士的柳阮,一眼就瞄中了那個專業醫學術語。

  柳阮過度驚訝,眼睛睜得通圓。

  “大嫂……是我大哥的嗎?他知道嗎?”

  宋真眉頭緊蹙,玄門里有失憶符,只要符一用上,就能讓柳阮忘記在醫院遇到她的事。

  可宋真有原則。

  柳阮沒有害過她,未經允許她不想用這種對人有害的符。

  但怎么樣能讓柳阮守口如瓶?

  宋真腦海里冒出四個大字:【等價交易!】

  她二話不說,拉起柳阮的手,來到無人的角落,小聲道:“我可以答應你一個要求,你替我保守秘密,如何?”

  “啊……保守秘密?”

  柳阮轉了轉眼珠子。

  如果宋真懷的是大哥的孩子,那這個婚肯定退不成啊!沒有哪個女人放著霍家大少夫人的身份不要吧?

  看起來,宋真肚子里的孩子,應該不是大哥的,既然兩人要退婚了,沒必要徒生波折。

  心思細膩又善良柳阮應了下來,“好,我會幫大嫂隱瞞,絕對不會讓大哥知道!”

  宋真剛松了一口氣,身后不遠處突然響起一道低沉、寒冽的聲音。

  “什么事情,不能讓我知道?”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