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錯小說網 > 閃婚后,禁欲蛇夫夜夜纏歡 > 第93章 對她動了心
  霍云洲的蛇把宗玄觀前后翻了個天,也沒找到那把小木劍。

  驚動了宗玄觀全體道士。

  蛇群迫于霍云洲壓力,不肯離開。

  張真人畢竟是個老油條,對著蛇群恭恭敬敬道:“蛇君大人,有何吩咐?”

  領頭的蛇用尾巴畫出一份【尋物啟事】,甩到張真人手里。

  尋物啟事上面畫著那把小木劍的輪廓。

  張真人瞬間大悟,對著眾弟子問:“你們誰見過這玩意?”

  眾弟子紛紛搖頭。

  張真人再度恭敬道:“蛇君大人留個聯系方式,日后我們若是見到此物,一定給您答復!”

  話音剛落,天空飄下一張傳音令,跟玄門的傳音符功效相似。

  “蛇君大人慢走!”

  張真人這句話說完,蛇群這才整齊有序離開宗玄觀。

  回到宗玄觀內的張真人忍不住抹汗。

  “蛇走了?”宋真問。

  “是的,”將那張尋物啟事放在桌上,詫異道:“也不知道何方妖物來觀里找東西,嚇壞觀里這些新來的小徒弟了!”

  宋真往那尋物啟事上瞟了一眼,瞳孔微怔。

  這不就是她的那把小木劍嗎?

  他弄丟了?

  不過這樣也好,徹底斷掉念想,希望他永遠也找不到!

  宋真跟張真人預約好了下場直播時間后,回到車上看新聞。

  新聞里,霍云洲在媒體鏡頭下,大張旗鼓地摟著周湘楠的腰,走進一家婚戒定制店。

  他身穿典雅西裝,頭發精心打理過,無與倫比的五官透著高貴和睿智,斯文又禁欲。

  他身邊的周湘楠則身著奢華鑲鉆的禮服裙,溫婉大方地跟隨著他。

  面對媒體直白的詢問:“霍先生和周小姐的婚期是今年還是明年呢?”

  霍云洲絲毫不避諱地為周湘楠輕輕撥好耳邊發絲,而后挽了挽唇,面對鏡頭道:“下個月。”

  話音一落,隔著屏幕,宋真聽到了群眾歡呼雀躍的聲音。

  有些是周湘楠的粉,有些是霍云洲的粉,但在面對這對金童玉女的結合,不管哪方的粉絲都送上了激動的祝福。

  與上次霍云洲跟宋真訂婚后輿論一片罵聲,完全不同。

  大概這就是天作地合。

  宋真收斂神色,拋開這些繁雜的思緒,突然手機收到一條信息——【來自x國的撤婚申請受理通知,請點擊鏈接查看】

  宋真點開,里面是大串英文,翻譯過來大概意思是,撤婚流程正在啟動,但只要十天內雙方任何一方再次提出異議,本次流程就會終止。

  一定要熬過這十天,如此也好徹底跟那只老妖,撇清關系!

  與此同時,霍云洲也收到了同款信息,他的大手將手機握的緊緊的,再聽到宗玄觀那邊派去的蛇傳來的消息。

  找遍了,沒找到那把小木劍。

  他心情復雜,掌心力度慢慢放松,將手機放回了口袋。

  這,就是天意。

  他跟宋真,徹底結束了。

  ……

  十天,轉瞬即逝。

  宋真熱衷于直播攢功德,霍云洲就像是刻意逃避什么,這些天帶著周湘楠買了戒指買項鏈,買完項鏈買耳環。

  不知不覺,今天就是約定的選婚紗時間。

  霍云洲跟周湘楠來到全城頂級的婚紗設計店,選婚紗。

  周湘楠對率先奉上的西式婚紗不感興趣,冷道:“我只要紅色。”

  霍云洲隨即對設計師使了個眼色。

  設計師立即派人將數十種截然不同的中式風格婚服款式送上。

  “周小姐,這些都是獨家專供,市面上絕無同款,請您過目。”設計師道。

  周湘楠滿意點頭,問旁邊的男人:“你覺得哪個好看?”

  霍云洲沒有聽到,他目光看著那些大紅色中式婚紗,腦海里映出來的,全是宋真穿上它們的樣子。

  霍云洲試著用妖力將那些幻象打散,幻象卻接踵而來,一來一回,完全沒注意周湘楠此刻看他的目光。

  周湘楠看出他的想法,心里哂笑:不愧是當了兩萬年的老處男,總是對第一個女人念念不忘。

  周湘楠并不生氣,她對他,只有征服欲。

  征服一張白紙對好勝的玄祖沒有多大成就感。

  但如果能征服一顆原本對另外一個人滿滿當當的心,那種掠奪的快感,更讓她滿足!

  周湘楠讓所有設計師和工作人員退下,只留她和霍云洲。

  光鮮亮麗的婚紗試穿廳內,一抹雪白從霍云洲失焦的眼底閃過。

  霍云洲回了點神,定睛看過去,就見周湘楠褪了半肩的禮服裙,露出雪白無暇的香肩。

  “青冥,我要試婚服,你來替我解開拉鏈。”

  周湘楠說出這句話時,音色清亮而嫵媚,很刻意和張揚的誘惑。

  霍云洲怎么可能不知道,玄祖想開個拉鏈,有幾千種辦法。

  他更知道,他不該在這種時候,再想起宋真那個女人。

  本著看破不說破的原則,霍云洲走向周湘楠,手臂一伸從她身后,抱住她。

  溫涼的手指像是撥弄琴弦,輕撫她露出的大片肌膚,順著她精致的鎖骨,一點點往前,往下,探向她胸前的位置。

  “啊,哈……青冥……”

  周湘楠感受他指尖的撥弄,輕吟出聲,身體迅速一轉,抱著他的脖子。

  “你想要了,對不對?”

  她很清楚蛇類的欲望,很重,很重,重得只需輕輕一撩,就能肆意抓著他的粗壯盡情把玩!

  她勾唇,踮起腳尖,要吻上他的時候,突然腰身被一只大手圈住,下一秒,感覺天旋地轉,她被他放倒在鋪滿了紗布的地上。

  霍云洲壓在了她身上,心里想著,也許只要跟玄祖結合一次,就能徹底消除宋真那個女人對他身心留下的印記。

  他沉聲道:“玄祖,我現在就要你。”

  “好~”周湘楠得意地回應。

  獲得許可的霍云洲不再顧及其他,喚起情欲的臉色再無溫和,大手一陣力道,直接將周湘楠胸前的禮服裙撕開。

  白里透著紅的肌膚,對男性來說恍如罌粟,讓人著魔,中毒。

  然而此刻映入霍云洲眼底,霍云洲瞳孔驟然縮緊。

  他根本忘不了自己第一次跟宋真結合時的那份悸動,甚至深刻地記得第一次,他像個沒見過世面的小孩沉溺其中。

  她罵了他幾句,他覺得有趣,反復玩弄。后來發現她的敏感地帶,只需輕輕撩撥,她的身體扭得很美,美到讓他控制不住。

  一幕一幕,像幻燈片閃過。

  男人好像意識到了,自己在犯了一個錯后,又犯了一個……更蠢的錯誤。

  眼前不可自制地模糊。

  手上的動作沒在繼續,而是重新拿起那套被他撕壞的禮服,蓋在周湘楠身上。

  周湘楠抓著那塊破布驚愕地坐起,從未受過挫敗的她語氣里有難以置信,“你別忘了,這兩萬年你等的是我,你愛的是我,你……你怎么敢這么對我!”

  說到后面,周湘楠眼底泛出一絲絲凜冽的殺氣。

  霍云洲并未回話,而是急促地拿出手機。

  點開那條撤銷婚姻的短信鏈接,快速而果斷地在他的簽名旁邊,按下了按鈕。

  看到屏幕里彈出來的提示——【程序終止!】

  他松了口氣,再度看向周湘楠,帶著歉意道:“玄祖,我是等了你兩萬年,但,你來晚了。”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