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錯小說網 > 閃婚后,禁欲蛇夫夜夜纏歡 > 第96章 “按摩”到她舒服為止
  妖身!

  宋真想起上次的可怕經歷。

  她趁著霍云洲再度吻下來時,突然牙口一張,死死咬住了他的唇。

  空氣里,傳來男人悶哼的聲音。

  瞬間,血腥味彌散開來。

  好香的血味!宋真瞳孔一縮。

  霍云洲非但沒有因為她咬傷他而松口,反倒再度吻下來時,又深又重。

  宋真被血味誘惑趁機瘋狂地舔舐他嘴唇邊緣的血。

  這股血液能安撫肚子里的妖寶寶!

  然而這個吸血動作被霍云洲當成了情趣。

  “原來你喜歡這樣?”

  真夠野的。

  野得讓霍云洲只想更粗暴地弄她。

  他一只手往下,輕揉慢捏地撩她,另一只手死死扣住了她的腰,免得她待會受不住跑路。

  等撩到她釋放出信號,蛇腹間那兩股威猛便駕輕就熟地抵住了目的地。

  宋真受體內妖寶寶散發出來的性素影響,沒有察覺,一味沉迷于他那對破了口的嘴唇,滋溜滋溜吸血。

  這股血液的氣息讓她舒服又愉悅,仿佛全身細胞都處于歡呼雀躍之中,讓她疏于防備。

  突然,“唔…”

  被撐開的痛楚猝不及防襲卷而來。

  她眸仁陡然睜大。

  這個時候想要掙脫已經晚了。

  宋真顧不上吸血,松開他嘴唇,弓起了腰,本能想要逃,但是腰肢被他箍得很緊。

  “霍云洲,我肚子不舒服……”

  霍云洲對她說的話全然不信。

  真要是肚子不舒服,剛才哪還會有心思,在被窩里用手偷偷安慰?

  她又想跟以前那樣騙他。

  這個小騙子,真的是干多少次都學不乖!

  他俯首舔她的唇,帶著邪意問:“哪兒不舒服?”

  她咬著唇,“肚、肚子。”

  霍云洲掌心覆在她肚擠眼處,“這兒?”

  “對……”

  “那現在呢?”霍云洲用手一邊在她的肚擠眼處轉圈圈,另一邊,蛇腹突然一記猛壓。

  “啊————你!”

  宋真呼吸都在顫抖,氣得用手打他的胸口,“你出去!”

  “還是不舒服?”霍云洲動作越來越壞,啞聲問:“這樣呢?”

  “……”

  宋真徹底無言以對,她身體艱難地承受著他的戲弄,一聲不吭。

  或許是覺得少了點樂趣,霍云洲突然咬住了她的脖子,就像野獸咬住一只想要逃跑的獵物一樣。

  強勢的話音攜著粗重的喘息,“你不舒服,我就給你按摩,按摩到你舒服為止,我對你多好,嗯?”

  說話同時,他配合了動作。

  只不過他那個按摩工具,讓她有些難以言喻。

  雙腿被他掰開到最大幅度。

  失守的大本營不肯投降,頑抗地承受著。

  她嘴里恨恨地唾罵:“臭蛇,淫蛇,等我強大了,我煎了你!”

  霍云洲聞言,耐人尋味地笑,“好啊。”

  他咬她的耳垂,鼻尖在她耳邊噴灑熱氣,“我等你強,煎、我。”

  “不過現在,就先好好學習一下,看我是怎么強,煎、你。”

  底下,不由分說地換了一直沒上過陣的第二個。

  宋真從未被那股致命的猙獰折磨過,被撐得咬緊了唇,眼角難以自抑地蹦出兩股濕意。

  霍云洲簡直愛慘了她這副模樣。

  本是個十八歲出頭的柔弱小姑娘,身體嬌得如一灘水。

  可偏偏仗著一身玄術,心地高傲又要強。

  她當做鎧甲的玄術,在他面前構不成丁點威脅,他甚至能用妖術屏蔽靈力流動。

  每次看著她被欺負得想殺他又不得其法時,他就覺得享受、刺激,渾身更加有勁。

  兩個小時,他在她身上發泄了三次。

  成功地把她肚子里的兩個妖寶寶喂得飽飽的……

  大的小的終于停歇,沒有再折騰宋真,宋真這幾日來難得睡了一個好覺。

  霍云洲裸著胸膛,倚在她身側,手指輕輕撩撥她耳邊碎發。

  她沒有一點反應,睡得格外沉。

  熟睡的時候她長長的睫毛搭在眼皮上,顯得很安靜,很乖巧。

  霍云洲喉結滾了滾。

  想到他們的婚姻在兩小時前被撤銷了,她還那么高興……他的眼底暗了幾分。

  “被我妖身強迫,就不會開口跟我要點補償?”

  “你若要了,我未必不給。你什么都不要,我怎么給?”

  “笨死了……”

  他垂頭,吻了吻她的額心,然后在床頭放了一份禮物。

  趁著星夜,他化作蛇身消失在了夜色之中。

  ……

  次日。

  宋真醒來的時候骨頭猶如遭車碾。

  腦海里回映出昨夜場景,臉色又羞又憤。

  她心緒復雜,摸不清這種痛與歡并存的感受。

  而當目光一轉,注意到床頭柜上的東西時,她眼底閃現出一抹詫異。

  那東西,正是他曾經送給她的——龍鱗項墜。

  但他們鬧崩那天,她已經還給他了。

  現在,他又把這東西送了回來?

  到底想干什么……

  難道他既想要玄祖,也想要她?

  宋真抿緊了唇。

  對床頭柜上的東西不予理會。

  目前她唯一可以確定的兩件事是:

  她師父說的沒錯,妖夫的血液、體液,確實能瞬間安撫她肚子里的寶寶。

  以及,即便他們撤婚了,那只該死的大妖還是不肯放過她……

  甚至晚上才從她身體里出來,白天就宣布了婚訊!

  全網傳遍了。

  霍云洲和周湘楠,將于本月二十日舉行婚禮,并在月底的霍氏集團周年慶,正式將霍氏集團百分之九十股份轉讓給周湘楠。

  周湘楠即將成為霍氏集團最大股東!

  周氏集團股票跟著猛漲。

  十五日,宋真正在跟張真人對賬。

  隔著幾道門都能聽見周太太欣喜若狂的聲音:“張真人!張真人!”

  張真人抹額,“仙姑,我先去應付。”

  “去吧,反正賬也對完了。”

  宋真起身邁出禪房,與門外疾跑而來的周太太撞了個滿懷。

  周太太抬眼一看,是不假大師,臉色更是喜不自禁。

  “不假大師,多謝您先前出手驅逐霍家那個邪祟!當時是我有眼無珠,還以為大師留了一手,現在信女才知道,大師真乃神人!”

  “我女兒終于實現了畢生夙愿,我就這一個寶貝女兒,看到她能嫁得如意郎君,我……”

  周太太喜極而泣,拿著絲巾擦起了眼淚。

  宋真看著周太太心底涌出一絲悲哀。

  真正的周湘楠早已魂飛魄散,現在的周湘楠不過是被玄祖借尸還魂。

  周太太對此全然不知。

  宋真看得出周太太本人也做過不少富人之惡,始終未點破,徑直離去。

  而她走后,周太太花了大價錢找張真人給她女兒算卦,看看這波大運是不是能一路走下去。

  張真人多少是有點真本事,在得到了周湘楠生辰八字后,他掐指一算。

  然而兩分鐘后神色驟然緊繃,“周太太,貴千金,已經香消玉殞啊!”

  “這怎么可能!”

  周太太表情與來時的興奮截然不同,臉色慘白如紙。

  ……

  另一邊,宋真坐在車上。

  看到智遠老天師發來一則信息:【徒弟,為師過幾天就來京都看你!你記得提前備點好吃好喝的招待為師,哈哈!】

  師父要來京都?

  宋真一時之間想不起來用什么招待,想到霍老爺子也快要過大壽了,干脆去趟商場,給兩個老人家都買點禮物吧。

  可惜去之前沒算一卦,在京都最奢華的商場撞見了兩個她不樂意見的人。

  霍云洲和周湘楠,坐在商場內含金量最高的中心廣場,一架收藏級鋼琴前。

  霍云洲手把手地教周湘楠彈鋼琴,周圍全是閃光燈,以及圍觀的人群。

  “現在的世界倒也精彩,你學會了很多技能。”周湘楠被霍云洲手把手教著彈奏月光曲后,似笑非笑地感嘆。

  霍云洲語氣溫和,“兩萬年變化很大,還想體驗什么,我帶你去。”

  “我想要你帶我飛。”

  “……”

  霍云洲從古至今,只帶宋真上過一次天,那是屬于他和她之間獨特的回憶。

  他已經給不了宋真名分,試圖保留那份珍貴回憶。

  然而剛要拒絕周湘楠,突然眸光掠入一團熟悉的身影。

  再一轉頭,圍觀群眾里的宋真正看著他們二人。

  她嘴角掛著一絲漫不經心的笑容。

  恍如旁觀者那般。

  撤婚那件事也是,他還親耳聽見她祝福他們雙宿雙棲。

  這種被無視的感覺讓霍云洲很不舒服,他想試試她,究竟是不是真的能淡然處之,對他沒有一絲絲的索求。

  他伸手,將周湘楠攬入了懷里,溫和道:“玄祖何時有空,我帶你飛。”

  周湘楠本來很訝異,自從她占據這具京都第一美人的身體以來,這是霍云洲第一次主動親近她。

  但當靈力微動,發現原來宋真就在這兒,周湘楠眼里泛出一抹凜冽刀光。

  “那就今晚。”

  “好。”

  霍云洲應完,那些觀眾雖然聽不見他們說的話,但兩人親密的舉止把cp黨撩爆了。

  “能不能別等二十號,直接就地結婚啊!急死我了!”

  “這對cp我還能磕一萬年!”

  觀眾們激動得又喊又跳。

  宋真看著霍云洲摟住周湘楠的腰,本來淡漠的表情終于有了點反應。

  嘴角浮現出一抹嘲諷。

  隔空傳音,沖著他道了句:“霍云洲,下次發情,求你跟玄祖鎖死,我謝謝你!”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