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錯小說網 > 閃婚后,禁欲蛇夫夜夜纏歡 > 第97章 霸道,他送的禮物必須收
  宋真拋下這句話后就氣呼呼地離開。

  而這話,周湘楠和霍云洲都聽見了。

  周湘楠臉色很垮,聽起來,霍云洲上次發情放開她后,去找了宋真?

  心里有一種養了多年的寵物,現在天天跑外面跟別人配種、對主人不管不顧的感覺。

  最主要的是這個寵物,牙齒鋒利了,身軀強勁了,她都沒法教訓!

  又因為她與周湘楠之間的契約,她必須跟霍云洲結成這段婚姻,才能免遭天道反噬,她現在還不能跟霍云洲直接撕破臉。

  周湘楠隱忍眼底的殺意,故作輕描淡寫,對霍云洲道:“你的小野貓在吃醋。”

  霍云洲不用她提醒也發現了,得知宋真其實并非對他和玄祖的事毫不在意,對他也不是毫無占有欲,他嘴角掩抑不住那抹笑意。

  女人的口是心非,他在這一刻算是初有體會。

  然而玄祖后面兩句腹語,讓他愣了神。

  “在婚紗店,你對我說的話我仔細想過,你們妖很注重享樂,為了我你忍了兩萬年,我還有什么可怪你的。”

  “你盡管玩,無論是宋真還是別的小姑娘,只要你答應我的事,好好辦到。”

  婚契達成,她便能避免天道反噬。

  至于婚后,這個人間,就隨她玩弄了!

  到時候她要讓這個不知死活把她騙出體外、又不知死活地搶她寵物的宋真也來感受一番,地獄的滋味!

  呵。玄祖心里泛著寒意。

  而她這套以退為進的說辭也讓霍云洲心境驟然一沉。

  他記憶里的玄祖確實如此,根本不糾結于人間小愛。

  反觀他自己,他更覺得自己辜負了她,滿懷愧疚道:“前面還有畫室,我帶你去看看。”

  霍云洲對她充滿了尊敬,就像是鄉下年邁的親戚進城,城里的年輕人帶著尊敬的老前輩到處去見世面的既視感。

  周湘楠就是那個備受尊敬的老前輩!

  兩人一顰一動,在鏡頭之下展現得恩愛繾綣。

  ……

  比起廣場的熱鬧,宋真在一家禮品店,給霍老爺子挑生日禮物不難,霍老爺子只是個凡人,健康長壽就是福。

  她買了一個純金福袋,到時候在里頭注入十道護身符,必能保他老人家平平安安!

  但讓她最愁眉苦臉的是,該準備什么好禮,給她那個初來京都的師父?

  智遠老天師,年過三百歲,在當代玄門里都算得上是個老活佛,不差這些祝福。

  除了金錢,其他俗世的追求,他早已不在意。

  自從宋真把全部積蓄轉給他,他現在……連錢都不缺了。

  這把宋真難壞了。

  她把整個商場從一樓到頂樓全部走遍,硬是沒找到合適的禮物。

  最后還是在一家負一樓的古玩店,看到一個古風古韻的虎紋劍穗。

  她記得師父所用的法器是虎首天師劍,師父一直吐槽,找不到合適的劍穗。

  她拿起虎紋劍穗仔細查探,注意到那白虎紋路之中隱有靈力涌動,絕非凡物!

  于是她花高價,買了下來。

  將禮物的事情搞定后她給師父發信息問:【師父,還有幾天到京都呀?禮物已經備好!】

  老天師隔了半小時才回復她:

  【徒兒,油價太貴,為師舍不得開飛機,所以還是選擇徒步!現在正在京都郊外的小村莊休憩,這里有一位溫柔貌美的農婦照顧為師,徒兒不必掛念,待為師歇夠了,立刻出發!】

  宋真看望這串文字,額頭飄出一大團的黑線。

  罷了,她先把兩位老人家的禮物都包好。

  霍老爺子大壽就是明天。

  她現在已經不是霍云洲的夫人,她在霍家沒有任何身份。

  所以這份禮物,她決定偷偷地送,趁著大壽前一天還不算忙,提前就送。

  只不過……

  當她拎著兩個禮盒走在商廈的走廊過道時,一個熟悉的身影出現在她側前方。

  男人一米九的頎長身形,英俊的眉眼、高貴的西裝、極具品格的領帶,和周圍匯聚現代藝術設計元素相得益彰。

  他那對燦金色的眸子即便放在人群中那也是極其耀眼的。

  更別說那眸光正深情地凝著她。

  不經意間,宋真心口漏跳了兩拍。

  理智告訴她這可是條大蛇。

  而且是條吃著碗里、看著鍋里,很放蕩的大淫蛇。

  不管他外表多出眾,氣質多超俗,這男人脫了衣服后的德行,她是見識過的。

  她視若無睹地從他身邊走過去,他如她所料地攔住了她的去路。

  霍云洲高大的身型猶如一棟墻。

  “好狗不擋道。”宋真冷冷地吐道。

  他瞥著她仍有怒氣的臉色,勾著唇笑笑:“我是蛇,不是狗。”

  宋真被氣笑了,“隨你。”

  反正橫豎不是人。

  宋真正待離開,突然眼尾掠過一道晶瑩剔透的光芒。

  她擰眉側眸,霍云洲手里不知何時多了個首飾盒……

  他輕輕打開蓋子,一對別具一格的月牙形耳墜映入她眼底。

  整個首飾盒里面那兩束月光皎潔如玉,純白得像雪。

  她完全一臉懵,怔怔地問:“什么?”

  霍云洲揉了揉眉骨,低沉磁性的嗓音道:“給你的。”

  宋真深諳玄門之道,知道禮物不能隨便收,尤其是男人的,她干笑了一聲,“你是不是又弄錯了,你的玄祖現在不在我身上。”

  “宋真,這是我送給你的。”霍云洲強調了那個“你”字,表示跟玄祖沒有半點關系。

  宋真毫不猶豫,“我不要。”

  隨即瞥下他的禮物,扭頭就走。

  霍云洲呼吸猛滯,從來都只有別人求著他給。

  尤其是霍家的那些弟弟妹妹們,這些年把他給求得越加傲嬌了。

  他仿佛就是人間的大帝,對于弟弟妹妹們很大方,讓他們求財得財,求名得名。

  而現在……

  他送的龍鱗項墜,她沒有戴在脖子上,他送的耳墜,她直言拒絕?

  霍云洲黑著臉追上去,緊跟宋真邁入電梯廂后,手臂猛地一拽,將反應不及的宋真摁在了電梯墻上。

  電梯門關上的那刻,男人薄唇重重壓下,像是懲罰一樣輕咬。

  “霍云洲…你…”

  她推開他,一個巴掌甩了回去。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