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錯小說網 > 閃婚后,禁欲蛇夫夜夜纏歡 > 第98章 車上……她咬他,吸他血
  電梯里的另外幾個人看懵了。

  前一秒還以為是哪兩個沒錢開房的小年輕在電梯里做這種少兒不宜的事。

  下一秒……

  好吧,不要臉只是那個男的!因為女的明顯不情愿啊!

  然而當幾人定睛看那男的……

  咋那么像身高一米九,身價九千九百萬億的京都首席豪門大少爺——霍云洲?

  社死現場,霍云洲一點也不慌,在電梯門再度打開的時候,眾人驚楞的注視下毫不避諱,將宋真一個攔腰抱了出去。

  宋真全程在他懷里捶……

  兩人身影和聲音很快消失,電梯里刮起了一陣涼風。

  “我是看錯了嗎?剛才那個大庭廣眾之下強抱女人的男人真的是新聞里的……霍云洲?”

  “也許只是長得像,霍云洲是霍氏集團的總裁,為人很正經的,而且新聞里不是說了嗎,他只愛京都第一美人,周湘楠小姐!”

  如此專情又高貴斯文的大總裁,怎么可能大庭廣眾之下干這種事……

  幾人擦了擦眼睛,當做沒看見。

  ……

  地下三樓一輛勞斯萊斯晃得厲害。

  “放開,霍云洲你這混蛋!”

  宋真這輩子都沒遇到這么難纏的男人,他不知道哪來這么大的火氣,一聲不吭就開始直奔主題。

  她的額頭被抵在車窗上,嘴里的罵聲斷斷續續。

  “你想做,去找你的玄祖啊,你錢多,買了首飾也去送她……啊……霍云洲……有你這么做人的嗎……”

  “你這種做法在人類社會,那是要槍斃的!”

  “你想放縱,想妻妾成群,那還修什么人身!你就該被打回原形,做你的蛇!”

  她的每個字都透著對他的極度憎惡。

  身后的男人粗暴得完全不講道理,“告訴我,你只不過是吃醋了,告訴我!”

  他用這種極端的方式,逼她親口承認。

  吃醋?她想起他前一秒還溫柔地陪著周湘楠,可到了精力發泄就來死命折磨她。

  她恨恨地咬著唇,一邊艱難承受他的暴風驟雨,一邊陰狠道:“你是我見過最惡心的妖,總有一天我要斬你七寸,燉蛇羹!”

  霍云洲動作僵了兩秒,但僅僅兩秒他就將她翻過來,換了個姿勢。

  宋真不知道是為了報復還是什么,趁著他俯身下來時重重地對準他脖子咬了下去。

  如她所言那般,人類的脖子相當于蛇的七寸,她在他最脆弱的地方,下了狠勁咬他,甚至還趁機瘋狂地吸他的血……

  霍云洲緊緊抱著她,由著她吸,由著她咬,直到時間一分一秒過去,他終于……感受到了痛意,心房徹底塌陷。

  之前他跟玄祖一樣,以為她吃醋了,以為她只是口是心非。

  但她現在用行動表明了,她是單純地厭惡……以及想要他死。

  她吸血吸到他隱有幾分頭暈的行為,就是證明。

  霍云洲突然伸手掐住她的下巴,強行扣開她那對血淋淋的牙口。

  然后抓起她的大腿,固定住她的腰,繼續向她瘋狂地索取,想要填補那份心底塌方的地方。

  但仿佛,永遠也填不滿。

  ……

  不知過了多久,他終于放開了她。

  宋真抱著她那兩個禮盒袋迅速下了車。

  仿佛在擔心身后的野獸隨時可能再度撲上來,在走出他靈力影響范圍后立即用空間符,消失無蹤。

  她雙腿形同散架,就連催動空間符的靈力都稀稀散散,還沒回到公寓,中途就掉了下來。

  好巧不巧,落在了醫院走廊。

  宋真入玄門以來,第一次出現這種差錯……

  就在這時,醫院走廊盡頭傳來雜亂的哭腔聲:“這是造了什么孽,怎么突然就變成植物人了啊!”

  “老婆,你快醒醒,落落還在等你回家……”

  “女兒,你才十歲,你變成這副樣子你讓媽媽往后還怎么活啊!”

  “……”

  宋真出于好奇,順著哭聲看過去。

  恰好路過的兩名護士交頭接耳的聲音落入宋真耳中。

  “怎么最近這么多植物人入院?”

  “可不是,問題是這些人沒什么病史,太奇怪了……”

  植物人?宋真蹙眉,用剛恢復的稀薄靈力掐指一算。

  突然她杏眸微斂。

  這些病房里住的不是植物人……

  而是已經丟了魂魄的活尸!

  除了心臟還在跳,血液還在動,這些活尸基本跟死人無差。

  難道京都又出了什么抓活人魂的邪祟?

  她現在懷著孕,不能跟兇煞較勁,強行將這股想要斬鬼驅邪的沖動壓下去,使用零耗靈的交通工具,折返公寓。

  零點鐘聲敲響。

  宋真一直沒睡,原計劃想偷偷去霍氏莊園,把準備的壽禮送給明天的壽星公霍老爺子。

  但想到霍云洲在車上瘋狗般的行為,她忌憚了。

  半夜去他的地盤,他還真會以為她對他念念不忘。

  宋真思前想后,用一道咒語,把紅蓮圣元劍喊了回來。

  紅蓮圣元劍激動地來,頹喪地去。

  指望著主人帶它斬鬼。

  主人把它當成了順風快遞……它無比尊貴高傲的劍身上掛著一個禮盒袋,劃破京都的長空,直飛回霍家。

  深夜,老爺子起夜上廁所,剛從床上爬起,卻見一支利劍猶如風馳電掣般從眼前閃過,“咚”地一聲,重重插入床邊的地板。

  凜冽的劍身……

  腥風血雨的氣場,讓年邁的霍老爺子想起了兒時的戰火場面!

  嘶啞的聲音當即大喊,“管家!快來救我!有殺手!”

  聲音甫落,別墅百分之九十的房間燈光悉數亮起。

  霍二霍三霍五被驚醒了,紛紛趕過去看老爺子,有的負責關緊窗戶,有的在安排保鏢巡查。

  “這是什么?”眼尖的董明燕從那把劍柄的禮盒上看到了金子的光澤。

  她打開禮盒那一瞬間,突然釋然大笑,“爺爺,不是殺手,是大嫂送您的禮物啊!快看看吧!”

  禮物?霍老爺子從驚慌中回了神,踉蹌不穩的步子走過去,翻開那純金福袋,和宋真手寫的祝賀卡片,眼底氤氳出淚意。

  “這孩子……”

  肯定是因為霍云洲和周湘楠的事,她怕惹人風言風語,連送個禮物都只能這樣。

  那丫頭得多委屈,霍云洲干的那叫什么人事!

  重點是老爺子掃視一圈,鬧崩了歸鬧崩了,如今他性命攸關,他竟然都不下來看看?

  霍老爺子黑著臉對眾人道:“你們都回去睡覺,管家,把云洲叫下來!”

  管家驚駭,“老、老爺,這個時候大少爺應該睡了……”

  “睡了也叫起來!你就說我老頭子要死了!”霍老爺子氣沖沖道。

  管家沒轍,只能硬著頭皮上樓。

  管家先去敲了他的臥室,發現門開著,里面黑乎乎的沒人。

  隨后又去敲他書房,急道:“大少爺,老爺找您有事!大少爺!”

  昏暗的書房里,霍云洲坐在書桌前,雙手撐著額頭,掌心擋住那對紅紅的眼眶。

  耳邊不斷回響宋真今天對他說的那句話——“有你這么做人的嗎,你就該被打回原形,做你的蛇。”

  他本就泛紅的眼眶,被惹出了一片濕熱,鼻子酸酸地抽氣。

  做什么人?

  做什么人!

  第一次對人類女孩子掏心掏肺地做那天底下最親密的事,結果她只想他去死。

  他要這人身有何用!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