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錯小說網 > 閃婚后,禁欲蛇夫夜夜纏歡 > 第103章 幫我們會長懷寶寶,辛苦了
  霍云洲松開了宋真的手。

  金色的眸光漸漸暗了下去。

  他確實做不到。

  不結婚,玄祖跟周湘楠之間的定下契約便無法履行,玄祖會被天道反噬,輕則墜回無間地獄,重則灰飛煙滅。

  玄祖兩萬年前救過蛇族,救過青冥。

  就算他對她現在只有感恩,沒了那份男女情愛的意思,就算他對今天玄祖做的事、用的卑劣手段極度不滿,就算他已經不想娶她了。

  他也沒法眼看玄祖被天道反噬,灰飛煙滅。

  霍云洲語氣低沉,像解釋,又像是惋惜,“宋真,不管你信不信,我娶她,有不得已的苦衷。”

  宋真揉了揉被他捏得生痛的手腕,淡道:“既然如此,那何必多說,不過霍云洲,請你看好你親愛的玄祖,她再對霍爺爺下手,我可要對你這位心尖人兒,下狠手了。”

  她拋下這句警告,徑直離去。

  門口再無她的身影,咖啡館里面也沒了她身上的香氣。

  霍云洲那只手頗有幾分落寞,搭在沙發邊緣。

  思緒被她最后那句話攪亂。

  兩萬年前心系人妖兩界的玄祖,為什么會對一個無辜老者下手。

  如果不是宋真提前送了老爺子平安符,出事后又用高級的招魂術,哪怕他青冥兩萬年妖力再強,也無法讓老爺子靈魂歸位。

  兩萬年真能讓玄祖的性情,發生那么大變化嗎。

  咖啡館吧臺后,躲了有一會兒的四位蛇長老突然蜂擁而出。

  白長老激動道:“會長,她就是不假大師啊?難怪迷得會長神魂顛倒,她簡直美若天仙啊!要不是親眼所見,我以為您之前說要跟不假大師生小蛇崽是唬我們的!”

  黑長老則拿出親手縫制的蛇紋布尿褲,深情款款送上:“會長,這個特能吸,自清潔。”

  藍長老:“會長,我這兒有本育兒寶典……”

  紅長老沒準備什么,給了個大紅包,“會長,這是我給兩位小會長的,祝福他們歲歲平安!健康長大!”

  “無聊!”心情不好的霍云洲以為長老們在取笑他,眉頭深擰著,一頭一片厚厚的烏云起身離開。

  留下四個長老驚愣在原地。

  藍長老:“剛才那位不假大師,不是已經懷了會長的種嗎?而且還是兩個!”

  白長老:“對啊,聞一下就聞出來了,一對龍鳳蛇寶寶!會長的妖力比我們厲害,不可能聞不出來的。”

  黑長老:“行了,會長不是要跟那位周小姐結婚嗎?家里一個,外面一個,忙著的!”

  藍長老提議:“要不我們把禮物送給那位女道士吧,咱們蛇族的小崽子很調皮,人類懷蛇胎很辛苦……”

  眾人很快達成一致。

  于是,當宋真回公寓,發現門外多出一個半米高的禮盒。

  宋真滿臉詫異,打開盒子一看,差點驚掉下巴。

  里面放滿了小孩子用的東西,有蛇紋布尿褲,育兒寶典,玩具和寶寶衣服……

  里頭附帶一張小紙片,寫著幾個秀氣的大字:【美麗的女士,幫我們會長懷蛇寶寶辛苦了!】

  宋真看到這幾個字,咽喉宛如被無形之力扼住。

  這很顯然,是妖盟送來的東西!

  他的手下怎么會知道她懷了蛇寶寶……

  那霍云洲,豈不也遲早會知道?

  宋真很擔心十個月后霍云洲這個有婦之夫會來搶她的寶寶,心里既緊張,又氣惱。

  不過與此同時,有個人更氣惱。

  周家別墅,周湘楠一進家門就把玄關柜子推翻了。

  嘴里大聲地咒罵:“該死!都該去死!”

  走在前面的周父今天本來就被霍云洲這個未來女婿塞了一肚子火氣,回來還被自己女兒甩臉色。

  周父怒了,直沖女兒甩了重重的一個耳光,“是該去死!我周就程,造了什么孽,兒子這副樣子,女兒也不爭氣!一群廢物!”

  周湘楠被他甩耳光,身形踉蹌了一下,驚愣了三秒,直到臉頰傳來火辣辣的刺痛感。

  她眼底瞬間浮出一層猩紅,瞪向周父,“你敢打我?”

  “打你怎么了!要不是你犯賤,非要上嫁霍云洲,我堂堂周氏集團董事長今天豈會受這個氣!”

  周父黑著臉斥完,忽見周湘楠扯長了脖子發出陰森道狂笑。

  “好!好一個犯賤!”

  赤凰老祖在兩萬年前放眼整個人間,無人敢惹,眾人臣服。

  竟淪落至此,一介螻蟻,也敢到她頭上造次。

  周湘楠身后的長發忽然無風自動,身周泛起一陣陰森寒意。

  周父微怔,驚恐地看著周湘楠原本明艷動人的眸子被一股黑色的鬼氣,臉色蒼白如紙,顯得瘆人又可怖。

  “你!”

  周父剛出聲,下一秒,忽然空中一只無形的手,扼住了他的脖子。

  身長一米八的周父被這道鬼力高舉到半空,雙腳離地,瘋狂地蹬腿,嘴里嘶聲力竭大喊:“救命!來人!”

  奇怪的是,旁邊的傭人路過這里,卻像是無事人一樣。

  任憑周父怎么喊,怎么叫,他們繼續做著手頭上的事。

  周父陷入絕境。

  空氣里響起周湘楠的笑聲。

  “呵呵,”

  她看著半空中被掐得翻白眼的男人,幽幽地倚靠在門框,雙手交叉。

  泛著黑光、紅光的雙眸,戲謔而輕蔑地欣賞這個弱等生命在她力量之下垂死掙扎卻又無可奈何的樣子。

  “我可是勉為其難叫過你幾聲爸爸,可你為什么要跟宋真那種賤命一樣,非來招惹我?”

  “嘖嘖,等著吧,等我跟霍云洲成婚,應付一下對這副美人皮的承諾,應付完天道,世間再也沒有誰能束縛我!”

  滿是殺氣的聲音落入周父耳中,下一秒,周父脖子被擰斷了。

  這一幕全部被門口的周太太看在眼里,女人僵若木雞,心里不斷叫囂著“快跑”,雙腿卻如灌重鉛。

  突然,周湘楠轉頭,看向周太太,眼尾揚起一抹陰森的弧度。

  周太太被那地獄般的鬼魅笑容嚇得渾身一抖,兩腿一往別墅外火速狂奔。

  “想跑?哼。”

  周湘楠的手臂無限伸長,眼看就要掐住周太太,然而一陣始料未及的劇痛襲來,周湘楠突然跌倒在地上。

  女人身體內的玄祖殘魂險些被震了出來。

  玄祖完全沒料到這個結果。

  難道這副身體,不夠用了?

  該死的!中看不中用的垃圾肉身!

  她心底咒罵之際,周太太已經跳上停在別墅門口的車子,往宗玄觀逃命。

  周太太以前指望著把周湘楠嫁出去就沒事,所以竭力佯裝不知道,繼續維持平靜。

  可這個指望已然破滅!

  十分鐘后,宗玄觀外。

  周太太連滾帶爬地往臺階上跑,邊跑邊喊:“真人!真人!救命啊真人!”

  周太太膝蓋和腳底都磨出了血,被宗玄觀的人接了進去。

  張真人看到宗玄觀的白金會員如今如此狼狽,心生不忍,立刻幫周太太給宋真打電話。

  電話剛接通,周太太一把搶過張真人電話,帶著哭腔懇求道:“不假大師,之前是信女多有得罪,求不假大師不計前嫌,幫幫信女!信女已經走投無路了!”

  “我女兒已經變成鬼,她殺了我老公!我還聽到她說,只要她跟霍云洲結了婚,應付什么天道的,世界上誰也攔不了她!”

  宋真聽到周太太的話,掌心覆在自己的腹部,眉目間隱有流光竄動。

  什么叫應付天道?

  耳邊回響起霍云洲最后跟她說的那句話,瞳孔微縮。

  難道真如他所說,他娶她,并非情愿?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