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錯小說網 > 閃婚后,禁欲蛇夫夜夜纏歡 > 第110章 我超干凈 不信你來驗
  宋真白了他一眼。

  “想想你對我做的事,你有什么值得信的嗎?”

  這只大妖,最早是不由分說,抱著她強吻。

  之后更狠,浴缸里二話不說就上妖身,夢里還把她囚禁在樹上,甚至更有一次,以懲罰為名,帶著他分身,輪番地要她。

  她對于他的淫行,早就有過領會了。

  所以玄祖說的就算是構陷,他也無辜不到哪里去。

  他就是一條沒道德沒底線的大淫蛇。

  但霍云洲不甘心,在宋真準備離開的時候他突然從后面把她抱住,語氣頗有幾分強制的意味,“別人誤解我無所謂,你這么想,我不允許!”

  “那你證明你跟她沒做過啊?”

  “我……”

  霍云洲胸口快要氣炸了。

  宋真掙開他,回過神淡淡對他道:“沒關系的,你只是犯了雄蛇都會犯的錯,你不用解釋,渣嘛,我都懂。”

  霍云洲快被她逼出一口血,“你懂個屁!”

  “喲,急了?”

  宋真云淡風輕道:“來的時候我說了三分認真七分算計,你是怎么樣的蛇,我并不是很在意。不管怎么說,你剛才救她的時候干的很漂亮,這里的局面你準備怎么漂亮收場?”

  霍云洲扯了扯新郎領帶,“失憶!”

  宋真點了點頭,“噢,確實很漂亮,那你自己收拾吧,再見。”

  再見?

  看著她那比兔子還快的身影,霍云洲一把將新郎領帶拽了下來,扔在了地上。

  這算什么事!

  他怎么也沒有想到赤凰老祖臨跑了會來這一出……

  玷污他清白!

  ……

  雖然霍云洲在感情問題處理上一團糟,但不得不說,他收拾婚禮殘局還是很利落的。

  他買通媒體,聯合周太太一同放出消息,周家舉家遷至國外,旗下的周氏集團由霍云洲全資收購。

  周太太收了足夠的錢,加上這次的可怕經歷,避免再被本地的鬼找上,她帶著宋真給的護身符孤身去國外了!

  至于那日禮堂內的人,如他對宋真所說的那般,對于后面發生的事集體失憶。

  但也不知道某蛇是不是故意的,所有人都偏偏記得宋真去搶婚、宋真在婚禮上和霍云洲擁吻,場面相當熱火。

  以至于宋真出門買點水果都只能重新點上麻子。

  水果攤面前,路人在她耳邊議論,某鄉下村姑從京都第一美人手里搶了全城最優秀的年輕總裁霍云洲的風流韻事。

  “現在小三這么猖狂了?”

  “什么小三,霍總在網上特意辟謠了,他霍云洲的妻子從古至今只有宋小姐一人!”

  “……”

  宋真心不在焉挑了兩個爛果,看都沒看便付錢跑路。

  就在這時,她師父電話打來了。

  宋真避開路人,對著電話里問:“師父,怎么啦?”

  智遠老天師不悅道,“什么怎么了,為師已到京都高鐵站,快來開著你的法拉利來接為師!”

  ……

  半小時后,宋真抵達高鐵站。

  卻看到身穿道袍、帶著墨鏡的智遠老天師旁邊牽著一名三十出頭的農婦,兩人十指相扣……很恩愛。

  宋真驚詫上前,恭敬道:“師父,這位是?”

  智遠老天師輕斥:“真真,我們兩天前在村里拜堂了,快叫師母!”

  宋真瞳孔一縮,“這么夸張的嗎?我明明記得您之前只說到一個農婦家里坐坐而已啊?難道我記錯了,不是坐一坐,而是……做一做?”

  看到宋真這副難以置信、語無倫次的樣子,師母抿嘴偷笑,“這孩子,怎么這么大驚小怪,你們京都最近不是盛傳搶婚嗎?人家小年輕玩得可比我們開放多啦。”

  宋真額前一汗。

  熱情奔放的師母又補充了一句,“再說,你師父看起來腎虛而已,勁兒可一點都不虛呢!不輸年輕人!”

  智遠老天師聽了這話,捋了捋胡須,很得瑟。

  宋真更尷尬了,“那個……師父師母,我的車停在那邊,跟我來吧!”

  再聊下去真怕師母把他們床上的細節都抖出來。

  “不急不急。”

  師母突然撒開了智遠老天師,抓起宋真的手,塞了個紅包,熱情道:“先給個見面禮!”

  宋真現在在攢寶寶的奶粉錢,看到紅包立即毫不客氣地收下,“謝謝師母。”

  只是這師母給紅包就給紅包,怎么還把起脈來了?

  師母捏著她手腕好一會兒才放開,但什么也沒說。

  直到三人上了車,老天師才直入正題,“青冥大妖現在知道你懷了他的蛇崽子嗎?”

  宋真在前面開車,握著方向盤的手一緊。

  師父當著別人面說這些話?

  然而她透過后視鏡,看到師母那深邃睿智的神色,心里頓時了然。

  師父這大嘴巴早就跟師母互通信息了……

  她嘆了口氣,坦言道:“確切來說,是我不知道他知不知道,不過這個沒關系,我會自己生下來,用不著他養。”

  后座上,老天師和師母相互看了眼。

  師母語重心長道:“丫頭,我剛才給你把了脈,你體內的妖胎從孕育之日起就擁有了他們父親一半的妖力,絕非人肉之軀承受得住,你想生下妖胎,無異于九死一生。”

  老天師補充解釋:“你師母是個隱世神醫,她說的話可信。”

  宋真吞了吞口水,道:“師父不是說,只要有孩子父親的妖血滋補,就不會有大礙?”

  這話一落,老天師被師母猛地敲了一記腦門。

  師母揍完老天師后,轉頭對宋真關切且認真道:“那妖血只能保障你度過孕期,但生產的時候,才是真正的鬼門關!”

  老天師摸著腦門的凹印子,又道:“徒弟,你師母不只是神醫,還是人妖兩界的接生婆,她的話,你別再質疑了。”

  再質疑,智遠老天師又要挨打。

  宋真摸著肚子里的孩子,想起霍云洲那只臭妖那次強行對她用妖身,她就來氣。

  但如今已經孕育出了生命,她又怎么可能輕易地放棄自己的孩子。

  宋真的車剛好在十字路口停下。

  她深吸一口氣,認真問道:“有兩全的辦法嗎?師母?”

  “有是有,”師母沉如古井的眸子看著宋真,意味深長地補了句,“那青冥大妖……你愛他嗎?”

  被問到這個問題,宋真愣了兩秒,支支吾吾道:“應該,算不上是愛吧。”

  師母一拍大腿,“那就好辦!”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