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錯小說網 > 閃婚后,禁欲蛇夫夜夜纏歡 > 第112章 她要終止妊娠
  他靠著異于常人的妖力,以及雄性天生的力量優勢,總能在她這兒占據上風。

  只須臾間,他就已經強勢地剝下了彼此的遮掩,坦誠相見。

  宋真被他占有的那刻,不知道是體內性素作怪,還是別的原因,腿戰栗得格外厲害。

  她渾身都散發著需求的信號,逼得霍云洲眼底愈漸猩紅。

  客廳里逐漸響起了動聽的潺潺聲和沙發吱吱呀呀的抗議。

  在她軟得快投降的時候,他突然慢下來,俯首舔她的耳垂,喑啞道:

  “真真,我給你下個種好不好。”

  “……”

  宋真本來還沉浸在他越來越見長的技術里,聽到他這句話,蹭地一下僵住。

  她用手抓住他扣在她肩側的大手,質問道:“霍云洲,是不是活得久了,都會變得像你跟玄祖一樣,冷漠自私,為達目的罔顧人命?”

  “?”

  霍云洲動作放慢,隱有不快。

  “我何時罔顧人命?”

  “如果不是罔顧人命,怎么會不顧我生死,硬要下種?”

  宋真眼神里有怨恨。

  想到腹中孩子留不下,她心底更是酸痛難忍。

  她強行抽身,拿出他送的龍鱗項墜,拋下兩句,“想要女人給你生孩子,方法很多,你是個大總裁,招招手就有人送上來!我不奉陪了。”

  “???”

  看著她遞來的項墜,霍云洲臉色頓時黑如鍋底,生生被她氣笑。“宋真,你以為誰都有資格懷我的種?”

  聽到他這副傲慢語氣,宋真更憤懣了。

  “反正我不生,你去禍害別人!”

  宋真起身就要去浴室,不著絲縷的美好身體毫無遮掩地邁下沙發。

  霍云洲眼底一深,突然也跟著邁出沙發外,隨后兩個大步追上,一個用力把她抱回沙發。

  他壓著她,逼問,“不想給我生孩子,你想給誰生?”

  “就除了你……”

  “……”

  她這話徹底把霍云洲惹怒了,本來就因為跨著種族,霍云洲一直對這段感情沒有安全感。

  他渴望他們有個孩子,如此一來,她跟他之間就有了難舍難分的聯結。

  可現在,這份安全感被她打破了。

  “宋真,我不會給你有機會去招惹別的男人,你不讓我下種,我非要……”

  話一落,霍云洲喚出了真身。

  宋真雙腿奮力掙扎,卻依舊被他死死按住。

  “啊—疼!”

  她渾身縮瑟得厲害。

  除了浴缸那次,這是他第二次用真身上陣。

  但他真身根本不是一般人能承受得住。

  宋真被逼出了額頭的汗,以及眼角的兩滴眼淚。

  霍云洲表情明顯帶著隱忍,他湊近她,吮吸她眼角淚珠時,恢復了一些溫柔。

  “真真,我喜歡你。”

  “搶婚那天,我們接吻的時候,你抱我了,我很開心。”

  “只要你給我生個孩子,我把霍氏集團,妖盟,我的一切,都給你,好不好?”

  “乖……”

  他一面溫柔地輕哄,另一面是殘暴地進攻。

  宋真的身體被他帶入水深火熱,嘴里繼續強硬地抗議,“不要,我不要!”

  她的反抗,把霍云洲最后的耐性和溫柔磨沒了。

  沙發艱難地承受著,終于還是繃不住,塌陷了下去。

  在劇烈的震蕩之下,他反而與她嵌入得更加緊密,讓她在那刻沒忍住發出了難以言喻的聲音。

  霍云洲聽得渾身獸血沸騰,他舌尖舔了又舔,“寶貝,你的聲音真好聽……我真的……想死在你身上。”

  他死不死,她不知道。

  宋真只知道她還不想死,更不想因為生產而死。

  “霍云洲,我好恨你……”

  “恨我……恨我,我照樣要你!”

  霍云洲說完,欺身而上,但全程都沒有讓真身撤退出來。

  他們,一起要了她兩個小時。

  客廳里,到處都是歡愛過的痕跡。

  墻壁上還有鱗片刮過時留下的印子。

  宋真氣弱無力躺在床上,腦海浮現出他方才下種的那幕。

  上次因為她關鍵時候暈過去,沒有記憶。

  而這一次,她被燙得連想暈都不行……

  那種感受,讓宋真心里很抗拒,身體卻又暗暗地享受。

  她已經慢慢理解到,為什么人和妖都會對這件事樂此不疲。

  就在這時,霍云洲端著熱水過來了。

  他穿回了黑色襯衣,領帶系的一絲不茍,讓宋真莫名想到一個詞—衣冠禽獸。

  “喝口水。”

  他扶著她的頭,神色溫柔得像冬日里的陽光。

  宋真像是擱淺的魚兒,一看到水,就開始咕嚕咕嚕大口大口喝下去。

  看到她被索取得連話都說不出來,霍云洲不免心疼,等她喝完了水,他把她抱進懷里。

  “真真,下次別刺激我,你知道的,我那種時候,很容易克制不住妖性……”

  宋真置若罔聞,喉嚨早已叫的嘶啞,她用手指了指門口方向,要他走。

  霍云洲被下逐客令,本來不高興,可是看她眼角帶淚的模樣,強行把情緒壓了回去。

  “如果你懷孕了,記得跟我說。我們蛇族的小崽子,需要我不停地用靈力澆灌,才能長大。”

  聽到他只在乎蛇崽子能不能長大,完全罔顧她的生死,她嘴里嘶啞地擠出一個字:“滾……”

  空氣冷了幾度。

  霍云洲松了松領帶,壓抑住臉色的陰沉,“那你先休息。”

  他終于離開了這間公寓。

  待他身影一走,宋真用手撫摸自己的腹部,眼淚突然止不住,唰唰地掉了下來。

  也是在這個時候,宋真才體會到了孤獨的感覺。

  她很難受,卻無人可說。

  ……

  兩日后,醫院。

  宋真貼了易容符,來到了婦產科診室。

  醫生看到她的過往就診記錄,面帶笑容道:“看了你的記錄,你懷的是雙胞胎呀!恭喜,先坐吧。我給你開產檢單。”

  宋真坐在凳子上,艱難地開口:“醫生,不用開產檢單了。”

  “?”醫生愣住。

  她接下來的聲音隱有幾分顫抖,“我做人流。”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